首页北宋大表哥 第二百二十一章 章山部

第二百二十一章 章山部

作品:《北宋大表哥

    拓远寨西北二十里外,有一座形状奇特的高山,山体呈四方形,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印章,所以取名为章山,而在数十年前,一个部落搬迁到这里,于是以山为名称为章山部。

    山间的寒风呼啸而过,虽然是清晨时分,但天空依然阴沉沉的,前几天下的薄雪还没有融化,地面上又多了一层薄薄的白霜,不过章山部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部落里的族人一个个都来到居住的山谷外,伸长了脖子向远处张望。

    不一会的功夫,就见一支上千人的骑兵从薄雾中走来,而章山部的族人也爆发出一阵欢呼,冲上前将这支骑兵围了起来,而骑在马上的人也纷纷下马,与这些迎接的人搂抱在一起。

    “父亲,绿水部已经被我们灭掉,粮食、女人和财物都是咱们的了!”只见为首的一个骑士推开人群,来到迎接人群中一个中年人面前兴奋的叫道,这个骑士名叫勇古,而面前这个中年人正是章山部的首领突伏,同时也是他的父亲。

    “干的不错,勇古你真是长大了,以后也能独挡一面了!”突伏拍着儿子的肩膀,看着他黝黑的脸庞也不由得露出欣慰的笑容道,虽然勇古只有十六七岁,但却已经成为部落里有名的勇士,这次更是亲自率兵灭掉了绿水部,带来部落急需的粮食。

    听到父亲的夸奖,勇古也更加高兴,当下挥手让人把自己抢来的东西带上来,不一会的功夫,只见一群又一群的牛羊也被赶了过来,另外还有被绑成一串的女人和孩子,但却没有任何成年的男人。

    “怎么没有男人,你不会又杀掉了吧?”突伏看着这些抢来的女人和孩子却是一皱眉道,女人可以帮助部落里多生孩子,而孩子只要在部落里长大,以后也会是部落里的人,可是部落里同样也需要成年的男奴,无论是放牧或是打仗都十分有用,只不过他却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唯一的问题就是太过好杀,以前甚至将几个小部落屠灭,连孩子都没有留下来。

    “这可不能怪我,我带人去绿水部那里,他们竟然还敢反抗,而且还把我的铠甲都砍坏了,父亲您看,这还是您送给我的礼物,也是我最宝贝的一件铠甲了,坏了都没地方修。”勇古这时却露出十分委屈的表情,甚至还指着身上铠甲的一处裂缝让他看。

    突伏看到儿子身上的铠甲裂缝也是脸色一沉,这身铠甲是他几年前从汉地的一个大户人家中抢来的,比一般宋军将领的制式铠甲还要精良一些,他自己都不舍得穿,直到去年时才送给儿子,却没想到竟然被绿水部的人砍坏了,也难怪勇古杀掉那么多的人。

    “这次就算了,以后尽量多带些俘虏来,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用,哪怕咱们不用,也可以拿去卖给其它的部落,好歹一个成年奴隶也能换几头羊。”当下突伏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再次道。

    看到父亲不再怪罪自己,勇古也更加高兴,当下兴高采烈的和父亲说起自己这次攻打绿水部的经过,而突伏也让人在山谷中设下酒宴,犒劳勇古这些得胜归来的将士。

    章山部居住的这个山谷面积很大,与其说是山谷,其实更像是个盆地,而且中间有一条河水流过,盆地中都是十分肥沃的土地,即可以放牧也可以种植粮食,本来章山部不会种粮食,但他们从汉地强掳来许多的汉人做奴隶,所以山谷中也种植了大片的农田,哪怕是冬天,农田里依然长着墨绿的小麦。

    突伏带着勇古等人回到山谷,立刻让人升起篝火开始烤肉,同时大坛的美酒搬了上来,任由归来的勇士们饮用,这也是章山部的规矩,只要外出打仗的族人得胜归来,就会受到部落最高的礼遇。

    看着得胜归来的将士们饮酒吃肉,火堆旁还有部落中的女奴在跳舞,不过勇古这时却有些不满的向突伏道:“父亲,为什么咱们不去汉地抢掠?那边的村子可比绿水部这种部落富裕多了,抢上五六个就足够咱们过年了!”

    勇古的话其实也代表了部落中许多族人的疑惑,因为按照以往的规矩,在冬天来临之前,他们都喜欢去汉地抢掠,一来他们离大宋的边境很近,二来大宋那边又富裕,再加上宋人无马,抢起来也十分轻松,所以他们都想去汉地抢掠,可是今年突伏却忽然下令,不准部落再去汉地,这让勇古也有些不解。

    听到儿子的话,只见突伏却露出凝重的表情道:“我当然知道汉地的村子是肥羊,可是今年却不行,甚至明年也最好不要招惹那些宋人!”

    “为什么?”勇古当下再次不解的问道,他记得以前父亲最喜欢抢掠那些汉人,他们章山部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就是因为他父亲胆子大,别人不敢抢的他敢,可是现在的父亲为什么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前段时间我用一匹丝绸向党项人换了一个消息,之前被调走的曹玮又被调回来了,这个人咱们惹不起!”突伏这时再次凝重的道,勇古年纪小,可能不知道曹玮的厉害,但他却对曹玮十分的忌惮,甚至有些恐惧,当然他就曾经惨败于曹玮之手,而且那次曹玮还主要是对付党项人,收拾他也只是顺手而为,如果不是他跑的快,恐怕章山部早就不存在了。

    “曹玮?他已经老了,根本没什么可怕的,父亲您太小心了!”勇古却满不在乎的道,他成年时,曹玮已经被调走了,虽然他也经常听说一些关于曹玮的事迹,但依然不放在心上。

    看到儿子竟然不把曹玮放在眼里,这让突伏也不由得有些恼火,当下刚想出言教训几句,却没想到忽然只见有人飞奔而来,神情慌乱的大声禀报道:“宋人……宋人的军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