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93章 谦虚

第193章 谦虚

作品:《大医凌然

    尽管有些不好意思,孔向明还是上阵缝了皮。

    再怎么说也是手指的皮瓣,下面还有丰富的毛细血管和脂肪,缝合的讲究也很多。孔向明宁愿现在拉下脸来,当着王海洋和凌然的面缝合一遍,也不愿意以后出了问题,再到处找人求救。

    他积极的邀请各医院的知名医师来做飞刀,也不见得每次都能捞到皮瓣缝合的机会。

    凌然离开了主刀的位置,看着屏幕陷入了沉思,到孔向明结束缝合,王海洋宣布手术结束,才顺势脱掉了手套。

    “麻烦王主任了,麻烦凌医生了。”孔向明分别与王海洋和凌然握手,又帮忙踩开了手术室的门。

    众人鱼贯离开,只留下管床的小医生处理后续。这也是益源县医院比较重视此案例,换在云医的话,人是一股脑都离开的。

    “王主任,正好是饭点了,就先别急着回去了,咱们坐一下,就在食堂用个便饭如何?”孔向明盛情邀请着。

    正常的飞刀模式,飞刀医生是来了就走的,如果一场手术做完了还留在当地,那是在等第二场手术。

    不过,心外科的主任医师可以过来一口气做三个心脏搭桥,手外科的医生却没有机会一口气做三个断指再植,这是个急活,是不可能一口气给凑到一块的。

    王海洋倒是不忙,看看凌然,再笑道:“那就在食堂吃个饭,不喝酒,然后我们就得赶回去了。”

    “好的好的,你想喝酒我也不敢上,现在麻烦着呢。”孔向明小小的抱怨了一句,就将众人迎到了食堂里。自己告了声罪,道:“我去给家属说一声,现在病人应该刚好麻醉苏醒了。”

    “应该的。”王海洋微笑点头。

    孔向明迟疑了一下,再带着笑,问:“咱们预计,应该是能有一个优良的结果吧。”

    “凌然,你觉得呢?”王海洋将最主要的血管缝合与神经缝合都让出来了,判断就没那么准确了。

    凌然道:“达到优的几率不会很高,良的可能性比较大,有一定的概率坏死的。”

    “啊?”孔向明没想到凌然竟然会这么说。

    王海洋也诧异的看向凌然。在他的印象里,凌然的断指再植的成绩是极好的。

    想到此处,王海洋特意问道:“凌然,你是不是器械用的不太顺手?”

    “器械挺好的,是病人的血管质量和神经质量都比较差。大概……就按照70岁的老人的断指再植的成活率来考虑吧。”凌然稍稍解释了两句。

    从他的角度来看,此次断指再植已经是做到很好,不过,手术失败总归是有一定的概率的,如70岁的老头的断指再植,失败概率就要比青壮年高的多的多。

    王海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如果他预先知道对方的血管情况如此糟糕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来飞刀了。

    准备一起就餐聊天的医生们,随着气压的降低,也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孔向明同样有些失望,勉强笑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告诉患者……唔,凌医生,你认为优良的概率大概是多少?”

    断指再植后的手指按照评分来看,“优”和“良”是较为令人满意的,刚刚50分的“可”的话,手指的使用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也会有更多的副作用,只比断指失败好一点,不能算是具有功能性。

    换言之,患者飞刀请来了名医给自己做手术,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优良的再植手术,而不会仅仅满足于可的。

    凌然仔细的考虑了几秒钟,道:“优良的可能性大约90%吧。”

    “什么意思?”孔向明的眉头紧皱:“您刚才不是说几率不会很高,还有一定的概率坏死吗?”

    凌然摇摇头:“我是讲优的概率不会很高,良的概率比较大,另外,是有一定的概率坏死的,70岁的血管,发生什么意外都不足为奇,对患者家属说明的时候,不是要稍微谦虚一点吗?”

    孔向明看着凌然,很怀疑的想:您大约不知道谦虚是怎么写的吧。

    “所以说。”孔向明总结了一下,道:“您认为优良的概率会有90%。”

    “是。”

    “优的概率呢?”

    “我现在也不能给出准确的判断,50%以下吧。”凌然有点无奈的道:“最多也就是一半的可能性了。”

    “那坏死的概率还不到10%?”孔向明算了个减法。

    “这样的手指情况,如果得到的是‘可’的话,恐怕很容易出现并发症。”凌然停顿了一下,道:“严重的话,或许就会要求截肢了。”

    孔向明的脸颊肌肉抽动两下,道:“就算这样,您认为可与坏死的可能性,也就是10%。”

    “恩,个人判断。”凌然说的很轻松,又道:“我是担心你向病人家属做了不切实际的许诺。”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凌医生的说明。”孔向明笑的肌肉僵硬的看向王海洋。

    王海洋能说什么呢,只能摊摊手,道:“我们凌医生在云医的优良率是95%。”

    在场的医生随便算一下就知道,凌然做了100例的手术,300只手指不到,做出“可”或失败的只有15根指头,其中还可能包括了各种各样的病人,例如不可避免的糖尿病患者,常见的高血压患者,与查老板类似的三高患者或老年患者,说不定还有25岁白发的程序员,实习期熬夜6个月的医生……

    孔向明很容易的得出一个推论:凌然在面对70岁的血管的时候,自认为优良率是90%。

    莫名的,孔向明突然很想笑,他想对自己笑,然后再对凌然笑,嘲讽的笑,并欣慰的笑。

    “王主任,凌医生。”孔向明握住两个人的手,用诚挚的眼神,道:“你们一定要试试我们食堂的黄喉,干锅黄喉是我们益源县的特色。”

    王海洋不知道孔向明怎么又说到了黄喉,但是确信一点,他是不想继续聊天了。

    看着孔向明带着微笑,转身而去的模样,王海洋莫名的感觉很自然,就像是理所当然似的。

    半个小时后,孔向明才回到了食堂。

    再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重新调整好了心情,向王海洋和凌然郑重报告道:“病人的情况挺不错的,两只手指的颜色都挺好,水肿还不是很严重。”

    王海洋也松了口气,笑道:“毕竟是40多岁的人,不是真的70岁。”

    “好不到哪里去。”凌然对今天做手术的血管印象深刻,正好厨师开始上菜,他就指指正中间的黄喉,道:“要是能看到主动脉的话,厚度可能达不到这个水平,硬度应该有了。”

    牛黄喉是牛的主动脉血管,所以,用黄喉来比较,还是非常恰当的。

    孔向明哈哈的笑了起来:“等查老板醒来,我给他转述这个故事。哎,他也是陪吃陪喝搞出来的毛病,正常人哪能像他那样子。”

    众人听着都笑,孔向明手下的一名医生趁机带着些微攻击性,道:“凌医生之前看核磁共振的时候,有没有发现病人的血管的硬化?”

    “病历上不是有写?”凌然奇怪的看向他。

    那医生愣了几秒钟,脸刷的就红了。

    “凌医生尝一块黄喉。”孔向明站起来,用公筷给凌然夹了一块黄喉,又笑道:“凌医生你看,我们这个黄喉明明是白色的,您知道为什么叫黄喉吗?”

    凌然摇头。

    “因为白喉已经是一种病了,哈哈哈哈……”孔向明说着医生笑话,放声大笑。

    凌然和王海洋呆呆的看着孔向明,没来得及笑的样子,他的手下听了太多次,笑不出来,气氛于是再次凝固。

    孔向明咳咳两声,捧哏的小医生们才迟钝的笑了起来。

    王海洋暗自叹了一口气:水平太差了,这几只要是在云医,实习期都过不了。

    这时候,凌然哈哈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