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91章 医学投喂术

第191章 医学投喂术

作品:《大医凌然

    益源县住院楼被包裹在十多个小花坛中间,此时正是繁花锦簇的季节,望着四周姹紫嫣红的植物,凌然也觉得心情舒畅。

    住院楼的两侧是数十年龄的大树,有许多是建国之初就栽下来的,远远看去,不少都有三层楼的高度,煞是繁密。

    在院墙的一角,还有一座小小的篮球场,四周的看台坐了些穿病号服的病人,场上打球的却是些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孔向明有心向凌然示好,就借介绍来开启话题,道:“我们医院以前是有个医科中专的,后来改成了普通学校。篮球场就是那时候建的,现在还有学生来打球,我们医院也比较欢迎。以前有段时间其实封闭过篮球场的,大家都有意见,最后还是给开放了。住院部还给篮球场加了个饮水机,来打球看球的孩子都可以随便喝。”

    凌然这才注意到篮球场的角落里果然是有一台饮水机和几只水桶。

    王海洋缓缓点头:“医院阴气重,来一些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大家是会觉得舒服。”

    非常风水的说法让凌然笑了笑,众人也都打开了话匣子,说说笑笑起来。

    骨二科的病房坐落在住院楼的四楼。

    从电梯间出来,众医都自然而然的收敛了笑容,以王海洋为首,在孔向明的指导下,来到了单独的病房,见到了病人及家属。

    王海洋方面小耳,脸沉下来,就是一派威严,再看不到丝毫的和气。

    病人及家属一见,不用说话,也都严肃了下来。

    特别是包着伤口的病人,不想说话,但也是坐了起来听他们说话。

    孔向明先道:“查先生,查夫人,我先说一点,之前其实也是说过的,王主任一行是从云华赶过来的,中午饭都是对付了两口,就是为了能快点赶过来。现在人到了,咱们先不要太焦躁,我们稍微花一点时间做些术前的诊断、分析和研究,磨刀不误砍柴工。”

    他是见过太多“十万火急”的病人了,此时生怕对方不高兴,又道:“正常情况下,你们到云医去,或者再到省立去,都是很麻烦很花钱的,咱们现在请专家过来,既是减轻你们求医的困难,也是为了节省时间,但是,节省时间不是盲目的节省时间,咱们现在要做谈话,那就好好的谈一下子,不要着急,争取言之有物,好吧。”

    病人和一众家属听着默默点头。

    在医患关系中,患者始终还是处于弱势的,尤其是候诊的患者,无论知情同意书怎么写,最终都是要签字的。

    当然,事后又是另一码了。

    王海洋等孔向明把话说清楚了,再道:“查先生的断指片子,我都看过了,从我们医生的角度来看呢,断指成功的希望还是比较大的,但是,我也得说明一句,就算是断指再植成功了,指头也不可能像是原来那样应用自如了,功能性方面,是要受到一些限制的……”

    王海洋接着说了一些后遗症的问题,例如术后的疼痛、怕凉等等。

    病人和家属是越听越心焦。

    等王海洋说的差不多到位了,孔向明再站出来,道:“咱们请王主任过来,其实就是希望手术能做的好一点,并发症能少一点。怎么说呢,就是怀着美好的愿望啊,追求最好的结果,但是,咱们心里也得有杆秤,手术还是有风险的,尤其是断指再植,风险不小……”

    把该说的说完了,孔向明再看王海洋,得到确认以后,再宣布开始手术。

    病人开始被推往手术室,王海洋和凌然跟着孔向明去换衣服,益源县医院骨二科的一群医生等他们搞定了,也纷纷换了洗手服,准备前往参观学习。

    趁着独处的时间,王海洋对凌然道:“咱们做飞刀,不比在本医院里做,要采用低风险的方案,尽可能做的漂亮一点。”

    “明白。”凌然从来没有飞刀的经历,自然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模样。

    所谓低风险的方案,落在断指再植的时候,首先就是多接血管。断指再植的核心要素是血运,只要血运通了,断指就能活下来。血液是肌体的补给线,没有血运的肌体是必然要坏死的。

    但是,多接血管意味着,要么是延长手术时间,要么就要想办法在其他方面节省时间出来。若是单指再植的话要简单一些,多指再植就得考虑到其他手指的接驳时间了。

    不过,对王海洋和凌然来说,断指不管怎么接都不会有大问题,采用何种方案也就是倾向性与可能性的事,抛去医生的技术不谈,单论方案的话,运气的成分或许更大。

    “王主任,凌医生,我们的设备用的惯吗?”孔向明等了一会再进手术室来,扎着手笑着问,稍微有一点点的自豪。

    全套的显微外科仪器买下来可是不便宜,尤其是孔向明选了有显示器的双人显微镜套装,差不多是将建科的大几十万都砸进去了。

    手术室也是正压通气的层流手术室,虽然只是低端的10万级的三级手术室,用于断指再植是绰绰有余了。换成百级手术室,益源县医院就是建得起也养不起。

    王海洋试了试显微镜,再看看架在手术台上方的显示器,笑道:“我就是喜欢你们装的这个。”

    “厉害的医生都喜欢。”孔向明哈哈的笑了起来,再看一言不发的凌然,问:“凌医生有什么特殊要求都可以提,我们想尽办法满足。”

    “可以了。”凌然轻轻一笑。手术习惯和要求都是提前就送过来的,孔向明说的也就是场面话。

    一会儿,病人被推了进来,再次核对以后,就被麻醉医生上了喉罩,秒秒钟被麻翻。

    紧接着,益源县骨二科的其他医生,陆陆续续的进入了手术室,站到了边边角角里,充当观众。

    孔向明继续说场面话,倒是令手术室内的气氛颇为和谐。

    王海洋的和气也重新冒了出来,一群人聊了天气聊美食,聊了美食聊手术,聊过手术聊财经,很是舒服。

    唯有凌然,让巡回护士又插了更多的核磁共振的片子,默默的看了起来。

    他向来是不喜欢瞎聊天的,或许是从小被逗的太多了,以至于有些逆反心理。

    相比之下,磁共振片提供的大量信息,令凌然心情愉悦。

    孔向明只当凌然是在紧张,也不多说什么,反正凌然只是一助,又是王海洋带来的人,只要做的不太差,总不会坏事……

    骨二科的其他医生也是一般的心思,许多人对年纪轻轻的凌然还露出宽容的笑容,骨二科是新分离出来的科室,手术室里最前年轻的住院医都有三年的资历了,望着凌然,总是有一些年龄带来的心理优势。毕竟,外科医生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

    大家的笑容尚未收敛,随着王海洋开刀的动作,凌然的积累,猛然的爆发了出来。

    从云华到益源县的路上,凌然没什么事做,就看了很长时间的核磁共振的片子,到了益源县之后,依旧是没什么事做,于是又看了很长时间的核磁共振片。

    以他的读片能力,以及核磁共振片提供的超量的信息,凌然脑海中几乎能够复现出病人断指的全部细节,这比他在云华的手术室里的状态都要好。

    核磁共振扫的实质上是氢原子,其断面信息,多的可以是几百上千次的氢原子的共振图像,对于读得懂的高水平影像科医生来说,可以有多种成像方法,表现出以原子级为基础的身体信息,看到透视都看不到的信息,如T1、T2、FLAIR、DWI……

    就现代医疗技术来说,技术资源可以说是过剩的,短板在于医生们根本来不及掌握大量涌现的技术。每增加一种新技术,就等于用更细的筛子做了新的筛选。

    如益源县医院这样的准三甲医院,找遍医院也找不出一个能看DWI(磁共振弥散加权成像)的高端影像医生,但在部属顶级医院,大家都在抢着建术中磁共振手术室。

    对于掌握了完美级断指再植的凌然来说,他的脑海中既然已经构建出了病人的断指的细节,再做手术就只是一个过程而已。

    王海洋作为主刀,划一刀肌肉,剩下的就被凌然刷刷的剥开了;刚刚拿出骨头来,就被凌然拼好,并备好了合用的克氏针;肌腱才捞出来,凌然已经分分钟就给清创的干干净净,弥起来给王海洋缝……

    王海洋舒服的像是手指在跳舞似的,作为一名老年医生,如果有什么是比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喝茶敲腿,走路扶肘还舒服的,那就是被凌然伺候手术了。

    他简直有种被抱着跑马拉松的爽感,那42.195公里的迷人风景,那成千上万人的捧场欢呼,那清冽的小风,还有没事摆摆臂的悠然自得,随手捞瓶水的轻松写意,更有对冲线的期待,对荣誉的追求……

    孔向明和他的六名骨二科医生,则是看的目瞪口呆,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高超的医学投喂术。

    孔向明再望着沉默寡言的凌然,心中升起一阵明悟:此君何须马屁,这医学投喂术,就是最高端的手术马屁了。也不知这世界的外科医生,是否有人能抵御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