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81章 清闲

第181章 清闲

作品:《大医凌然

    呜呜~

    凌然将脚下的油门踩的喵喵叫,一路风驰电掣的来到云医。

    休息了整整一天之后,凌然更加确定:医院才是真的好玩。

    家里的气氛明显不对味。

    “凌医生~”

    “凌然,凌然……”

    “凌医生来了。”

    八点钟的急诊科正是医生多人少的时候,小护士们纷纷向凌然打招呼。

    凌然也是一一回应,感受着和谐的气氛,心道:这才是正常的世界嘛。

    “凌医生昨天没来吗?”王佳护士从后面窜过来,递给凌然一只小小的苹果,道:“有病人送的,可甜了,你尝尝。”

    凌然笑着应了,道:“昨天休息。”

    “我说都见不到你们的手术单了,今天呢?今天的手术单好像也没有你们。”王佳说的是手术区门口挂的单子,里面类似各个手术室的排班表,上面详细的罗列的手术的名称和参与医生的姓名等等基本信息。

    凌然的名字是长期出现在手术单上的,但他今天却没有要霍主任安排手术,只道:“断指再植的恢复期较长,也没有多少床位了。”

    “也是,走廊都住满了。”王佳说起来看看左右,低声道:“凌医生,我昨天看到药剂科的家伙上来了。”

    “哦?”

    “咱们急诊科这两个月的用药量增加的可多了,你有空可以关注一下。”王佳停顿了一下,见凌然不明白,于是再道:“药剂科的科长权力很大的,你如果想转正,可以找他的门路。”

    凌然“哦”的一声,却没回应什么。

    普通的医护人员想进入医院,得到一份编制内的工作,往往是要找找关系求求人的,但这条通用途径对凌然并不适用,他也没想过要走这条路。

    “我先去查房。”凌然习惯性的向手术室走了两步,又果断转向。

    王佳不由掩嘴笑了笑,还给凌然拍了张背影,发了朋友圈,并配文字:可爱的凌医生。

    病房内,吕文斌、马砚麟和余媛早都来了。

    他们每人名下都有20多张病床,要将之巡视完,起码需要一两个小时。

    好在三人都有了一定的经验或理论知识,对付单纯的断指再植的预后问题,只要见的多了,自然会有相应的处理方案。

    所谓久病成良医,那是用自己身体做实验的,医生只要几个月的时间,就能看到成百上千的相同症状的患者,判断力的提高是必然的。

    等凌然再过来的时候,先看住院医们的报告,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时间,就是问候一番病人们。

    作为一名上过报纸,在朋友圈中传播颇久的云医帅哥,凌然的到来也是受到了病人和家属们的欢迎。

    对于病人和病人家属来说,他们对医生的医术其实是相当敏感的。

    这就好像是学生家长和学生,对于老师的教课技能很在乎一样。

    外人并不关心的问题,此时却是病人们的核心关注点,他们自然要通过种种方式,来了解自己的医生。

    来做断指再植的患者,许多人在上手术台之前,都没空去了解主刀医生的情况。

    但在下了手术台以后,他们的时间就宽裕了。

    网络上关于凌然的信息并不少,且以赞赏者居多,毕竟,凌然的tang法和断指再植的水平是极高的,就算普通人不能明确的分辨出来,一知半解也是能够给出一个正确方向的。

    有这样医术好的医生来查房,病人们的态度都要好上三分。

    若是凌然露出一些笑容,说句“恢复的不错”的话,那家属和病人脸上的笑容就会多上三四倍。

    吕文斌分明看着对自己不假颜色的病人和患者,对着凌然就是满面笑容,心里不禁又好笑又好气:查房的明明是我,列医嘱的明明是我,连你的皮都是我缝的,结果你对我这么皮?来个明星似的医生拉拉手,你们就兴高采烈了?

    凌然神色如常。

    他熟悉的世界,就是抬起头来便阳光,露出笑容即可心想事成的世界。

    凌然充分的感受着这个自己熟悉的世界,一边收着“衷心感谢”的宝箱,一边面带笑容的说话。

    陪同的护士们不禁心驰神往,小声的讨论:

    “凌医生平时看着特高冷,对病人好温柔。”

    “笑的超好看。”

    “主要是凌医生的医术好。”

    一圈查房过后,凌然总计得到了八只衷心感谢的宝箱,加上前几天获得的12只,正好是20只。

    得到的,毫不意外全是精力药剂。

    凌然对此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精力药剂可以说是相当好用了,节省出来的时间,都可以赚回消耗了,只是需要其他方面有所配合罢了。

    “凌医生,几点钟开始做手术?”马砚麟有些不安的问了一句。

    凌然看看走廊里的加床,反问:“新的病房什么时候好?”

    “一周左右吧,但也就加10张床的样子。”吕文斌撇撇嘴,想要吐槽一下效率问题,又觉得不太合适。改造三间病房出来是个麻烦事,尤其是在麻烦不多的情况下,但要做10个断指再植的手术……对其他医生或许还有些负担,对凌然真的是没什么压力的。

    “那就等有新病房以后再说。”断指再植的病人的住院时间通常要在一个月以上,尤其是三指离断之类的病人,住院的时间尤长。

    若是在别的医院里,只有一名医生做断指再植的情况下,10个床位就能将病人周转过来,至多不会超过15张床位。

    但在凌然手里,70张床位也不够他周转的,其中还要考虑到他调剂性的做了十几例的tang法,如此一来,他还真得等等腾出病床来,才能进一步的操作。

    否则,不断的走廊加床,也会影响到病人的护理状况。护士们的工作压力,最终还是要传导出来的。

    吕文斌等人都松了一口气。

    如果凌然坚持要做手术的话,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只好艰苦朴素了。医院里的手术狂魔很多,一个人吃掉几十张病床的数不胜数。有些心脏外科的医生,一年能完成三四百例的手术,耗费的时间可能比断指再植还要多。

    “那咱们这两天,就休息一下?”马砚麟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可以。做日常工作就行了。”凌然结束了查房,用酒精洗了手,又直奔急诊的处置室。

    昨天想要缝合的意愿没有达成,凌然突然有些手痒了。

    抢着做了两三例清创缝合,凌然才在中几名小医生幽怨的眼神中离开。

    周医生卡着时间招手:“凌然来玩啊。”

    “有什么病人?”凌然熟悉了周医生的作风,过去就开口询问。

    “你想要什么样的?”

    凌然仔细思量一番,想到自己的三褥式缝合法还从来没用过,于是问:“腹腔手术,你做的怎么样?”

    “普外五急,能做能送。”周医生的回答还是谨慎的。

    对急诊科医生来说,治不好病不奇怪,只要来得及转诊也算及格。

    “那咱们等个腹腔手术看看?”凌然乖乖的问了一句。他光会缝合,术式可是啥都不懂。

    “你会腹腔镜吗?”周医生多问了一句。

    “不会。”

    “你不会?”

    “不会。”

    “哈哈哈哈。”周医生忍不住笑出了声:“还是有你不会的……”

    说完,周医生有点不好意思了,重重的咳了两声,脸色严肃几秒钟,道:“没事儿,你显微镜下的手术都能做,腹腔镜下也就是熟悉一下的。今天不行了,改天我给你说说腹腔镜。老实说,现在普外用腹腔镜的比例高的很,你还是得学一下的。”

    “是。”

    “像是急性阑尾炎,现在基本都不开刀了。”

    “是。”

    “咱们等个大的,先做个开刀的。”

    “好。”

    两人于是并排坐在椅子上,望着急诊室的门口,像是两只冒出水面的鲤鱼似的。

    几分钟后。

    凌然开口道:“周医生,我今天没有要做的手术,你呢?”

    “我啊,我也挺闲的。”周医生露出清淡的笑容,以伪装身上腌透了的咸鱼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