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79章 蓝色药剂

第179章 蓝色药剂

作品:《大医凌然

    “休息半个小时,把剩下的手术做了,就可以回去了。”凌然踩开手术室的门,在走廊上边脱衣服边说话。

    吕文斌不由的哀嚎一声:“还剩下一个tang法一个断指再植呢。”

    “做完就回去,也不差多长时间了。”凌然说的很轻松。

    正好隔壁的手术室也结束了,周医生手揣在兜里出来,看到两人就笑着打招呼:“又见面了。”

    “您两天来一次手术室,我都给您记着呢。”吕文斌羡慕嫉妒恨的看看跟着周医生的长相普通有些记不住名字的住院医,后者物肖主人形,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再看不出跟着凌然值夜班时的奋斗与努力了。

    周医生呵呵一笑,道:“我是扁鹊的二哥嘛,专治小病。”

    “扁鹊的二哥是什么梗?”吕文斌愣住了。

    余媛站在旁边听,顺口道:“扁鹊与魏文王的对话,大哥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二哥是善于发现微末小病,使之不至于发展成大病……”

    吕文斌“哦”的一声,竖起拇指,道:“周医生有文化。”

    “平时有些空闲,读了些闲书。”周医生得意的都想摸胡子了,可惜没有,转过脸去,周医生又对凌然露出笑容,道:“凌然你太忙了,总得抽空休息一下,那个工作几小时,睡十几分钟的法子,可是没几个人坚持下来的。”

    “我也不行了,今天回去就睡觉。”凌然完成了50例断指再植的任务,也将急诊科的病房再次塞满了。现如今,走廊上都是加床的病人,继续做下去也坚持不了多久,总是要停一停的。

    “我要是你,就趁机请个年假休息了。你再找霍主任要个调休的名义,给不给是一回事,总能有点补偿吧。”周医生讲起心得体会,就啰嗦的不行了。

    好一会才将闲的肉疼的周医生送走,吕文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赶紧跑去一线休息室睡觉了。

    凌然没有进那可怜的4人间,往前走了走,去了二线休息室。

    霍主任说是给凌然副主任级的待遇,是确确实实在科内执行的,将凌然列入二线,可以说是极大的一个举措。所谓二线,就是医疗战线的二线。

    一线是要数日值一次夜班的,二线也要值班,却可以睡一整晚,除非一线的医生们都搞不定了,才会叫醒二线。至于三线就更舒服了,只有二线医生搞不定的才通知三线。

    对急诊科来说,三线主要就是霍从军一个人,二线已经是主任和副主任们的待遇了,其余少量的资深住院医,起码大凌然十几岁,如今却要与凌然共享一间二线休息室,只能说是霍从军的脸大。

    休息室此时空着,凌然锁上了门,再打开中级宝箱。

    浓浓的金光,瞬间洒遍了房内。

    几秒种后,一枚蓝色的试管似的物品,漂浮在了半空中。

    凌然登时生出不好的念头来。

    这家伙,中级宝箱里不会也开出精力药剂吧。

    倒不是精力药剂不好,但这东西从中级宝箱中开出来,肯定是要厉害些的,要是以一顶十,甚至再过分一点,以一顶百的话,那岂不是要半年睡不着觉了?

    凌然虽然对睡觉没有什么执念,但对浪费物品还是很在意的。

    思绪升腾间,凌然伸手将蓝色的试管抓到了手里。

    技能药剂——所有技能+1,持续两小时。

    凌然不由的瞪大眼睛,不是精力药剂,而且……貌似很厉害的样子。

    凌然立即问系统道:“所有技能是我有的技能,还是所有的?”

    “所有技能。”系统回答。

    “那我不会的技能怎么算?”

    “提升至入门级。”

    “完美级的技能呢?”

    “传奇。”系统回答的很果断。

    凌然瞬间有想要使用的冲动,他是真想体会体会,传奇级的技能会是什么样的?

    但是,考虑到中级宝箱至今也只拿到3个,凌然还是忍住了。

    “如果我已经有传奇级的技能呢?”凌然的好奇心并未熄灭。

    系统的回答并没有迟疑的道:“传奇+1。”

    凌然呵呵呵的笑了四声。

    收好蓝汪汪的药剂,凌然调了手机铃声,小憩了一刻钟。

    虽然是有精力药剂的配合,但他距离饮用上一支也有10 小时了,接下来再做一个断指再植,再做一个tang法,差不多也该耗尽精力了。

    而在做手术之前,小睡片刻,手术前期的注意力也会更集中。

    再用三个小时,将剩下的一例断指和tang法做完,凌然宣布放假一日。

    吕文斌、马砚麟和余媛却连欢呼的力气都没有了。

    再者,对于一线的住院医来说,就算第二天是放假的,只要自己管的床位还有病人,他就得照常来查房并开列医嘱,达到出院条件的,得到上级医生的批准以后,也要送出院。

    凌然最近的手术如此密集,两名住院医加一名规培医,手底下的床位不仅是满的,加床甚至是床位的近一倍了,明天就算是放假,他们也得来忙活一个早上才能走。

    当然,住院医们也可以私底下请同事帮忙,但帮忙是要还的,请人代班自然要还班,就吕文斌等人的忙碌状况,实际上是没的选择的。

    不过,有放假总比没放假的好,比起正常的班次,放假至少不用严格遵循作息时间了。吕文斌一觉睡到早上7点,死活睡不着了也不去医院,先烧了两大锅的卤肉和猪蹄,再将老汤撇干净,才慢悠悠的往病房来。

    查房到中午,中间填了一堆的医嘱,在电子系统里下了单,再被护士吼了三四次,一个早上就差不多过去了。

    积累的病历多的一天都填不完,吕文斌今天也不想填了,到手术区将剩下的猪蹄重新摆了摆,又将几块卤肉给切了片,再将微信钱包里的收入转入X宝,终于觉得缓过劲来了。

    马砚麟和余媛也是差不多的流程。几个人忙到了中午,互相碰个头,继而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凌医生今天没来?”

    “真的没来?”

    “完蛋了,明天开始又要连轴做手术吗?”

    想到种种可能,三人不止是心虚,还感觉肉虚。

    “回家了。”

    “回去睡觉。”

    “不逛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