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74章 独特

第174章 独特

作品:《大医凌然

    苏嘉福坐在圆凳上,微微的抬着下巴看着余媛。

    麻醉医生也有着麻醉医生的骄傲。一场顺利的手术,少不了麻醉医生随时保持病人的血压稳定,少不了麻醉医生不停的补液和加药,虽然在外人看来,麻醉医生大部分时间都是无所事事的坐在那里,但像是苏嘉福这样的麻醉医生,他还有抽空撰写自己的医学论文呢。

    比起整日在手术台上忙碌的外科医生,苏嘉福自觉写论文的经验要充裕的多。余媛写过一区论文,固然令苏嘉福惊诧,但她毕竟两三年都没动静了,而且,苏嘉福觉得自己这篇论文也是绝佳。

    这可是准备往中华牌发表的论文。

    单论文章的难度,在中华牌发表论文,不见得比三区四区的SCI容易,踮踮脚,那不就去二区了,运气再好一点,不就上一区了?

    苏嘉福就像是一名考试中超常发挥的考生,此时正憧憬着最佳结果。

    余媛则是稳重的着苏嘉福的文章。

    她最喜欢的是肛肠科,但对麻醉也是有一些了解的。最近些年,各地医院都呼吁外科医生学一点麻醉学,余媛向来是响应号召的那种人。

    她大概看了千多篇的中外麻醉学的论文,还写了几篇综述发表了,只是与一区期刊相比差的太远,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医院里,发表论文是工作的一部分,没有论文的医生,评职称都会觉得艰难,而普通的论文,自然也不会有人在意,跨专业的小论文,更是不被人看重,反而更生怀疑:不会是买的吧。

    医生买论文,也早就不稀奇了,居中介绍的往往就是医药代表。

    当然,真要想走的远,买来的论文终究是不如自己写的论文。

    “你这篇是准备发中文的吗?”余媛一会儿就将论文给看完了。

    “是,我不太写的来英文。”苏嘉福讪笑两声。

    余媛点点头,道:“那要发表核心期刊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苏嘉福皱皱眉:“只能发表核心期刊?”

    余媛道:“我看你是想对断指再植后,血管危象的患者做一个统计,然后讨论得出一个较好的麻醉给药方式,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其实有看过相关的文章……”

    “你看过?”苏嘉福大惊。

    “并不完全相同,比较好的地方是你根据性别、年龄、吸烟比例,受伤的情况做统计学分类,还是有一些新意的。”余媛居高临下的评价,语气比在手术台上的时候稳定多了。

    苏嘉福不自在的道:“我觉得这样子……你想,50例断指再植的案例……”

    “你如果想要发表到更高一级的期刊,我觉得应该关注事后处理。”余媛打断了苏嘉福的话,直接给出了答案。

    苏嘉福眨眨眼,期待的道:“您指的事后处理是怎么个意思?”

    “发生危象以后,怎么解决。是对屈肌腱的腱鞘内给药,还是离断处给药?是用罂@粟碱呢,还是利多卡因,什么时候给药……”余媛说的很轻描淡写。

    苏嘉福的神色郑重:“这样子就更不容易搞了。”

    “本来也就不容易。”

    “说的是,说的是……那个,余医生,你坐一下,你看看这个……”苏嘉福推了一个圆凳给余媛,请她坐下来好说话,又连忙取了自己的记录本过来。

    ……

    停车场。

    十多名的护士小姐姐,护士小哥哥,医生小姐姐、医生小哥哥和患者家属,护送着凌然,来到了他的捷达车前。

    实习护士郑雨涵大着胆子拉住凌然的袖子,道:“凌医生,你都工作40多个小时了,不要回去了好不好,就在医院休息吧。”

    最喜欢在凌然身上蹭汗的漂亮小护士苏梦雪也不甘落后:“凌医生,疲劳驾驶很容易出危险的,你就留下吧。”

    “我不困的。”凌然实话实说,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精力药剂能够全面的恢复精神和体力,除了肚子有点饿之外,并不会对凌然的判断力,以及身体的灵巧性产生丝毫的影响。

    凌然刚喝了第二瓶精力药剂10小时出头,现在就是再让他做一台断指再植的手术,他都能做下来,更不要说是开车回家了。

    但是,连续做三十个小时手术的医生,医院里每周都有,疲劳驾驶却让大家更畏惧,尤其是在急诊科里,护士小姐姐们见多了疲劳驾驶后送来的驾驶员,说什么都不让凌然自己开车走。

    凌然既说不通,也懒得说,摊手问:“那怎么办?”

    就他的认知来说,当女孩子们表达反对的时候,多数是已经有想法了。

    果然,随着凌然的话音,小护士们就开始猜拳了。

    病人家属中有人迅速醒悟过来,也立刻加入了其中。

    5分钟后。

    凌然的小车内挤入了1名驾驶员和4名乘客。

    大家兴致勃勃的讨论下沟的美食,同时安全的将凌然送回了家。

    “凌医生,一定要好好休息啊。”

    “不要再熬夜了。”

    “晚上喝点粥,别空着肚子睡觉呢。”

    4位获胜的女孩子将凌然送到下沟诊所的门口,都不敢进去见未来的婆婆,只能挥泪送别凌然,再说说笑笑的到巷子里去觅食了。

    凌然停好车,手揣着兜入内,摇摇摆摆的回房间准备睡觉。

    他倒不太困,但是,四十多个小时没睡觉,感觉也该休息了。

    咔。

    二楼茶室的灯被拉开了,就见身材修长的孟雪霸气的坐在主位上,两条长腿几乎要从桌子底下斜伸出来了。

    “来按摩的?”凌然的语气懒洋洋的,并不意外的样子。

    算算时间,孟雪也是该来了。

    孟雪原本是想说点什么的,听着凌然的声音,又不想说了,莞尔一笑,正儿八经的道:“凌医生,又来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次说话的,却是凌然的老爸凌结粥。只见他一只手端着果盘,一只手拎着个大西瓜,噔噔的上了楼,先将装了苹果橘子的果盘放在桌上,又从后腰掏出把短刀,当场宰杀了头大的西瓜,任由红色的汁水流入茶桌下的集水区。

    陶萍紧随其后,却是递给凌然一个湿毛巾,才埋怨道:“怎么在医院呆那么久。”

    凌然抹抹脸,道:“有机会就多做几个手术。”

    “那也不能不顾身体……”

    “有手术做就不错了。”凌结粥打断道:“医院就是这样子,有机会不上,兴许就一辈子上不了台了,最后也只能开个小诊所,娶个漂亮老婆混混日子了……”

    “胡说八道。”陶萍不好意思的拍了老公一下,道:“山雨哥在呢。等了一阵了。”

    孟雪掩饰的端起了茶杯,笑了笑,又道:“凌医生专职做推拿,说不定更有前途呢。”

    凌然只是微微一笑。

    “对了,我带了礼物。”孟雪太知道如何打破陌生的隔阂了。她挥挥手,就让人送上了一个大大的木盒子。

    孟雪再起身接过,放在桌面上,装作浑不在意的样子,道:“这是我在西班牙拍戏的时候买的伊比利亚火腿,生吃就很美味。”

    “西班牙火腿,太贵重了。”陶萍有些不好意思。

    凌结粥同志从心所欲的道:“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

    说着,他就将木盒给打开了。

    只见椅子宽,半人长的木盒里,装着一只造型肥硕的猪后腿,外形略有些枯糙,整体却像只消防斧似的,视觉冲击力十足,且有淡淡的香气飘出。

    “这个是蛮独特的。”凌结粥说着用力颠了颠火腿。

    一张照片,从火腿下方,飞了出来。

    凌然俯身捡起,就见巴掌大的照片,是一张有些可爱风的孟雪在做鬼脸。

    照片的右下方,则有孟雪的签名。

    孟雪莫名的紧张起来:“我送粉丝礼物的时候,都会附赠签名照的,就作为随礼吧。”

    不等回应,她又赶紧道:“火腿要低温储藏,最好是窖藏起来。要吃的时候就切薄片……”

    她的表情态度很是轻松,也让凌家人轻松起来。

    大家再次围绕着猪后腿,大加赞赏:

    “仔细闻还挺香的。”

    “怪好看的。”

    “又大又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