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7章 三点要求

第167章 三点要求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你先回去做事。”霍从军双手负在后面,一副高人的做派,科主任的气势绷的足足的。

    “好。”凌然自无所谓,要不是断指再植太累,他早就一个接一个的做下去了,现在却是需要休息一番。

    看着凌然离开了办公室,霍从军呼的转过来,再用虎眼望着苏嘉福。

    苏嘉福弱弱的,手都不知道该摆哪里。

    霍从军没有等待太久,就缓缓道:“我们急诊科经费,支持麻醉医生也是可以的,但我有三点要求……”

    苏嘉福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

    他不点头也不行,麻醉科的经费本来就少,他又拿不到,总不能用自己那点可怜的工资去买材料。再一个,像是霍从军这么凶的主任,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苏嘉福也没什么反抗的空间。

    霍从军微微点头,道:“第一,你的论文要有凌然的名字,第一并列作者。”

    “这个我已经答应了。”苏嘉福赶紧道。

    “第二,既然要写论文了,你就得多来几篇,不能拿了经费就来一篇吧,两篇算是起步,如果能发三篇的话,你下次的经费我也帮你出了。”霍从军气势如虹。

    苏嘉福心里已经笑开了花,表面上依旧踌躇。

    有钱就能写出论文来,尤其是对现在的医生来说,投入的那点时间,根本就不算什么。医生的时间有什么值钱的,加班一晚上都不一定有几十块。

    甚至第三篇还能换回更多的经费来,苏嘉福就更高兴了。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要装作为难的样子,问:“都要写名字?”

    “这不是废话吗。你看我像是做慈善的吗?”霍从军的眼睛瞪起来的时候,高考400分以上的孩子都不敢与之对视。

    高考600分的苏嘉福更是恨不得把头塞进腹腔里,小声道:“那个……两篇也行,就是……”

    “就这么定了。”霍从军堂堂大主任,哪里会和一个小主治腻歪来腻味去的。

    苏嘉福心下得意,又怕被看出来,低声问:“霍主任,两篇论文都写凌然的名字?”

    “恩。”霍从军的语气舒缓下来,道:“凌然是本科生,要转正留在云医,光说做手术不好说的,得多几篇文章,他自己发的是自己的,合作论文也得有。两条腿走路嘛,都不能落下了。”

    苏嘉福莫名的涌出一股子酸楚来。想他在麻醉科兢兢业业,日日加班,夜夜加班,没有女朋友……到头来想写篇论文,科主任一毛钱都不肯批,结果人家凌然……

    对比急诊科的待遇,苏嘉福真想跳槽了算。

    “霍主任,第三点要求呢?”苏嘉福收敛情绪,郑重的询问。

    霍从军皱皱眉:“什么第三点?”

    “您刚才说有三点要求。”

    “哦……”霍从军拉着长长的音调,想了半天,道:“记好账,别算错数了。”

    “哦。”苏嘉福不敢多说,逃出了急诊科的办公室。

    浑浑噩噩出来,浑浑噩噩的回到手术室,苏嘉福一路上都没有得到一声问候。

    在大家眼里,麻醉医生原本就是这样的。

    “敲定了吗?”正在做手术的凌然,却是抬了抬头,问了苏嘉福一句。

    苏嘉福看着凌然,眼泪险些流出来。

    他低低头,默默的从正在工作的麻醉科同事的屁股底下抽出自己的圆凳,道:“说好了,霍主任给了4000块的经费,说是后面不够再给。”

    “后面再给就是不给的意思。”被抽走圆凳的麻醉科医生呵呵笑两声,又道:“不过,老苏可以啊,从急诊科都能弄到4000块了。”

    “你也弄到了?”苏嘉福一听就听明白了。

    “恩,骨科给分了一万多。”这位有点得意。

    “骨科还是有钱的。”苏嘉福心里更加苦涩了。

    凌然却是一边接骨头,一边道:“经费只要写论文足够用就可以了吧?”

    苏嘉福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是在帮自己说话,回答的都不顺畅了,“啊……”了半天,才道:“是这么说没错,但经费还是要多一点……”

    “按照你之前的思路,我已经找了四个案例了,发到你邮箱了,你看看吧。”凌然继续接骨,没有理会苏嘉福多多益善的说辞。

    苏嘉福于是不再多说,打开邮箱,默默的读了起来。

    他原本是坐在监视仪旁边读的,读着读着,就悄悄从监视仪旁边挪走了。

    有些东西,还是不要让同行看到为妙。

    苏嘉福低头读着凌然的邮件,越读越清醒,此前的浑浑噩噩已是彻底消失不见了。

    按照苏嘉福此前的构象,他就想写一篇诸如《多例断指再植的麻醉经验》,或者是《断指再植手术采用XXX麻醉的效果》。这样的文章,好好修饰一下,或许能发表在十八线的小期刊上,或者好一点,再找找人什么的,能发表一篇省级核心期刊。

    就学术而言,省级核心期刊上的论文,什么都不算,就是几千字的文字罢了。

    但在医院系统里,也不可能要求人人都有国家级核心期刊,甚至SCI发表,所以,省级核心期刊就足够评职称的最低要求了。不能加分,但是能论资排辈。

    至于SCI 或者国家级核心期刊什么的,就是破格提拔的基础条件了。主治升副主任要5年或者7年,你不相等,那就发文章。

    副主任升主任,科室没有名额聘了,你想院里给,那就发文章。

    谁都想发好文章,好文章却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凌然反而丢给了苏嘉福一个不错的新方向:更深入的讨论麻醉与血管危象的关系。

    作为完美级断指再植技术的掌握着,凌然对相关信息的掌握也是一流的。若是大师级的断指再植技术,就用不着了解麻醉方面的东西,知道知道也就罢了。

    完美级则有些面面俱到的意思。

    凌然交给苏嘉福的方向,就是一个面面俱到但不深入的课题。对于麻醉科的医生来说,这样的课题自然是具有相当的意义的。

    只要写出来,肯定是能发一篇好文章的。

    甚至连最需要的案例,凌然都配合的给他找了出来。

    由不得苏嘉福不激动。

    对麻醉科的医生来说,他们找案例比外科医生还麻烦些。事实上,普通的外科医生也没有多少找案例的能力。

    只有凌然这样的,有资格自己选病例选病人的,才能较为轻松的得到案例。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能做出来。

    云华手外科能做断指再植的医生,起码都是资深主治或副主任了,放在别的医院,还能高个一半级,苏嘉福想找他们配合,面子都不够用。

    这时候,苏嘉福突然觉得,自己找凌然一起写文章,实在是再明智不过的决定。

    “凌医生,那咱们就按照这四个案例来走吧。”苏嘉福看好了,赶忙找凌然确认。

    “四个案例足够吗?”凌然已经扯来了显微镜,玩弄起了血管,并不抬头。

    “足够了,足够了,这样的案例找4个就不容易了。”

    “也挺容易的,我找的就是今天省内发生的病例,你如果确认了,就找霍主任安排,让他将人送过来就行了。”凌然说的非常轻松。

    “要找霍主任安排?”苏嘉福想到霍从军的脸色,腿都要软。

    吕文斌一听就觉得是好熟悉的情绪,嘿嘿笑两声:“苏医生你别怕,霍主任其实蛮好相处的。”

    “那小吕去找一下霍主任,把病人敲定,该送过来了。”凌然耸耸脖子,想到将有4个病人送过来,浑身都热络起来。

    吕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