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60章 意义非凡

第160章 意义非凡

作品:《大医凌然

    云医会议室内,白墙红地落地玻璃,严肃紧张活泼。

    十多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坐在会议桌的一边,齐齐看向中间的凌然、记者和患者,表面上好似在会诊似的,实际上,手里都拿出了手机,开始为今夜的朋友圈内容做准备。

    如果换一个人,或者提前一天,看到凌然拿锦旗,且是为手外科的手术而拿,今天的医生们只会有无数的吐槽,绝不可能给他拍照的。

    拍了凌然的照片再吐槽他,很容易让朋友圈的话题变歪的。

    但在此时此刻,十多名身着白大褂的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治医师、住院医和马砚麟,都觉得凌然接受采访,或者接受锦旗,颇为应该。

    手术台就是试金石。

    主任医师王海洋、副主任医师费舟和郭建明,可以说是云医手外科断指再植最权威的三位了,结果三人合起来的缝合量,几乎与凌然相当。

    这种吊打,被众医看在眼里,既惊讶,也佩服,只是谁都不会说出来罢了。

    就是王海洋、费舟和郭建明,也只是暗自神伤罢了。

    技术好这种事,外科医生是最习惯也最能认同的。

    邹雅雯记者就更加认同凌然了。

    她先是指挥着郑器,摆拍了锦旗和凌然,再使劲抓着摄影师的胳膊,紧张的对凌然道:“凌医生,吃一个小龙虾。”

    王海洋主任也醒悟过来,连忙道:“凌然,这是个很好的新闻题材嘛,配合一下。”

    虽然想要挖角凌然而未能成功,但凌然宣传的毕竟是手外科的项目,最起码也是云医的项目,王海洋主任还是非常支持的。

    明星医生对一家医院的价值是不可忽视的。

    尤其是到了云医这个层次,所有医院都是追求名而胜于利了。

    有名而取利,如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厚利而求名,如老鼠钻牛角,步步紧。

    手外科聚集10名医生,做小儿断指再植,并邀请邹雅雯,为的也不过是一篇新闻报道。

    病人送锦旗剥小龙虾,如果能宣传的更广泛一点,王海洋也只会支持。

    刚刚想要出去的普通不秃中年男性医生费舟同志,亦是转了个方向,看了过来。

    凌然在一群人的目光下,没什么扭捏的拿起透明手套,再抓起郑器剥出来的小龙虾肉,蘸了蘸外卖盒里的酱汁,再塞入嘴中。

    “太好看了。”邹雅雯赞叹着,再问摄影师:“拍下来没有。”

    “能有多难啊。”摄影师翻翻眼皮,又道:“咱能掐轻一点吗?”

    “掐红就行了吧,掐青了多不好意思。”邹雅雯开了小玩笑,轻轻带过,接着再问郑器道:“郑先生,你怎么想到买小龙虾来给凌医生吃的?”

    “哦,我复健的时候,听她们说凌医生喜欢吃什么什么的,我就想,等我手好了,给凌医生剥个小龙虾,感谢一下他。”郑器信口说。

    “他(她)们是谁?”邹雅雯好奇的问。

    “复健室的护士。”

    “护士们都知道凌医生喜欢吃什么?”

    “她们好像有一个群,还是贴吧什么的,在讨论吧……”

    “那个。”普通不秃中年男性医生费舟同志又受不了了:“这位……记者同志,咱们不是聊手术吗?怎么全变成了小龙虾了。”

    邹雅雯正色道:“这枚小龙虾,意义非凡呀。”

    费舟:“哈?”

    邹雅雯下巴微抬,仰起头来,用抒情的语气道:“久病未愈的患者,为了寻找能够治疗自己的……”

    “我是急诊。”郑器好心的纠正了一句。

    “哦哦。我重新来……”邹雅雯低了低头,重整语言,道:“急诊病人,心存死志……”

    “我可没想死。”郑器不满意的道。

    邹雅雯点点头:“这样,一个不想死的病人来到了云医……”

    费舟忍不住了:“小龙虾和这个有什么关系?”

    “小龙虾代表着恢复程度,又有病人的感谢,对不对?”邹雅雯精神起来,道:“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判断手好了没有的,但我觉得,能剥小龙虾,算是好了吧。”

    费舟想了想,没有反驳。

    手部功能自然不是一个剥虾能涵盖的,比如手是否颤抖,是否能合掌,都属于手部功能的表现,但是,面对这么一位记者,他觉得剥虾就算是理解到位了。

    邹雅雯乐呵呵的总结道:“你们想,小龙虾还代表着今时今日的中国的市民文化。锦旗又能联系到城市人生活中最焦虑和关心的医患关系。所以我说……这位先生,你再剥几个虾吧,我们多拍几个片子。”

    郑器乖乖的上前,继续剥虾。

    他的手大部分是好了,剥虾虽然辛苦一点,却是很不错的锻炼方式。

    郑器慢悠悠的剥虾,动作缓慢归缓慢,功能确实是恢复的不错。

    在场的医生们也是悄然议论,觉得这个检测方式很不错的样子。

    邹雅雯再道:“凌医生,麻烦你也再吃几只虾。”

    凌然点点头,重新戴上手套,默默的将几颗虾蘸着调料吃了。

    “等等,这样拍一张。”邹雅雯又耐不住了,徒手抓起一只虾,轻轻的送到凌然的手边,眼中似乎燃着火焰。

    几名年轻的医生眼中冒出了光:医术好,竟然会有这样的待遇?

    “你没洗手吧。”凌然望着越来越近的小龙虾,皱了皱眉。

    邹雅雯愣了一下:“哈?”

    “这颗虾就丢掉吧。”凌然的表情有点严肃。

    邹雅雯面红耳赤的将虾丢到了桌子的一边。

    “邹记者,凌医生,咱们要不去病房看看?”王海洋主任笑呵呵的打着圆场。

    “也好,那就去病房看看。”邹雅雯赶紧同意,踩着10厘米的细跟高跟鞋,挺胸翘臀的率先离开了会议室,目光搜索着洗手间。

    医生们互相谦让,紧随其后。

    最终,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三名年轻的小医生。

    “走吧。”

    “走了。”

    “你们先走。”

    三个人谦让更甚,语气无比的客气。

    “不好意思,我来收拾一下。”潘金月从外面返回,手里拿着纸巾,将桌面上遗留的几滴汤汁擦了个干干净净,最后又卷起邹雅雯留下的那颗虾肉,一并丢入了垃圾桶。

    三名小医生紧紧的盯着他的动作,几秒钟后,齐齐的舒了一口气。

    “我回去了。”

    “还有事。”

    “走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