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43章 真爽

第143章 真爽

作品:《大医凌然

    每样工作都有它的苦,也都有它的甜。

    做工程的苦是做乙方,甜是做甲方;做生意的苦是给工资和房租,甜是赚钱;搬砖的苦是肌肉的酸痛与未来的迷茫,甜是日结的工资和家人的笑容;做领导的苦是被上级欺辱,甜是欺辱下级。

    做外科医生的苦是付出良多,甜是手术顺利时的快感。

    手术做的特别顺利的时候,主刀医生的那种爽快,简直比在路边勾搭了四个美女一起回家还快乐,还忐忑,还爽利……

    王海洋主任看看四周,他现在就有些遗憾无人欣赏自己的手术,无人分享自己的快乐。吕文斌不算,那是急诊科的住院医。

    “难得今天做个三断指缝合,不如叫学生们来学习一下。”王海洋很快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他是手外科的主任医师,尽管没有主任的权力大,叫一票实习生来喊“666”还是很容易的。

    一个电话打出去,没多长时间,就有好些个实习生和规培生来到了现场。

    “都去洗洗手什么的,留六个人,其他人到休息室看大屏幕。”王海洋等人都来了,又觉得手术室内拥挤,便将后来的给赶了出去。

    断指再植对手术室的洁净度的要求其实不是特别高,现代的层流手术室,换气和细菌吸附的能力都是不错的,落尘现象相对较少。而断指再植的重点在于血运,血管缝合成功,断指才有活下来的可能,感染的情况反而较少。

    一群实习生“咩咩”的叫着,离开手术室,又被领到了休息室,隔空高喊666。

    “我们现在做的断指缝合呢,在手术目录里属于四级手术,就是要到副高一级才可以做的。你们短时间内可能接触不到,但是,通过断指缝合,你们可以了解到目前国内最先进的肌腱缝合术,血管吻合术,神经吻合术等等……”王海洋面对旁观的学生和规培生,调整好麦克风和摄像头的位置,吹的兴高采烈,状态明显比刚才好了。

    凌然依旧是埋头苦干,不仅做好了一助的工作,而且想主刀所想,及主刀所不及。

    完美级的断指再植,经过一场手术的熟悉之后,能够提供给凌然大量的技巧和思路,tang法的经验,以及3000例的手部解剖经验的获得,更令凌然的动作近乎完美。

    事实上,如果不是配合王海洋的话,凌然自己做手术兴许更快,效果更好。

    不过,对于已经习惯了正常速度的王海洋来说,自己现在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顺的令人难以置信!

    爽的飞天!

    “钳子,换针。”王海洋“啪”的将剪刀拍了下去,发出轻轻的响声,吓了器械护士一跳。

    “小心哦。”器械护士也忍不住要提醒一声。

    王海洋哈哈一笑,道:“今天这个手术做的舒服,恩,是要小心一些,你们不要学我哦。”

    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自然是对实习生们来说的。

    “是。”

    “好的。”

    “明白。”

    实习生们疲倦的喊着“666”,看了几十分钟,看的不少人都累了。

    “怎么一个个都要睡着了。行了,你们出去,再换一批人进来。”王海洋哪里能容忍这样的态度,刚才的缝合多劲道啊,一个说得出赞点的都没有,他也懒得教这一批人了。

    “凌然,肌腱你来缝了吧。”王海洋有点不好意思的让出了肌腱缝合,也是考虑到凌然最擅长的是tang法,他才小心翼翼的给出了肌腱缝合。

    “好的。”凌然回应了一声,拿起手术刀就下手,捏起一根肌腱,像是剥虾似的,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之处理干净了,再换了持针钳,片刻间就缝好了肌腱,并将之塞了回去。

    差不多时间,换班的学生们也进来了。

    王海洋再次振奋而起,哈哈一笑:“恩,咱们现在准备缝合血管,这是最复杂的部分了……凌医生,要不要休息一会。”

    “不用,还不累。”凌然回答的很痛快。

    他经常一口气做三台甚至四台手术,久经锻炼的脊背和腰从不觉得连续手术有什么负担。

    王海洋就不行了,他都是奔着六十去的人了,别说连续手术了,一个手术都不能完整的做下来了。

    “还是缓一下,我再给大家说说。”王海洋揉揉老腰,再转头看到吕文斌,道:“你也换衣服,一会帮忙,怎么傻乎乎的。”

    “是。”吕文斌等的都要急死了,转身就想换手术服。

    “再去洗手,手术服一会过来再穿。”王海洋的手掌展开,在下腹部与锁骨之间上上下下的浮动两下,道:“手放对地方。”

    “是。”吕文斌苦着脸跑去洗手了。

    他最近跟着凌然也做了上百例的手术了,无菌原则自然不会忘记,只是等的久了,有些被冲昏了头脑。

    10分钟后,吕文斌重返手术室。

    王海洋又开始聚精会神的操作起来。

    要说的话,王海洋现在最正常的做法,应该是将手里的病人交给凌然了。

    王海洋之前就见过凌然的操作,也测试过他缝合后的病人,更是听说过凌然做过的大量tang法,就刚刚的接骨来看,凌然其实也做好了断指再植的所有准备。

    原本,霍从军请王海洋把关,也就是有些担心罢了,做完一例手术,凌然又展示出了不俗水准,每个步骤都能积极的参与过来,王海洋本该安心放手了。

    然而,王海洋舍不得啊。

    那是真的舍不得!

    过五关斩六将,人头滚滚的杀着,情绪得有多亢奋,王海洋现在就有多亢奋。

    他做了半辈子的手外科了,做的这么爽的手术,数的出来。

    这就好像是下围棋的时候,棋逢对手,你宰了对方的大龙。

    下象棋的时候,棋逢对手,你吃了对方的双車。

    下军旗的时候,棋逢对手,你炸弹撞了对方的司令。

    白森森的断指,说缝合就缝合起来了,那得是有多爽?

    现在让王海洋放弃主刀的位置,让给凌然,王海洋又怎么舍得。

    相比之下,腰酸算什么?

    腿疼算什么。

    手指头困了算什么。

    “给我弄瓶葡萄糖。”王海洋要养精蓄锐,再战三百回合。

    吕文斌举着手,可怜巴巴的望着王海洋。

    “给他换洗手服。”凌然明显更加轻松,才有空观察到吕文斌的情况。

    巡回护士本来懒得理吕文斌,也是有凌然说话了,才重新撕开一袋衣服,给吕文斌换上了手术服。

    凌然继续做自己的事。他是刚开始做断指再植,也愿意多见识几个病例。而且,吃过士力架的凌然,现在还一点都不饿。

    两分钟后,王海洋继续奋勇操作,吕文斌接替了凌然的拉钩工作。

    “血管的话,一般来说,是缝合的越多越好。但是呢,手指的4条动脉,主要是依靠管径比较粗的掌侧动脉来供血的,背侧动脉比较小,起的作用也比较小,所以,咱们断指再植的时候,吻合掌侧动脉就可以了……”王海洋做着术中判断,并将理由告知凌然,也算是做到了教学职责。

    其他实习生和规培生也是听的连连点头,自觉学到了很多东西。

    吕文斌更是兴奋的看着漫血的术野。

    凌然也在心里做着自己的评估。

    只缝合一条动脉血管的风险也是需要考虑的,用时髦一点的话来说,缝一条血管的安全冗余比较小,一旦失败了,血运不足的话,手指就算是废掉了。

    但是,手术时间也是一个重要指标,若是一条手指也就罢了,像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三指缝合,若是每根手指都用两三个小时,一套手术做下来,冒的风险会否更大呢?若是手术时间更久呢?

    主刀医生的判断并非是一成不变的,王海洋属于缝合水平很稳定,但速度普通的医生,所以,他的术中判断是只缝合一条主要动脉血管。

    凌然如果亲自主刀的话,自然会更加情况有所变化。

    不过,今天的手术,凌然都是顺着王海洋来操作的。

    该暴露的时候暴露,该止血的时候止血,该打结的时候打结,该抽吸的时候抽吸。

    王海洋怎么做怎么有,选择的又是管径较大的掌侧动脉,一条缝合下来,简直是酣畅淋漓。

    “继续!”王海洋大喊一声,又喝了一瓶葡萄糖。

    一根缝罢,又缝一根。

    一根接一根。

    身边喊666的规培生和实习生都换了好几拨了,王海洋才算是将三根手指全部缝完。

    此时天色已黑,王海洋直接瘫软的靠在了手术室墙边,口中喃喃自语:

    “真爽啊……”

    转头看到脊背笔直的同样靠在墙边的年轻的凌医生,王海洋略有遗憾,若是早十年前有这么个助手,自己现在估计已经进骨科分会做大委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