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32章 刨土豆

第132章 刨土豆

作品:《大医凌然

    刚过晚上10点,凌然就喝掉了一瓶精力药剂。

    他日常的睡觉时间就在九十点钟,某天的手术顺利,下班提前的话,他的睡觉时间也可能提前到8点钟,所以,到了10点钟的时候,凌然就已经想要打瞌睡了。

    还有人在医疗室里等推拿,凌然如何能睡呢,所以只能消耗一瓶精力药剂了。

    凌然对此是万分的舍不得,虽然今天又获得了3次衷心感谢,得到了3支精力药剂,但是,消耗一瓶的话,精力药剂的储量就降低到88瓶了。

    连个整数都凑不出来。

    凌然一边哀悼着自己用去的精力药剂,一边奋勇狂干。

    比起颈椎推拿,脊背推拿对体力的要求更高一点,尤其是推法、揉法,用起来尤其耗力。

    再遇到脊背面积偏大的同志,要想干出效果来,那就更加辛苦了。

    虽然凌然具有大师级的技术,以标准手法来操作,不至于把自己搞的酸困,但耗费时间就不可避免了。

    两三分钟就能做完的颈椎推拿,换成脊背推拿就得10分钟往上了。

    也就是晚上的时间多,人少,凌然干脆瞅着任务完成度,到数字不再上涨了才停止,如此一来,推拿时间久的有可能得到30分钟的推拿,真正是爽的喵喵叫。

    “凌医生,都这么晚了,你也休息吧。”医疗室的护士看不过眼了,主动提出。

    有几名还清醒着玩手机的群众亦是赞同的劝说。

    凌然看看表,道:“既然都已经1点钟了,再努力几个小时,也就是早上了,没关系,你们先休息吧,我要推拿的时候再叫醒你们。”

    护士听的都晕菜了,道:“睡着了再被叫醒,那多难受啊。”

    凌然撇撇嘴,心道,医院里值班的医生,哪个不是睡着了被叫醒,干完了再睡,刚睡又被叫醒的。

    至少,大部分值班的医生都是如此。他值班的经验尚浅,但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

    不过,等着推拿的群众毕竟只是些平民罢了,也不能要求过多。

    凌然想了想,道:“这样好了,你们和衣睡觉,我也不叫醒了,轮到了就做,可以吗?”

    精力药剂都吃了,不做推拿了,岂不是大浪费。

    群众们就很不好意思了:

    “那也太辛苦您了。”

    “是呀,您也早点休息吧。”

    “我不太习惯穿衣服睡觉。”

    “您人太好了。”

    大家只觉得凌然做事认真,没有一个向着不好的方向去想。

    就算是在场的几名年轻的女孩子,也不担心凌医生会有占便宜之类的想法。

    像是凌医生这样的男人,如果想要占便宜,何必找这么麻烦的办法啊。

    凌然坚持如此,一些人也确实是困了。

    不长时间,熬夜玩手机的人继续玩手机,剩下的就趴医疗室的床上睡了。

    疗养院这样的机构,医疗室的用途极其广泛,百岁滩疗养院更是各项配置都有,晚上时间,经常有人在诊疗床上输液睡觉。

    凌然像是刨土豆似的,做完一个的推拿,就去刨一个新人。

    由于每个人的推拿时间大大延长了,解除痛苦的时间也都延长到100个小时以上,凌然猜测,颈椎和脊背的时间应当是单算的。

    其中解除痛苦时间较长的,会多到150个小时以上,某些颈椎和脊背较为不好的,解除痛苦的时间竟能多到150个小时以上,也就是六天多的时间。

    若是算上能够忽略的微痛微酸的话,之后的半个月都会在身体很舒服的状况下生活。

    事实上,大部分的成年人,到了30岁以后,脊背和颈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压迫。这是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和身体结构所决定的。

    百万年前的演化,为人类创造了地球第一的生存优势,尤其是灵活的上肢、手掌和手指,为投掷武器的发明与使用创造了条件,从而保住了脑容量的优势,令文明有能力驱逐野蛮。

    然而,当年的演化,真的没有为舒展身体投掷标枪的人类,准备好坐在椅子上打击键盘的准备。

    或者说,现代人类的寿命实在是太长了。一种生物,只要能活到繁殖年龄,演化就不会再为它的寿命的长短而负责了。

    现代人类甚至可以活到繁殖能力退化的年龄,相对于生物圈来说,绝对是超龄服役了,身体的零件出现问题,几乎是必然的。

    如果将人看做是一辆车,外科医生的工作,相当于更换零件,或修复零件。内科医生相当于管理油液平衡,电传结构。推拿就只能给零件正正位置,调整一下零件们的间隙。

    当然,对于零件尚好,油液电力等系统都没有大问题的车辆来说,能整整位置,那也是舒服的很的事了。

    能整的好,更是令人愉悦。

    凌然刨土豆刨到第二天早上,赫然收到了8只衷心感谢的宝箱。

    差不多,等于是每两只土豆就给出了一只衷心感谢,令凌然惊诧莫名——凌晨3点的查房,得到的衷心感谢宝箱基本为零,凌晨三点的推拿,却会得到大量的“衷心感谢”……

    与此同时,解除痛苦的时间也飙升到了22475/10000,让凌然拿到了新的分支技能:头部推拿法(大师级)。

    两万多出来的2000多小时的累计时间里,就有头部推拿法的功劳,凌然相信,自己再坚持一天,等到明天……不,是今天晚上的时候,就算土豆再少一点,也能换到不少的痛苦解除时间。

    稍微有点遗憾的,是积累的总数很难再有大的提高了。

    重复推拿的效果固然不错,但第二次的效果能与第一次持平就不错了,超过还是很难的,反而是头部推拿法换了新部位,另有些老人没来得及享受脊背推拿法的,有可能带来多一点的痛苦解除时间。

    凌然内心计算着,再听到诊疗间的门被轻轻叩响两声:

    咚咚咚

    “进来吧。”凌然活动活动身体,给手底下刨完的土豆盖上薄被。

    后者翻了个身,立即鼾声如雷。

    “凌医生。”生物学硕士妹子踮着脚进来,看到凌然就笑面如花的道:“凌医生,我给您拿了早点过来,趁热吃一点吧,一晚上都没吃东西,肚子很空吧。”

    凌然摸摸肚子,轻笑道:“也还好,就当健身了。”

    “谁会熬夜健身呀,对身体反而更不好了。”妹子撅撅嘴,就在桌上将早餐铺开。

    只见汤的就有豆浆、豆腐脑和大米粥,干的有指节长的油条,红糖馒头、素馅饼和汤饼,另有胡萝卜丝、泡菜、茶鸡蛋和热炒的鸡丝蘑菇。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各样拿了一点,食堂里还有面,但是不太好端,你如果想吃的……”

    “不用了,油条豆浆就可以了。”凌然也不客气,说话间就用酒精凝胶洗了手,再拿过指头长的油条,泡着豆浆一通吃。

    整晚的推拿,耗费的体力不逊色于做十个小时的tang法,而在云华的手术室里,凌然是有猪蹄、煮粥、牛肉、鸡爪、鸡胗、鸭翅、蘑菇、玉米之类的食物补充营养的。

    另一方面,凌然很早就学会不要太拒绝女孩子们小礼物。尤其是这种自己也确实需要的小礼物,言辞拒绝只会看到一张哭脸,哄是不可能哄的,讲道理也没有用,还不如开始就理所当然一点。

    “让你破费了。”凌然以符合标准的方式客气着,并仰头喝光豆浆,又拿了豆腐脑过来。

    “我说是给你买的早餐,食堂大妈都没有收钱,也说要感谢你呢。”妹子乐的眉开眼笑,素手芊芊的递过一只钢勺,又有些羞涩的道:“外带的勺子是塑料的,这个勺子是我自带的,已经烫了好几遍了。”

    “多谢。”凌然自然而然的接了过来。在他的经验里,女孩子准备的东西都很方便,很少有意外情况。

    陪着豆腐脑出了一个素馅饼,半只红糖馒头,外加鸡蛋一枚,小菜若干,凌然总算是缓过气来,觉得自己又能大战三百回合了。

    砰。

    周医生推开门进来:“凌然,你怎么跑诊疗来了。”

    转瞬,周医生就看到了满面羞红的硕士妹子,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抱歉,没想到你们在里面。”

    “凌医生,我一会来收拾东西。”妹子又紧张又害羞的往外跑,等出了门,被冷风一吹,才懊恼的想:我怕什么呀,被误会了才好呢……

    直到中午时分,妹子才重新找到了机会,激动的带着饭票来找凌然,赫然发现云华医院的一票人已经在收拾形状了。

    “你们要回去了?”妹子陡然记起,眼睛瞬间就蒙上了雾气。

    “是呀,准备准备就要回去了。”普丑住院医没心没肺的笑着:“你别说,你们疗养院的环境真好,我要是有的选,真愿意到疗养院来工作……”

    “凌医生呢?”妹子撅起嘴来,更显的可爱。

    普丑住院医看的愣了愣,道:“还在诊疗室里做推拿吧,他说是……”

    妹子转身就跑,飞快的跑……

    气喘吁吁的到了诊疗室,果然看到凌然正在给一位老头推拿脑袋,老头舒服的哼哼唧唧的,两只鱼泡眼挤的像是小山包似的。

    妹子等气息均匀了一些,就见凌然又换到旁边的诊疗床前,开始为一位老太推拿颈椎,并嘱咐道:“推拿不用过于频繁,这次做过以后,您应该能轻松一段时间,保持适量运动,能维持相当长的时间,再有不舒服了,可以再来云华医院找我。”

    凌然考虑着自己也不是一天到晚的在手术室里,中间总有空挡,顺便推拿几个人,就当是健身了,也蛮不错。

    此时在诊疗室里的老头老太,齐声称赞凌然:

    “小伙子技术好,人也好。”

    “难得有这么细心的孩子。”

    “听说你昨晚都没睡觉?这样子不行,你给大家做推拿是好事,也要保重自己身体。”

    妹子望着细致而认真,丝毫不因持续工作而动作变形的凌然,眼里忍不住有泪珠子蹦出,她不由的想起了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有些人的生命像沉静的湖,有些像白云飘荡的一望无际的天空,有些像丰腴富饶的平原,有些像断断续续的山峰……凌然,是属于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