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20章 恰巧

第120章 恰巧

作品:《大医凌然

    凌晨五点二十分。

    潘主任穿着白大褂,“恰巧”经过了复健室,踱步进入了四号间,就见几名早起的病人,正在痛苦万分的进行着复健。

    郑器亦在其中,他的旁边就是潘主任的姐姐潘金月。

    “感觉怎么样?”潘主任刚才看着管床的医生出了门,赶紧上前问候。

    “说不上来。”潘金月的情绪不是很好,压抑着问:“现在离缝才过了12个小时,就做复健,合适吗?你推荐的这个医生,靠谱不靠谱?”

    “嘘。”潘主任用食指做了个手势,左右看看,道:“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急诊科里不要提我。”

    潘金月哼了一声。

    潘主任叹口气,道:“凌然做的手术要是做的不好,我用得着安排的这么麻烦吗?”

    这是他不愿意承认的话题,此时为了说服姐姐和姐夫,也就顾不得了。

    没有亲自做手术,姐姐已经有些不高兴了,潘主任也怕她会多想。

    潘金月此时满脑子的浆糊,不复平日的精明,道:“但是……刚做完手术,就逼着人复健,合适吗?”

    郑器虽然不说话,眼神里的关注是丝毫不少的。

    术后第二天原本就是最难受的,郑器昨天哀嚎了几个小时,又被麻翻了几个小时,如今连睡个囫囵觉都做不到,还要进行复健,整个人已憔悴的不成样子了。

    “不能再等一天复健啊?”潘金月带着埋怨的语气,道:“你们这些医生,太不知道体谅人了。”

    “我这么说吧。”潘华叹口气,道:“正常的复健,都应该是24小时以后再开始进行的。”

    “啊?”潘金月拍案而起:“小犊子害我们?”

    “你坐下,你坐下。”潘华做贼似的看看两边:“你们听我说完。”

    潘金月被他拉的坐了下来,依旧很是不爽的样子。

    郑器也挪动着屁股,眉头紧蹙。

    潘华无奈的道:“让你们现在开始做复健,其实不是坏事。”

    潘金月挑眉看向他。

    “缝合刚过12个小时就复健,确实很危险,缝好的肌腱有一定几率断裂,但是,现在开始做复健,是能够将黏连的几率降的很低,比24小时的时候,效果好的多。也就是说,现在开始锻炼,只要肌腱不裂,手的恢复就会更好。”潘华说到此处,看看姐姐和姐夫,道:“我为什么说不是坏事?主刀医生比我清楚姐夫的情况,他有信心让你们12个小时后就开始复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对缝合的好坏很自信,对不对?”

    潘金月问:“那万一要是断了呢?”

    潘华如实道:“断了就必须做二次手术,但重新缝合的强度肯定不如这一次了,到时候手掌的运动能力肯定达不到标准。”

    刚刚有点被说服的潘金月顿时就犹豫了,想想问:“华儿,你要是主刀,你怎么安排?”

    潘华其实想过这个问题,此时又是想了再想,才道:“我要是主刀,我可能安排36个小时后复健。”

    “啊?为什么?”

    “因为我也怕刚缝合好的肌腱破裂。”潘华说到此处,看着郑器,道:“我的普通病人,如果是姐夫这样的伤势,手术若是不出问题,我都是安排30个小时左右复健的。但是,给自己人看病,总是想着趋利避害,反而不一定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姐姐和姐夫两人都沉默不语。

    这是自己的手,决定的是自己的生活,谁都不想冒一丝一毫的风险。

    相比之下,黏连的危险,反而不是那么的迫切,甚至就结果来说,也不是太令人无法接受。

    其实,别说不懂医学的姐姐和姐夫会这么选,若是让潘华选的话,正如他所言,他也会优先考虑断裂危险而非黏连危险。

    所谓关心则乱想,正体现在此时此刻。

    潘华觉得,以亲人的角度,恐怕是很难理清其中的优劣。

    而且,他没有参与手术,也说不清手术中的情况,不知道肌腱的缝合强度如何,挫伤有无,实在是无从判断。

    “主刀要求了,病人最好是遵从。”潘华想了一会儿,才说出这句话。

    与此同时,潘华的脑海中,不由的想起看过的凌然的手术视频,以及他最后一场手术的场景。

    tang法缝合向来以缝合强度而著称,而要充分的发挥强度的优势,就要尽可能早的进行复健。

    传统的缝合法,往往都要到3天左右才开始复健,快的提高到两天。唯独tang法是24小时就开始复健。

    而在云华,凌然力主将复健时间提前——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力主不力主的,他又不是手外科的人,急诊科的tang法项目组,早就是凌然一个人说了算的。

    这要是在传统意识浓厚的手外科,别说12个小时后的复健了,24小时都别想通过,弄不好,全科室的病人执行相同的复健策略都有可能,这又是大医院大部门的顽疾了,官僚主义总是会不经意的冒头。

    潘华一下子想的远了,再回过神来,反而思绪清明了,再道:“姐,姐夫。给你们做手术的凌然,看着年轻,实际上已经做了好几百例一模一样的手术了,据我所知,术后断裂的一个都没有,你们也不用太担心。”

    “如果不断,就是复健越早越好,是吧?”姐夫郑器问。

    潘华郑重点头。

    “行,那咱们就按照医生说的做。”郑器并不困难的做出了决定。

    老公有了决定,潘华的姐姐潘金月长舒了一口气,却是抹了抹眼角,道:“那咱们就好好复健,争取恢复的像正常人一样。”

    “恩,好好复健。”郑器笑的手抖。

    潘华陪着笑,心里却想,恢复到正常人何其难。

    只不过,这种话就不能说出来了。

    等姐姐和姐夫情绪稍安之后,潘华又陪着两人做复健,并教了一些基础的东西。

    术后的早期复健非常简单,以被动运动为主,无非就是些屈伸的动作。只是病人没有了麻药的掩护,疼痛较重,又心存畏惧,经常不能保质保量的完成复健动作。

    潘华陪着做了一遍,又向复健室的护士叮嘱一番,才折回办公室。

    急诊科的tang法组借用的是手外科的复健室,护士自然也都是手外科的人。潘华只说是本家亲戚,也就能得到极好的照料了。

    出了复健区,潘华的心情略有好转,正想着是不是拉几个手下去查房,舒缓一下心情的时候,迎面撞上一头皮光毛亮的霍从军。

    只见霍从军眉开眼笑的望着潘华,一副“恰好”路过的样子。

    “霍主任。”潘华莫名心惊的打了声招呼。

    “来看亲戚?”霍从军微笑。

    潘华硬着头皮应“是”。

    霍从军又微笑,且道:“放心吧,潘主任的亲戚,我们肯定给照顾好。”

    “多谢。”

    “看你……应该的,应该的。”霍从军像是头招财猫似的,面带笑容的摇摆着手臂,目送潘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