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2章 你们为什么会不知道

第112章 你们为什么会不知道

作品:《大医凌然

    “你们好,请多多指教。”上田勇仁站上了主刀位,向对面的潘主任,以及其他诸人鞠躬,心情激荡。

    屈肌腱缝合这种级别的手术,对他来说,本身就是难得的大手术了。

    想到以后每天都能做到这样的手术,上田勇仁就差引吭高歌了。

    “那么,我开始了。”上田勇仁认真的拜了拜。

    他的表情动作,令潘主任想到了昨晚的宴席,上田勇仁也是这样说:我开动了。

    遐想间,上田勇仁迫不及待的划了一刀下去。

    开刀。

    拉钩。

    剥离肌腱。

    缝合。

    再缝……

    全缝起来……

    手术宣告结束的时候,上田勇仁爽的肝儿颤,忍不住再次鞠躬道:“各位,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配合太好了。”

    “上田博士也做的非常好。”潘主任抬头看了看时间,一根手指缝了四个半小时,对于刚开始进行tang法缝合的医生来说,是个挺不错的成绩了。

    麻醉医生苏嘉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今天是给日本来的医学博士做麻醉,为了给云华医院争面子,为了给中国麻醉医生们争面子,为了给中国人民争面子,他全程警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监视器,随时调整药品的用量,狗血都快要累出来了。

    偏偏手术的时间还长的不行。

    这就好像校长突然发神经给学生们上课,一群学生只好打点精神来听课,原本只想着装模作样个几十分钟的,谁能想到校长连堂了,三连堂了……

    苏嘉福又打了个哈欠。麻醉医生24小时值班的是很多,但24小时清醒的……百分百嗑药了吧。

    “苏医生,今天也麻烦你了。”上田博士一位医护人员一位医护人员的道谢过来,到了麻醉医生这里,依旧是一丝不苟的。

    苏嘉福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分内事而已。”

    “非常感谢苏医生的认可。”上田勇仁又鞠躬,道:“原本是计划4个小时的手术,没想到拖延了半个小时,很抱歉,我以后会尽量保证时间的。”

    苏嘉福表情怪异的看向潘主任。

    后者笑两声,道:“日本的麻醉医生很凶的,尤其对新人很苛刻,他是怕你骂他。”

    苏嘉福“哦……”的拖长音,再问:“可以骂吗?”

    潘主任愣了一下,笑了出来,指着苏嘉福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搞的幽默我们都不懂了。”

    苏嘉福撇撇嘴,他预计的最大手术时间是3个小时,哪里想得到最后做了4个半小时,为此打乱了计划,还真的是可以骂人的。

    不过,看在日本友人的份上,苏嘉福也就只能是报以微笑。

    “苏医生,下个手术也可以拜托你吗?”上田勇仁本着一事不烦二主的精神,再次小鞠躬。

    “唔……”苏嘉福只沉吟了两秒,叹口气道:“好吧。”

    他当然更喜欢凌然的手术了,有时候一个小时就能做两个,每个手术都能分到大几十块,一天做10个手术下来……麻醉科都抢着做凌然的手术,这样的事是不要想了。

    但不管怎么说,四个半小时也确实太久了。

    苏嘉福看看表,有些无奈。

    “好吧,接下来我也要去做手术了。”潘副主任又将医院请的翻译给叫过来,再道:“我们今天要做久一点的手术了,希望不会把屈肌腱缝合的病人都给做光了。”

    “哈……咳咳,咳咳咳……”苏嘉福忍不住猛咳起来。

    在场的器械护士更是面带不忿,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小声道:“比凌医生就差远了。”

    潘副主任的目光嗖的就飘过去了。

    台下护士挺起胸膛来,毅然与器械护士站在了一起。

    如果说住院医师不如狗,那副主任一级的医生,面对小护士们的时候,就比较有心理优势了。

    不过,当小护士们聚集起来的时候,任何医生都是要退避三舍的。

    潘副主任也只能轻轻地哼了一声,踩开气密门出去,心里想着要用手术说话。

    翌日。

    疯狂手术了整晚的潘华和上田勇仁,顶着熊猫眼走出手术室,摇摇晃晃的吃了早餐,再回到科室,相视一笑。

    “昨天做了4场手术,真是酣畅淋漓。”上田勇仁用日式的语气喊出来,非常的有动漫感,引来办公室多人的关注。

    潘主任就淡定多了,轻声用日语道:“我也只做了5场,离开国内太久了,都不太熟悉连续做手术的感觉了。”

    上田勇仁摸着脑袋笑了出声:“没想到连续做手术的感觉这么好,虽然小腿有一点酸困,但是真的舒服……”

    “哦,老潘到了,昨晚的手术做的顺利吧。”大主任锦西同志,迈着领导步,走入了办公室。

    小医生们纷纷点头致意,有的还露出特别的笑容。

    潘华站起来道:“做的很顺利,上田博士的几个手术也都没有遇到意料外的情况。”

    “恩,做的顺利就好。”锦西主任点点头,道:“那今天就照常好了。”

    “哦,好的。”潘华习惯性的颔首,旋即一僵:“照常?”

    “潘主任,分配表给您放桌子上了。”一名住院医低声的说了一声。

    上田勇仁等着翻译给自己说了一遍,也有些醒悟过来:“那个,今天照常是什么意思?”

    “查房,然后做手术。”潘华表情木然的从桌面上拿起分配表,看了看,道:“给你安排了三个手术,我这边也是三个……”

    “不是……我们昨天晚上不是才做完手术?”上田勇仁真正的肝颤了,用日语小声的嘀咕。

    潘华看看他,又看向年轻的住院医。

    年轻的住院医不明所以的回看潘华。

    潘华突然醒悟过来,用日语道:“他们不知道我们做了整晚的手术。”

    “纳尼,怎么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