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111章 心虚

第111章 心虚

作品:《大医凌然

    “云华的空气……还是那么特别。”时隔月余,终于完成了进修计划的潘华副主任医师深深的吸了一口市区的薄霾,浑身都舒服的抖了起来。

    “是很特别。”来自庆应义塾大学的医学博士上田勇仁戴着口罩,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

    潘主任呵呵的笑着,道:“你不要看新闻报道里,说中国的空气不好就信以为真。云华市是靠海的,我们有海风不断的冲刷进来,空气不会很糟糕的。”

    “真的吗?那我实际上是不需要戴口罩的吗?”上田勇仁有一点来自发达国家的骄气,有一点来自庆应义塾的傲气,也有一点学生党的锐气,以及初来乍到的怯气。

    “当然,不用戴口罩的。”潘主任道。

    “哦。好的。实在不好意思。”上田勇仁微微鞠躬,道:“我并不是有意的要伤害到你的感情。”

    “没关系的。其实你戴不戴口罩都是一样的,除非一天到晚的呆在手术室里,否则,你总是要接触云华的空气的,你还要在云华呆很久呢。”

    上田勇仁愣了一下,默默的戴回口罩,道:“那我宁愿呆在手术室里,我的呼吸系统还不能适应本地的空气……”

    潘主任哈哈的笑了起来:“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呆得住,云华的手术室一天到晚都可以使用,我们可不像是日本,会那么奢侈的在夜间关闭手术室。”

    “我们只是关闭闲置的手术室。”

    “在中国,手术室就没有闲置的。恩,三甲以下的医院也许会有吧,谁知道呢,他们做不做手术都一样。”潘主任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傲气。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就看不起那些小医院了,如今从日本进修归来,他的眼光就更高了,三甲医院其实也没有太放在潘主任的眼里。

    想想看,庆应义塾大学是亚洲知名的医院,甚至在世界范围内都排得上好,而云华医院呢?也就是昌西省范围内有些名气吧。精英科室手外科,虽然也是国内极强的科室了,但是,与京城的超牛医院比的话,那就不值一提了。尤其是在湘雅名存实亡,协和一家独大之后,死神面前的最后一堵墙,还是有点厚实的。

    潘主任的目标,也就是京城了。

    而在此之前,他要在云华插下自己的旗帜。

    江湖虽不见我,仍要有我的传说。

    “我们去医院吧。”潘主任眼神凝实,对上田勇仁道:“说一千道一万,医生的战场,终究在手术室。”

    “外科医生。”

    “管他什么医生。”潘主任很大气的说话,语气像是一名日剧男主角似的:“我们在庆应义塾,每天都接触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每天的手术时间都在6个小时以上,这样的强化训练的成果,也应该展现给我的同僚们看看了。”

    潘主任有很多话想说,但他都不说,与行动相比,语言只是苍白的怯懦罢了。

    上田勇仁振奋精神,跟在潘主任后面。

    虽然读完了医学博士,但是,上田勇仁想要在日本获得大量的手术机会,还是有相当困难的。因此,作为进修的交换,在日本参与了多次手术的潘华潘主任,将上田勇仁带回了云华医院,他将在这里度过宝贵的两年或三年时间,积累手术时间和次数,以期回到日本,就立即能够成为主刀。

    手外科派了专车来接潘主任和上田勇仁,并在手外科的办公室里,为两人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

    比起月余前的中途回国,潘主任感觉自己变的更强了,反而不太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了。

    “上田博士,我带你参观一下云华医院吧。”潘主任想要报答对方在日本时,对自己的照料。对他来说,才离开几个月的云华医院,也仍然是记忆中的样子,丝毫未变。

    至于急诊科的跳梁小丑,也不再放在潘主任的眼中了。

    用日本漫画中的话来说,他,潘华,已经是tang法的完全体了。

    一切敌人,不过是寄存在那里的战利品罢了。

    “小铁,你跟一下潘主任。”锦西主任特意吩咐了一句。

    小铁是潘华治疗组的主治,也是潘华一手带出来的,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站到潘华跟前,却是欲言又止。

    潘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事实上,他现在满心的建功立业,已经容不下其他了。

    “我们手外科的手术室是以亚洲一流的水平来打造的,另外,云华医院还有公用的手术层……”

    “我们的病房虽然拥挤了一些,但是,病人的人数,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复健室是手外科重要组成了,上田博士似乎对复健也有一定的研究吧……”

    潘华一路走,一路向上田勇仁做介绍。

    上田勇仁亦是满怀着振奋,望着这间自己将为之工作数年的医院。

    “今天的复健室,人比较多啊。”潘华突然感慨了一句。

    小铁咬咬牙,道:“这些都是急诊科的病人。”

    “咦?凌然做的?”潘华的语气,比小铁想象的要轻松的多。

    “是,他最近的手术量很大。”

    “手术量再大,没有先进技术的支撑也是白搭。”潘华呵呵的笑两声,道:“不看他的病人了,我知道他tang法做的不错,但也就那样了。一个懂得高级术式的实习生,仍然是实习生。”

    小铁不知道这是从何说起,只能勉强的“恩”了一声。

    “我们先休息两天,然后开始做手术。”潘华很自信的说了一句。此时此刻,他的额头要是能写字的话,一定是卧薪尝胆四个字。

    小铁点头说“好”。

    “凌然现在每天做多少例手术?”潘华说着摆摆手,笑道:“我记得,他以前有一天做5台手术的记录。”

    “是。不过,他现在做的更多了。”

    “更多?”潘华哈哈的笑了起来:“我记得你说过,急诊科现在开始搞神经吻合术了,屈肌腱缝合加神经吻合术,累死他一天能做多少个。”

    “8个。”

    “恩?”

    “凌然平均每天做8例手术。最多有做到10个手术了……”小铁说起来,都有倒吸一口凉气的感觉。

    上田勇仁听了潘华的简单翻译,亦是吓了一跳:“他不回家吗?”

    “大部分时间都是住手术室吧。”小铁说。

    “中国的手术室的工作量竟然要这么多?”上田勇仁听的都要呆住了,整个人都显的心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