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十四章 正好遇到

第九十四章 正好遇到

作品:《大医凌然

    邵家馆子坐落在云华著名的小吃街的街头。

    正经的小吃街是东西走向的,每到夜晚的时候,人头攒动,能并行三辆车的马路接踵摩肩。于是,街头和街尾两条南北走向的路边,渐渐的也就开满了饭馆。

    邵家馆子在西头靠北的位置,地理位置算是不错,大约是中档的消费水准,有大玻璃和敞开式的厨房,主打烧烤和涮牛肚等夜宵。

    周医生熟门熟路的带着凌然,进门就喊:“邵老板,接客了。”

    “哎呀,老周又来了,听你喊的这个调调,我就猜得到。”店铺靠墙的位置是厨房,邵老板用围裙擦擦手,就走了出来,笑道:“有阵子没来了。”

    “最近忙的很。”周医生笑说。

    凌然瞥了周医生一眼。

    周医生毫不羞惭,并介绍凌然说:“我们的新同事,凌医生。”

    邵老板早就注意到凌然了,客气的递给凌然一张名片,笑道:“鄙人邵健,既然是周医生的朋友,以后来邵家馆子都打七折。”

    “别听他的,凡是云医的医生过来,都打七折。”周医生故意给揭穿了。

    邵老板嘿嘿的笑两声:“凡是医生来,我现在都打七折。”

    凌然将名片接了,却是有些费解的看看四周,他以前还没听过专门接待或优惠医生的饭馆——小医生忙成狗,平时哪里有时间出来吃饭。高级医生都有医药代表请客,又哪里会来这样的小饭馆。

    寒暄两句,周医生和凌然被邵老板安排到了靠窗的位置,能看到外面的街景,颇为敞亮。

    周医生点了餐,又自己倒了茶,再坐下来,开口就为凌然解惑道:“邵老板是咱们的病人。”

    “什么病?”

    “什么病都有,他去的科室多了。”周医生闲聊似的掰着手指,道:“咱们云华医院刚开始做先天性心脏病的时候,他正好出生,先天性的的室间隔缺损,最标准的先天性心脏病吧。上小学的时候,他跳高摔在了垫子外面断了脚踝,正好咱们云医骨科开始推广钢板内固定,他又是第一批用上的。再后来跟人打架,摘除了一颗肾,弄不好是咱们肾脏科独立出来做的第一例肾器官摘除手术。”

    周医生如数家珍的再道:“内分泌科不用说了,他是常客了。风湿疼痛科刚分出来的时候,他就风湿性关节炎,前些年咱们刚买了腹腔镜,他得阑尾炎了,后面心内搞介入,他就动脉硬化去搭了支架,咱们买了CT机,他就肝囊肿加胆结石,核磁共振调好的第一周,就给他发现了一颗瘤子,还好是良性的……”

    凌然听的目瞪口呆,道:“一个人怎么能得这么多病?”

    “我们为他搞过大查房的,十几个科室200号人研究了一下午,也没得出个结论来。他大部分的病都是倒霉。我就想说,人倒霉啊,喝凉水都塞牙缝的,咱不能把什么事都往身上揽。”

    凌然呵呵的笑两声。

    周医生又道:“老邵是我们云医的模范病人,你别看他得过的病比你见过的都多,人家心态好的很,生病就看,出院再开店。生病的时候,要住院住院,要手术手术,出院的时候,能做生意就做,卫生局查封了就慢慢磨……”

    “牛肚来喽。”邵老板端了一只不锈钢的圆筒过来,二三十根竹签插在自制的稀花生酱里,隐约露出两根卷曲的细牛肚。

    凌然不由自主的盯了邵老板几眼,后者毫不意外的笑一笑,问周医生道:“讲故事呢?”

    “刚开了个头。”周医生道。

    “别听老周瞎说,我就是运气不好,容易碰上事,身体还是没问题的。”邵老板爽朗的笑两声,说了句“慢慢吃”,才回厨房去。

    凌然忽然有点明白邵老板为啥对医生顾客打折了,论回头客,医生的可能性要大的多吧。普通人听说邵老板的故事,怕都不敢吃东西了。

    “尝尝看,牛肚贼好吃,他们家的独家秘方。”周医生毫无顾忌的抓了两根。

    凌然犹豫了两秒钟,也拿了起来。

    果然好吃。

    牛肚本身是很有嚼劲的,但没什么味道,沾了稀花生酱为基底的酱料以后,鲜味瞬间被提了出来。

    “一桌一桶酱,吃完直接加牛肚就行了。”周医生接着又补充一句:“剩下的酱料都会倒掉的,老邵在这方面很可以的。”

    凌然“哦”的一声,并不是太想聊天。

    事实上,他从来就不是聊天型的人。

    周医生没话找话的道:“你今天怎么想到抢救室来了,屈肌腱断裂的病人没有了?”

    “我想再试试徒手止血。”凌然实话实说。

    周医生理解的点点头:“技术是得练,不练就生了。不过,今天没看你用啊。”

    “没有合适的。”

    “也是。你别看一天到晚都是病人,有的病你好像每天都见到,结果等你想找它的时候,你一个都见不着。”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道:“没事儿,邵家馆子这个地方很厉害的,我以前找病例找不到的时候,就来坐坐,有时候随便遇到一个医生,他手底下就有我要的病例。”

    “是因为来的医生多吧。”

    “有可能吧。再说了,不是还有邵老板兜底吗。”周医生开着玩笑,令正好端烧烤过来的邵老板摇头不已。

    “老周,你再开我店的玩笑,我就不给你打折了。”邵老板说着道:“红柳烤肉,不够再要哦。”

    “在你店里,确实容易遇到病例嘛,你记得上次妇产科的来,说多久多久没遇到横胎的了,当街就有一个孕妇羊水破了,现场剖腹产哦……”

    “那是特例……”

    “还有上次……”

    周医生正说的爽,窗外突然传来人群的呼喊声。

    几人顺势看出去,就见几个人提着刀狂奔,还有人在追。

    一名在路口执勤的警察刷的将警棍给甩出来了,一边指着众人,一边喊着些什么。

    与此同时,一名收势不及的提刀男,撞入了警察的怀中,再转身跑的时候,已经能从警察胸腹间,看到殷红的鲜血。

    凌然和周医生等人面面相觑。

    “去帮忙。”三秒钟后,凌然和周医生的紧张感已消失了,飞快的冲出了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