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九十一章 特色小店

第九十一章 特色小店

作品:《大医凌然

    人群散去的会议室,备显萧瑟。

    98吋的液晶电视暂停了画面,下方的各种连线被扯的乱七八糟。

    电视前的会议桌堆满了杂物,有烟盒烟灰缸和烟蒂,有饮料与包装盒,有几本书摊着,几本杂志胡乱的丢着,几张报纸拆成了散件。

    桥本四郎将西装丢到了角落里,上身的衬衫解开了三个纽扣,隐约能看到粗壮的胸前软肉和几根瘫倒的软毛。

    潘华半倚着桌子,扭动了两下,道:“继续看。”

    “不看了。”桥本四郎摇头,不肯去动遥控器。

    潘华爬起来,自去摁下了按键。

    屏幕里的手术室,再次变的生动起来,只见护士熟练的将手术台调高,以适应主刀的凌然的高度,临时做一助的马砚麟踩着脚踏凳,站在对面辅助。

    “真烦。”桥本四郎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了,他烦闷的嘟囔了一句。

    潘华听不清楚他说的话,但能猜到内容。

    他在庆应义塾大学医院的时候,就发现桥本四郎对自己的身高很敏感,很不喜欢用脚踏凳,因此,身材较高的助手,不得不深弯着腰配合,骨科的多有耗时较长的手术,以至于许多年轻的医生在手术后抱怨。

    当然桥本四郎为教授配合的时候,都是要踩脚踏凳的,但是,给教授做助手,显然也不是什么美好记忆。

    接连几场手术视频,都能看到凌然以调高手术台为开端,桥本四郎的心情想必是很糟糕的。

    潘华在内心微笑一下,但并没有笑多久。

    因为接下来的手术场景,同样会令潘华感觉不适,心情糟糕。

    看的越多,潘华的厌烦感就更甚。

    身为钻研过tang法的专家,潘华不仅看得懂凌然的操作,而且能将他每次的决策猜出七八成来。打结的时候拉的很紧,是为了预防什么?缝合的时候选点略微偏移,是发现了什么?

    很多没做过tang法缝合的医生不能发现的细小的细节,一一展现在了潘华面前,一次又一次,渐渐的让潘华从称赞到思考,从思考到厌烦。

    尤其是看到近期的视频的时候,潘华更是明显的感觉到了凌然的提高。

    在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某种术式的情况下,大幅度的提高是很困难的,小幅度的也很困难,而潘华每隔几场手术,就能察觉到凌然的变化。

    大部分时间都是变好的,偶尔状态会有下滑,往往是凌然遇到了新问题,不得不采取新措施来解决或规避,而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之后,用不了几次,就能察觉到凌然水平的再提高。

    如果不是一份份的视频翻过来,潘华真是不敢相信,有人能学的如此快,如此好。

    他更不愿承认的是,凌然可能比他做的还好。

    但是,正如美国人常说的那个谚语:如果一个东西长的像鸭子,叫声像鸭子,走路也像鸭子,那它就是一只鸭子。

    如果一名医生,他的手术操作比你娴熟,他的术中判断比你准确,他的病人预后比你好,那他就是比你更好的医生。

    这样的结论,并不是潘华想得到的。

    他匆匆忙忙的自日本归国,是想要保住自己在云华医院的地位——成为某型手术的顶级医生,对于医生,尤其是高端医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最基础的病源,就是非常现实的事。

    像是凌然最近所做的tang法手术,就几乎抽干了云华周边的屈肌腱损伤的病源,这也是因为云华附近再没有第二个无人区缝合的高手了,其他医生都是兼做,像是王海洋,有遇到了就做一做,没有遇到了也无所谓。

    潘华却想要专做tang法,那就必然与凌然抢病源。

    他为什么急匆匆的回国,就是怕凌然做的tang法多了,将自己彻底挤走了。

    只是,现在看来,似乎还是回来的晚了。

    “我想在国内逗留一段时间,延迟进修可以吗?”潘华暂停了视频,用日语对桥本四郎道:“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点超常规……”

    “我理解你的要求。”桥本四郎微笑,道:“如果我遇到相同的情况,也一定会很慌张的。慌张的人,就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咦?”

    “让我猜猜,你想留在这家医院,和他竞争,是吗?”桥本四郎呶呶嘴,面向屏幕里的凌然。

    凌然眼神锐利,隔着屏幕就能看到专注的神情,桥本四郎费力的运起单面腹肌,起身将电视给关了。

    潘华勉强的“恩”了一声,道:“我终究还是要回来的,与其到时候再抢病人,不如早点动手。”

    “你错了。”桥本四郎呵呵的笑了起来。

    “请桥本君释疑。”潘华知道对方的爱好。

    桥本四郎满足的摇头晃脑,道:“从视频和预后可以看出来,你在屈肌腱缝合方面,与凌然还是有差距的,那么,你留下的意义在于什么呢?你只会更快的被甩在凌然身后。”

    潘华沉默不语。

    桥本四郎微笑,道:“你最好的选择,是利用接下来的进修机会,提高技术,学习新技术,再回到中国,以绝对的实力,将他捏的粉碎。”

    桥本四郎咔嚓一声,将手里的纸杯捏成了一团。

    潘华在桥本四郎的引导下,仿佛也找到了方向,眼神明亮起来。

    “哎呀,已经这么晚了。”潘华装模作样的表示惊讶,道:“桥本先生,我请你去玩一些中国特色的东西吧。”

    “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你喜欢大一些的店还是小一些的特色店。”

    “特色店吧,我喜欢特色小店。”桥本四郎的眼神也明亮起来,幻想连连。

    两人于是迅速下楼,穿过马路,钻进小巷,再穿过马路,钻进小巷……

    三十分钟后。

    桥本四郎坐在一家店内,遥望着不远处的“云华医院”几个大字,默默的戴上手套,剥起了小龙虾。

    “这就是今日中国,最具特色,也最受欢迎的项目了。”潘华满足的吸一口汤汁,再徒手剥虾,道:“在贵国的这段时间,我朝思暮想的就是这个了。”

    “你出国几个月,最想念的是小龙虾?”桥本四郎不解的问潘华。

    “是的,你尝尝味道,就会知道为什么了,我告诉你,没有比我们现在更幸福的人了。”

    桥本四郎费力的弄开一只虾壳,吃了一口,脸色稍霁:“确实,很美味。”

    “是吧,人生最幸福的,就是忙了一天之后,吃一盒小龙虾呢。”

    桥本四郎:……

    ……

    云华医院急诊楼内,依旧是灯火通明。

    之前只做了三台手术,凌然总感觉有些不自在,想想回家也没什么事做,干脆就回医院找手术来做。

    云华医院的辐射人口多达千万,屈肌腱缝合这种高端手术的辐射面更广,对于如此广阔的区域来说,每天都等于在固定的产出屈肌腱断裂的病人,而且数量相对稳定。

    凌然只做了三台tang法,意味着他没有吃掉所有的刷新,病人自然要前往其他医院就医,凌然明天就算是想要多做手术,也补不回来了。

    凌然对此自然是很不满意的,好在晚上空闲了下来,他干脆给霍主任打了声招呼,再重新联络此前想要转诊病人的医院。

    加上晚上新产生的病人,凌然最终又揽到了两人四指的手术。

    一番忙活之后,已是凌晨。

    “凌医生累了吧,来吃点小龙虾吧。”几名小护士热络的招呼凌然,在他不甚反对的情况下,就将他拉进了休息室。

    “凌医生,来吃虾。”小护士剥出一只完整的小龙虾,放在凌然面前。

    “这个更大。”又一只小龙虾放在了凌然面前。

    “快点吃啊,别凉了。”第三只小龙虾,直接递到了凌然的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