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五十五章 我不在家老妈做好吃的了

第五十五章 我不在家老妈做好吃的了

作品:《大医凌然

    云华医院急诊科的休息室约莫三四十平米。

    它的中间是几张旧办公桌,胡乱的拼成了一个不规则图形,大家平日里吃带来的便当或外卖的时候,就趴在中间的桌子上。

    办公桌的中间有几株绿植,办公室的周围也有。

    十几把散乱的椅子丢在四周,另有一筒凳子立在角落里,像是在人行道上摆摊的烧烤摊似的。

    休息室向南,有充足的阳光照射进来,又不至于太过于耀眼。

    两名住院医说说笑笑的推门进来,首先看到的就是漫桌的阳光,以及角落里认真打游戏的凌然。

    正在聊天的两人,默契的停了下来。

    他们默默的坐在了远离凌然的另一边角落里,莫名的都有些不自在。

    “哎,要不去外面吃饭吧。”身材健硕的住院医吕文斌瞅着凌然,有种看到上级医生的感觉。

    同来的住院医有点懒得动,可是抬眼看看凌然,也猛然感觉到了压力,不禁点点头,道:“那就出去吃。”

    两人一同起身,要出去了,吕文斌不自觉的说道:“凌医生,我们先走了。”

    “好的。”凌然回了一句,注意力依旧集中在手机屏幕上。

    两名住院医出了休息室,走出老远,吕文斌突然站住了,问:“我为啥要给他说先走了?”

    “对啊,为什么呢?”

    “为什么?”

    问出这个问题的小医生,不止一位。休息室是小医生们的避风港。

    主治、副主任和主任们有的喜欢呆在办公室,有的喜欢呆在手术室,事实上,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大部分外科医生都觉得手术室的环境更舒服,切切割割的做些挽救人类的事情,简直是浑身舒畅。

    年轻的住院医和实习生们倒是喜欢手术室,可进去的机会却不多,至于办公室——自从电子病历系统在医院里应用起来了,小医生们坐到电脑前就毫无快感可言了。电子病历平均一份需要近万字,就算采用了复制粘贴大法,但是面对平均每周二三十名病人,写病例的任务之重,依旧令人反胃,更不要说,病例之外还有开药、医嘱、日常查房、手术助手、继续学习并准备考试,陪笑于主任,陪笑于副主任,陪笑于主治等等重任。

    于是,坐在中年医生们较少踏足的休息室,几乎是小医生们在医院里最舒服的时光了。

    直到……众人开始从凌然身上察觉到压力的时候。

    tang法缝合妥妥的是四级难度的手术,当然,手术分级不是单纯按照难度来分的,但是,能做四级手术的,依旧是医生中的佼佼者。

    或者说,这样的手术,其实就是小医生们梦想中的手术了。

    理论上,一次tang法缝合,是可以拉一名资深主治来做一助,再调两只住院医打下手的……

    任何住院医或实习生想到此点的时候,都宁愿去天台放风,而不是坐在了休息室里了,尤其是对着屏幕,无比严肃的凌然,总会让人想到严肃的上级医生。

    凌然一无所觉,依旧玩的很开心。

    董志专的教练恢复的很好,虽然转到了其他科室,还是很感谢凌然,特意让他加了俱乐部的几个小号,有实习生练习的时候,就会带着凌然一起。

    虽然他们经常在语音聊天里说一些“赌输了”,“提高难度”之类的话,但凌然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凌然。”休息室门被重重的推开了。

    进来的是在检验科实习的王壮勇。

    王壮勇的白大褂洗的干干净净,且被熨烫的挺括之极。他本人也收拾的干干净净,不像个医生,倒像是一名做汽车或房产的销售员。

    “今天能按时下班了?”王壮勇问。

    “能。你刚刚在微信上问过了吧?”凌然的神色严肃。他操纵的程咬金正在努力的逃避敌方的追杀,他右手的食指正在屏幕左侧拼命的滑动,它在帮左手的拇指——优秀的外科医生,自然要充分的利用每个手指。

    “前几次问你想,你都加班来着。”王壮勇说着催促道:“先出门,陈万豪在外面等着呢。”

    “死了就走……”凌然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默默的站起身,将手机揣到了兜里。

    ……

    和舍友一起在外面吃了饭,凌然才搭公交车回家。

    老妈陶萍做饭的频率是很低的,即使心情再好,一周也做不了一次饭。

    凌结粥同志倒是很勤劳。只不过,勤劳与美味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关联,因此,即使凌然是在本城的大学里读书,也不会经常跑回家吃饭。

    在巷子口下车,越往里走,感受到的光线就越少。

    前几年统一安装的路灯开始频频出现故障,市政的工作人员每隔一段时间会来维修,换换灯泡什么的,而在此期间,路灯就是有一段没一段的。

    好在两边的店铺的门头都亮着,红色、黄色、绿色的光线交织,有点魔幻,有点现代,有点社会。

    在人们聚集的时间段里,下沟其实是个很热闹的所在。附近写字楼里上班的小白领们,也会来这里吃饭,偶尔买点小玩意,打个小针什么的。

    但是,当人群散去的时候,仅有的路灯和门头灯,就会让人有些心悸了,等到巷子里的小店都关门的时候,就会更加令人不安。

    凌然手插着兜,默默的在巷内穿行,一会儿,就看到了自家诊所的红灯和黄灯。

    诊所的大门已经关起来了,旁边有小门可供进出。

    傍晚就不再输液了,卖药的业务也越来越少,基本不做了——出巷子百余米远,就有24小时开门的药房,品种全又有积分之类的,是诊所竞争不过的存在。

    一股淡淡的香气在院内飘散。

    凌然微微皱皱鼻子,非常确定,这是老妈做的饭。

    老妈做饭了?

    凌然不觉的有些惊讶,快走两步,推开北边的房门,果然见到满桌的菜肴。

    “你怎么回来了?”陶萍同志看到了儿子,有些诧异。

    凌然沉默两秒钟:“今天没有什么事。”

    “吃饭了吗?”

    “吃了。”

    “那就好。”陶萍松了口气,重新开始摆筷子,道:“我做了素斋。你可以坐下喝点汤,冬生从山上下来,一点东西都没吃呢。”

    说话间,一名大约10岁的小沙弥,热乎乎的冒着气入内,见到凌然就施礼,认认真真的说:“小凌施主,你好。”

    接着,他又对陶萍施礼,道:“谢谢居士,洗澡水很舒服。”

    小沙弥虎头虎脑的,头发剃的一干二净,看着就像是一只小足球似的。

    他的灰色僧袍干干净净,仪式感更是十足。

    陶萍看到小而憨的小沙弥就很开心,一把将之拉了过来,揉着脑袋笑道:“冬生好有礼貌。”

    小沙弥冬生的脸色一僵,低声道:“居士……请不要揉脸,我涂了面霜。”

    “哦哦哦,是要好好保养才能多可爱几年,就像我们家凌然。”陶萍说着叹口气,踮脚够够儿子的头,道:“长太大了,就不好玩了。”

    凌然默默的坐下来,顺手将小沙弥解救出来,也顺手摸摸他又光又嫩的脑袋,问:“是给你师父来拿药吗?”

    “是的。”小沙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山购买药品,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带着,如今就自己跑来跑去了。他在揉头和揉脸中略作权衡,就乖乖的坐在凌然旁边,道:“师父今早帮居士们做丸药,突感胃痛胃酸,叫我来买铝碳酸镁片数盒以备用。”

    “主持胃痛了啊。”陶萍惊讶的道:“我以前胃痛的时候,还吃过主持做的丸药呢,他自己不用吗?”

    “师父说,丸药治本而不救急。”小沙弥微微躬身。

    “有道理,对喽,我前两年有吃过一种藏药特别好,又治本又救急,我去找找,你一会带给师父哦。”陶萍说着就回房间翻存货去了。

    小沙弥迟疑了几秒钟,唱了一声佛号,对着陶萍的背影,道:“谢谢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