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五十一章 试金石

第五十一章 试金石

作品:《大医凌然

    嗤……

    霍从军踩开了手术室的门,在往换衣间去的路上,还哼着歌:

    “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

    他一边唱,一边向其他手术室里张望,就像是牧场主打量自己的羊群一样。

    急诊科的医生们都知道,当霍从军唱起腾格尔的歌的时候,就代表他的心情很不错,不过,这首《天堂》还是很少听到他唱。

    “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正在四号手术室里做杜主任听着高潮部分,也跟着轻轻的唱了出来,接着指导手底下的住院医:“把病人压住了,脓肿比较深哦,我先用穿刺找一下……”

    麻醉医生苏嘉福在电脑上随便填了几个用药数据上去,保存了一下,笑笑道:“杜主任,我再到1号看看。”

    “好。”杜主任用长针认真的戳病人,头都没抬一下。

    苏嘉福笑呵呵的出了手术室,心道:“医院应该每半年,就强制性给外科医生做一次心理干预。

    再踩开1号手术间的门,设想中的剑拔弩张并没有出现。

    苏嘉福轻轻的吁了一口气,手术室里没有吵起来就好,麻醉医生本来都是超负荷工作,动不动就过劳死的工种,再劝架就太辛苦了。

    同时,苏嘉福又暗暗表扬霍从军,没想到院里有名的二炮同志,做思想工作也很地道。

    他舒服的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再打开电脑,开始编写用药记录。

    “这边也缝好了,剩下最后一根了。”凌然放开手,又喊了一句“擦汗”。

    旁边期待已久的小护士立即用洁白的纱布,将凌然两鬓和额头上的汗渍擦干,那仰着小脸,认真的模样,难得一见。

    赵乐意羡慕的脸都绿了,趁机笑两声:“我做住院医的时候,想擦汗都得说,麻烦给擦个汗。”

    他是个灵活的男人,在医院里工作了这么久,自然不能学小孩子们那样,玩“不说话代表我生气”的游戏,就暗暗的刺凌然一句。

    不懂礼貌是赵乐意想要挂在凌然身上的标签。

    凌然没说什么,小护士却不乐意了,道:“你做住院医的时候,还没改革开放吧,我们这一代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凌医生不要学他的假客气。”

    自认肤白体健的赵乐意被攻击的身子都摇摆了两下,努力辩驳道:“我今年也才三十几岁,宣布改革开放的时候,我都没出生呢。”

    “改革开放那么早吗?我都不知道。”小护士嘟嘟嘴,一转身就不理他了。

    护士们在科室内是归护士长来管理的,在医院内则有护理部的设置,医生就算做到了主任医生,也只能向护士长提意见,而不能直接干涉护士的工作和管理。

    因此,像是赵乐意这样的主治,没事儿说点荤笑话可以,人家小护士不想理他,一样可以。

    赵乐意无奈的咳咳两声,低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血管钳。”

    “剪刀。”

    房间里,又剩下凌然的说话声。

    这一次,赵乐意确信,凌然确实是需要将器械喊出来的,否则,从未接触过tang法的器械护士,根本不知道该递什么过来。

    想到此处,赵乐意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霍从军为什么看重凌然,事实上,虽然心里气的要死,但如果他是主任的话,也会看重这样的医生的。

    医院里面,最不值钱是医生,最值钱的也是医生。

    全国每年有接近15万名的临床本科毕业生,将近2万名的临床硕士毕业生,而他们希望进入的三甲级医院,全国一共1300多家,每年招收的非关系本科生寥寥无几。对医院来说,实习生来来去去,简直如同消耗品,住院医师乃至于普通主治也没什么稀罕的,走掉一个就再招一个,还能多赚点人情。

    但是,能够在一个地区闯出点名号,能够在某个单独病种上做出成绩的医生,就非常受医院的欢迎了。

    用庸俗的金钱来表达,实习生一个月的补贴600元到1200元,规培前的住院医每个月2000元左右,规培后的住院医也就拿个几千块,主治拿到一万余元就不算少了,除非是骨科、眼科之类的土豪科室,才有希望拿到3万元。

    相比之下,一名闯出了名头的医生,去别的医院做一例手术的友情价就得超过5000元,若是手术时间长一点的,或者需求量较大的方向,一次飞刀(打飞的去开刀)要价一万元或两万元,实属平常。再强一点的医生,甚至会反过来要求当地医院一次性准备两到三场手术,一次做完,省去舟车劳顿。

    至于医生们的跳槽,如今也是明码实价了。一名外科医生若是在某种优势术式上,有1000例的经验,就会有很多医院愿意支付100万或200万元的违约金将之挖走——每例手术500或1000元的学习成本,可要比自己培养便宜的多。

    正因为如此,像是云医手外科的副主任级的医生,违约金普遍涨到了500万,就算是这样,每年还是会有各种传言出现,并且过上两三年的时间,就会有一起传言被证实。

    就此方向来看,医学界与职业体育也是有相通之处的。

    实习医生和规培医生处于入门阶段,每个月的收入只够自己勉强过活,资深住院医和主治们,相当于进入了最低级的职业联赛,它们既要训练提高自己,又要在赛场上疲于奔命,最后也只能赚到一份养家糊口的收入。到了副主任级的医生们,才谈得上医界地位,但依旧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阶段,许多人若是离开了效力的球队,就可能彻底离开了圈子。

    唯有那些闯出了些许名头的,至少是业内名头的医生们,才有了选择的空间,以及相对宽裕的收入。相对应的,则是转会费的出现……

    赵乐意低头看看依旧被麻翻放倒的病人,心想,这家伙就是主任的试金石了,估计会得到最好待遇吧。

    一旦他的手部功能恢复达到预期,霍从军起码能再建一个手术室吧。

    “全部完成了。”

    凌然说着就开始做起检查来。

    此时,陆续返回手术室的医生,也都按捺不住好奇,围了上来。

    凌然自顾自的在缝合后的创面认真搜索。

    作为出门前都要核对窗户关好了没有的凌然,送患者出门前,自然看的更加仔细。

    赵乐意也加紧操作。

    他的工作原本就简单一些,不该露而露出来的地方用敷料遮盖好,不该漏而漏出来的地方弥合起来,不该搂而搂起来的地方分隔开来,再保证各项生理指标相对稳定,就可以放手了。

    总算在凌然要离开前,赵乐意将钳子一丢,道:“我这边处理完了。”

    “太好了,可以休息了。”小护士兴奋的举了举拳头,跳下了垫脚凳,再抬头,发现自己的额头只到凌然的肩膀位置,不由的脸色一红,旋即傻乐起来。

    还顺便看了眼依旧站在垫脚凳上的赵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