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四十八章 这家伙还是实习生

第四十八章 这家伙还是实习生

作品:《大医凌然

    tang法缝合,又名多组腱内缝合法,顾名思义,是采用多组,通常是三组全套尼龙线来缝合肌腱。采用这种方式缝合的肌腱,耐拉伸的强度远超Kessler法和双津下缝合法,而且不会破坏肌腱背侧的血循环。

    不过,相比其他肌腱缝合法,一根细小的肌腱就采取三组全套尼龙线来缝合,难度是显而易见的。

    凌然说不能停下也是这个缘故,他都做了三分之一了,此时若是停手的话,过后再想套另两组,难度就更大了,采用其他缝合法,也可能都不适用了。

    同样,赵乐意无法接手的原因也在于此。

    勉强来说,他也是能缝肌腱的,但是,他此前根本没有接触过tang法缝合。

    与间断缝合法这种大路货不同,tang法缝合既是一种缝合方法,也是一种术式,是仅仅用于手部II区屈肌腱的缝合法,应用范围极其狭窄,仅仅作用于一个人手部面积的五分之一,偏偏难度极大,效果极突出。

    而急诊科的培养策略更倾向于全科医生,主治赵乐意连tang法接触都没接触过,只是听说过罢了。

    这时候,凌然说做了一半不能停下来,他还真说不出反驳的意见来。

    说什么呢?强行命令停止吗?

    赵乐意看看四周,手术室可不是法外之地,主刀虽然在手术室内具有至高权力,但在做出决定的同时,是要承担责任的。

    他可以强令凌然停止,然后呢?

    病人若是因为接受急诊科的手术,日后手部功能不能恢复,打起官司来怎么办。

    到时候,凌然固然要受挂落,他也免不了受处分。

    他心里不免埋怨,实习生不分轻重。

    赵乐意想了一圈,最终还是决定……去找手外科,求大佬来救场。

    手术室里,寂静非常。

    众人虽然内心八卦狂燃,但是面上都安静了许多。

    “皮肤拉钩。”

    “眼镜。”

    “钳子。”

    凌然重新戴上显微眼镜,依旧用准确而非常规的方式,喊出每一样东西。

    赵乐意再也按捺不住了,扭头道:“请霍主任到手术室来。”

    首先还是找本科室的大佬来,这个也算是救场基本法,或者职场基本法了。

    与此同时,看手术并看的兴高采烈的普外科医生,后退两步,踩了一脚门右侧下方的开锁框,不等气密门彻底打开,就溜了出去。

    “侯康,你会tang法缝合吗?”普外科派到急诊科来的资深住院挤眉弄眼的。

    普外手外本是一家,只是手外分类的更细罢了,住院医们之间都颇为熟悉。

    侯康奇怪的抬抬头,道:“怎么问起这个了?”

    急诊科每天都可能有紧急会诊的申请,有时候一天两三次,若是每次都派出主治或者更好的副主任医师,其他科室也就不用做别的事了,每天光等急诊科的通知就行了。

    大部分时间,接到急诊科的会诊申请,各科室都是先派出住院医去看情况,能当场处理的就当场处理,不能当场处理的,通常是推回自家科室的手术室处理,否则,急诊室备多少仪器设备都是不够用的。

    而就今天的手术来说,普外是很快就得上阵的急诊手术,而手外则是可以等待一阵子的限期手术。所以,两人一个等在门内,一个等在门外。

    普外的住院医笑嘻嘻的道:“里面在用tang法缝合呢。”

    “不可能,潘主任去RB进修去了。”侯康立即摇头。

    普外的住院医立即抓住了重点,问:“你们手外只有潘主任会做tang法?”

    侯康纠正道:“是只有潘主任会去做tang法。”

    外科医学发展到今天,面对同一个目标,早就有无数种的方案了。无人区最初固然是tang法攻破的,但在它被攻破以后的近20年,还是有其他的技术发展了起来,至于哪种方案更具有优势,就要看病人的状况了

    按照普通人的想法,医生们应当会博采众长,学习多种方案,然而,现实是,医生们通常会了解多种方案,但只会集中全力,主攻一种方案。

    这就好像学生们读书做题,鸡兔同笼问题有多种解法,学生们更多的只是知道一二,然后,就会持续的、不断的、多年不改的用自己习惯的解法来解题。

    对医生们来说,他们要练习一种新技术的成本更高,很少有人会去学习几种并行的技术。

    而当病人确实需要某种术式才能治疗的时候,他们通常会请“飞刀”,或者干脆就将病人介绍过去。

    云华医院手外科,擅长并经常使用tang法缝合的,就是潘副主任一位了。

    普外的住院医嘿嘿的笑两声,道:“你进去看看吧,以后咱们云医,就不止有潘主任一位做tang法的了。”

    侯康收好东西,疑窦丛生的踩开了手术室的气密门。

    嗤……

    作为一名外科室的住院医,侯康乖觉的站到了角落里,伸着脑袋往里看。

    无影灯照射下的术野很清晰,可以看到病人的手部II区正在接受手术。

    侯康很自然的在脑海中,回忆“tang法”缝合的种种细节,接着涌起了一系列的念头: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嗤……

    一身绿色洗手服的霍从军,走进了手术室。

    “什么情况?”霍从军是已经收到了消息的,声音低沉。

    “凌然未经允许,超范围进行手术。”赵乐意第一时间告状。

    “是这样吗?”霍从军看向凌然。

    凌然低着头,一边操作,一边道:“是的。”

    赵乐意的眉头一挑,他没想到凌然立即就承认了,没有纠缠整条不整条的事情。

    霍从军也有些意外,低头先看患者的手部。

    只见剖开的左手II区,一根肌腱断裂的两端,已被清理干净,套上了线圈,紧紧的拉到了一起,边缘严丝合缝……

    霍从军暗赞一声,又咳咳两声,转作严肃的表情,道:“在手术室里,主刀是绝对的权威。你不仅要依照主刀医生的要求来进行操作,而且,你的操作,尤其是非常规操作,都必须告知主刀医生,并得到允许,明白吗?”

    “明白。”凌然是认同程序的。

    “以后再到手术室,你知道该怎么办吗?”霍从军背着手盯着凌然,硬邦邦的问道。

    凌然认真的思考了几秒钟,道:“做主刀?”

    “让手外科的人来接手吧。”赵乐意感觉自己要原地爆炸了,扫了一眼吃瓜医生们,问:“手外科的人在吗?”

    “我在。”侯康站了出来,再小声道:“但我们潘主任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