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三十一章 演出

第三十一章 演出

作品:《大医凌然

    赵乐意亦是用奇异的表情看了两眼凌然。

    他第一次关腹是什么时候?起码是正式工作快一年的时候吧……

    赵乐意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兴奋与尴尬。

    兴奋是因为第一次,尴尬……也是因为第一次……

    赵乐意现在还能回想起自己战战兢兢的拨弄病人的肚子,抓着夹子来回倒腾的蠢样,以及护士和麻醉师对等待的不满……

    正常的关腹操作用用上一刻钟足矣,他却做了大半个钟头,以至于所有人都要延迟下班。对于日日加班的医务人员来说,新人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存在。

    事实上,赵乐意当时也紧张的够呛。

    可是看现在的凌然,好像有点兴奋,好像又很冷静的样子,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啊。

    赵乐意低头看了一眼开腹口,要说起来,这并不是正常的关腹,因为患者的腹部开口是意外产生的开放性伤口形成的,虽然经过了清创等方面的处理,还是有所不同,严格说来,又可以算是一次清创缝合类的手术了,而且比处置室里做的那些要高级一些。

    只能说,霍主任对凌然是真的不错,想着法子给他实践的机会。

    “一二三四五六……”

    “二四六八十……”

    “所有纱布都在了。”器械护士重复清点了两遍,报告了一声。

    霍从军点点头,自己又清点了两遍,再重新审视工作面,确认没有出血以后,才对凌然道:“关腹吧。”

    就主刀的身份来说,他的任务就到此结束了,可以离开手术室去休息,或者再去赶下一台手术。

    不过,今天是实习生凌然第一次关腹,又是非常规的关腹,霍从军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让出了位置,站在后方,继续看着凌然操作。

    别看凌然在处置室里做了那么多次的缝合,但大手术和小手术是截然不同的。

    这就好像跳舞,一个人在迪厅里嗨跳,和在大舞台上演绎,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就以关腹来说,霍从军见过缝错层的,见过缝出空腔的,还见过一个失手将镊子掉到病人肚子里的。

    缝合不好是常有的事,由此引起的预后不好,已经可以算是半个医疗事故了。

    当然,霍从军相信凌然还是有本事完成关腹操作的,迪厅里跳的特别好,在大舞台的角落里蹦跶几下,也是有点小资格了。

    就在霍从军为凌然考虑压力因素的时间,凌然自己却是头脑清明。

    处置室里的几天时间,带给凌然的最大财富,一个是让他对缝合有了感性认识,见识到了不同的创口,揉捏、刺穿、打结过真的活的人皮和肌肉,另一个就是让他对大师级间断缝合术有了极大的自信。

    可以说,只要是能用间断缝合做的,他就没有搞不定的!

    对于单纯的缝合,凌然现在已经是丝毫不畏惧了。

    “持针钳。”凌然严肃的说了一句。

    器械护士笑眯眯的将之放入凌然手中,薄的透亮的手套划过手套。

    凌然的注意力集中在暴露的操作面,仿若不觉。

    关腹操作不同于普通缝合,是要分层进行的,而且,切口的方式不同,缝合的模板也不同的。

    对于今天的患者来说,凌然首先需要缝合最底层的腹膜,再缝合腹直肌前鞘,再缝合皮肤和皮下。

    最后一步不考虑美观的话,是最简单的,前面两步则稍微带一点考验的性质,毕竟,年轻医生以前都没接触过腹膜和腹直肌,缝合的时候拿捏不稳是很正常的。

    赵乐意也没有离开,就在旁边看着凌然的操作。

    内心里,隐隐的还有点看笑话的心思。

    年轻医生出错太容易太频繁了,大家都是从错误中走过来的。

    在手术室里,挨骂就是成长来着。

    看看凌然的成长经历,或许能让自己的感觉好一点——赵乐意怀揣着不能为人所知的小心思,观察着凌然的动作。

    只是一分钟的时间,赵乐意就觉得思维呆滞了。

    你妹!

    这真的是刚毕业的医学院实习生?

    赵乐意工作十年了,跟过的大牌医生不知多少,光是打飞的来走穴的医术高手,他就见过近百人了,要说眼光,他的眼光是极其够用了。

    而凌然的技术,也真的是够用了。

    要说起来,赵乐意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流畅顺手以至于令人赏心悦目的关腹操作——比他强的医生都不会做关腹了,比它弱的……弱的多医生估计都用不着关腹了。

    “真是有开挂的人啊。”赵乐意叹了口气,说着网络上的流行语。

    在这方面,主任霍从军就有代沟了,没听懂的问:“你说啥?”

    “小凌做的挺好的。”赵乐意能说什么呢?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在医院这种环境里,医生们最在意的还是技术,反智的话,只能作为自嘲的调侃,最不适合手术台了。

    霍从军也觉得很不错,暗赞了自己的眼光,再道:“他就是欠点经验,你有空也多带带。”

    “是。”赵乐意觉得霍从军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哪里是欠点经验的年轻人,这是从小解剖尸体长大的年轻人吧。

    “搞定!”

    凌然给最后一个线头打结后,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呼……

    赵乐意憋的长长的一口气,也才吐出来,像是比凌然还紧张的样子。

    凌然和霍从军都奇怪的望了他一眼。

    赵乐意咳咳两声,却对凌然露出友好的微笑,全然忘记了,口罩里的脸是看不出表情的。

    对赵乐意来说,他更像是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

    再回想凌然无术野徒手止血,用的还是小拇指内侧第二节指腹……赵乐意就忍不住浑身震颤,就像是歌迷听到一首好歌,会汗毛直竖,打起激灵。

    作为医生的赵乐意,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见到了一场什么样的手术。

    赵乐意心道:如果是我的话,出了手术室,就去写一篇论文投SCI。

    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文献索引,SCI收录了很多的科学期刊,并对它们的影响力进行评价。

    从科学工作者的角度来说,投稿到SCI收录的期刊中,是一种阶级和逼格的象征。

    当然,SCI级论文的篇数,也是可以用来评职称得奖金的。

    与学校、研究所类似,医院里的医生们想升职,首先要过的难关就是论文。

    不管是从住院升主治,从主治升副主任,还是从副主任升主任,都有论文类的应要求。

    主任医师同样不能掉以轻心,他们在科室内的地位,尤其是在医院体系内的地位,仍然需要论文来体现。

    但与普通学术论文不同,临床医生想要写论文,首先得有恰当的案例。

    临床医生想证明自己牛逼哄哄,就得先做一次牛逼哄哄的手术,再写一篇牛逼哄哄的论文,从而广而告之。

    赵乐意暗想,可惜凌然不懂这些,最多只懂得找社会媒体,根本体现不出手术的价值。

    这时候,霍从军结束了检查,宣布手术完成,脱下手套,,沉思了几秒钟,却是看向凌然,问:“会写论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