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二十八章 开放性伤口

第二十八章 开放性伤口

作品:《大医凌然

    “让一让。”两名护士一前一后的拉着平车。

    资深主治赵乐意小步跟着,并向霍从军报告:“病人车祸受伤,腹部20厘米开放性伤口,部分肠管、大网膜外露,活动性出血,已经用无菌敷料保护肠管……”

    霍从军跟着平车,凌然跟着霍从军。

    两名家属被拦在了后面,茫然无措,浑身发凉。

    以普通人的视角来看,这是天要塌下来的灾难了,所谓的肠管外露,就是肠子都露出来了。

    当然,换在医院里,也不能说是轻症,非三甲级的医院,很可能都处理不来,所以才会特意送到云华医院来。

    不过,严肃的看法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云华医院的急诊科,几乎每个月都有类似的伤者送来,不同类型但更严重的伤者就更多了。

    霍从军一边听,一边自己做着检查,然后半是向凌然介绍,半是向同行主治赵乐意说明,道:“左侧3-12肋骨错位明显,心律105,出血严重,要准备输血……”

    他说的并不快,远没有电视里间不容发的急促感。

    主要也是病人没有到刻不容缓的程度。

    在医院的急诊科里,医生向来是以生命指征来说话的。急诊科分级中,这样的病人属于二级的危重病人,急切程度不如适才昏迷的濒危病人。

    既如此,做决定就可以考虑的多一点,做的慢一点。

    赵乐意在急诊室工作近十年,经验丰富且熟悉霍从军,稳稳的将他的话给翻译了出来,在急诊检查表上迅速勾选道:“抽静脉血急查血常规,肾功能、血型、电解质,输血前四项,凝血功能……”

    他说话的同时,也填好了急诊检查表,霍从军看过后点了点头,检查表就递了出去。

    这时候,护士也调整好了病人的体位,开始吸氧,连接监护仪并测量生命体征。

    “建第二静脉通路,500毫升林格氏液。”霍从军这次没给凌然考试机会,迅速做出决定,道:“奥美拉挫针10毫升,生理盐水10毫升,1路静推。”

    做完了这些,霍从军又看看血压、心律、呼吸等生命指征,再对赵乐意道:“你继续抢救,我去跟家属谈谈,凌然,你跟着我。”

    “是。”赵乐意忙的抬不起头来。

    霍从军带着凌然,边走边说:“在急诊室工作,医术之外最重要的,是处理好与病人,与病人家属的关系。现在给你说很多,你也记不住,首先一点,你本人要自信,镇定,说话要心平气和。”

    平常情况,霍从军是不会主动去做家属谈话,这种细致工作的。

    他已经是科室主任了,若是在同级别的军医院里,刚好是正师级的文职头衔,不到弹尽粮绝的时候,是不会轻易上阵的。

    当然,急诊科弹尽粮绝的频率是比较高的,霍从军偶尔也是要上阵的。

    见凌然点头,霍从军就笑笑,道:“你一会不要说话,多看多记就行了。”

    “是。”凌然再次点头。

    两名病人家属已经被拦在了抢救室外,正伸着脑袋,焦急万分。

    霍从军出了门来,就换上了温和的表情,再没有抢救室里的凶恶模样。

    “你们好,请问是赖忠德先生的家属吗?”霍从军对急救车里下来的两人有印象,但还是问了一句。

    “是,我是他老婆。”年纪较大的女人擦干了眼泪,问:“医生,我丈夫他怎么样了?”

    “赖先生还在抢救中,我是主管医生,向你们问几个问题。病人有没有肝病或其他慢性病?”

    患者老婆摇了摇头,又解释道:“有酒精肝,我老公是公务员,有点三高的问题。”

    霍从军点点头,问:“那有没有传染病?”

    “没有,我们每年都有体检。”

    “有没有乙肝等问题?”

    “没有。”

    “其他传染病呢?这种时候,我们要全面掌握病人的情况。”

    “没有。”女人肯定的回答。

    霍从军这才在纸面上划了勾,问:“过敏症呢?对什么过敏吗?”

    “他有点花粉过敏,不严重。”患者老婆极力回忆着。

    凌然听着两人的对话,默默记忆,并与所知相印证。

    询问病人是有固定程式的,但怎么询问,以及询问的方式顺序,大约还是有讲究的。

    像是眼下的这位病人,既然是公务员有定期体检,那有什么慢性病或过敏症就应该是知道的,不用多问,反而是传染病,往往容易被当事人隐藏,霍从军也问的最多最严肃。

    又问了几句喝酒吃药的问题,霍从军道:“从我们的观察来看,病人的失血较多,需要给他输血,你知道他以前输过血吗,是特殊血型吗?”

    “他是A型血,以前献过血……”

    霍从军又让病人签了输血同意书,知情同意书和抢救同意书,再让病人家属去交钱,才带着凌然返回抢救室,路上道:“你以后也一定要记得让病人签署同意书,这是保护你,也是保护病人,懂吗?”

    “是。”

    “我刚才和病人的谈话,你有什么想法。”

    凌然回忆着霍从军问话的过程,缓缓道:“掌握谈话节奏。”

    “不错,还有呢?”

    “态度坚决……”

    “没错,这一点很重要,你不要给病人不必要的幻想,和蔼可亲是很难做到的,病人也不需要,咱们急救科最主要的任务,仍然是治病救人。”霍从军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这些话,他是不会对其他实习生或住院医说的。

    也就是看中了凌然,霍从军才会不厌其烦的讲解。

    急诊科的任务繁重,也容易出错,但是,任何错误都不能与医患关系相提并论。如今,不能处理好这个,医生是当不久的。

    “霍主任。”在抢救床前忙碌的主治医生看到霍从军,声音都大了两度。

    “怎么样?”霍从军听出了主治的焦躁。

    “血止不住。”主治咬着牙,将话从嗓子里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