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67章 红绸带

第267章 红绸带

作品:《大医凌然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很好记哦166强烈推荐纯文字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凌然给两名工人做了减张缝合和皮内缝合,再让苗坦生给包扎了,将二人开开心心的送走了。

    他原本就掌握着大师级的对接缝合,再配合减张和皮内,效果相当突出。

    就他自己估计,两人若是能保护好伤口的话,留疤的可能性相当小,而且,就算留疤也是很浅的疤痕,稍微长一段时间,就看不出来了。

    苗坦生也有相似的判断,这让他对凌然的态度愈发的热情起来。

    缝合术是外科基础中的基础,没有哪个医生是不会的,但能将它做到顶级,那用途就大了。

    对于苗坦生这种已经离开了医院体制的医生来说,缝的好,是值得夸耀的本事,像是他现在最想进入的整容行业或医美行业,对于缝合就有异乎寻常的高要求。

    苗坦生本身并没有做整容的底子,再加上年纪较大,名声不好,始终没能得到那些大型医生集团的青睐,他目前的缝合水平也就是厉害一点的整容医生的水平,远谈不上破格。

    只有缝合水平高人一等了,苗坦生才有破格的可能。他也不是一定要做个整容医生什么的,只是这样子做,才会让苗坦生觉得有个盼头。

    做久了医生的人,内心里都是相信改变命运的最起码,值班可以减少你的寿命嘛。

    苗坦生恭恭敬敬的送凌然回到躺椅处,看着他打开了手机游戏,才笑呵呵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又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金鹿公司认识的业务员,笑呵呵的道“小霞啊,我是老苗,苗医生,对,你们今天再有病人,可以给下沟诊所再派一些啊为什么我们现在俩医生嘛,医疗服务能力大增对,就是下沟诊所的公子,凌然凌医生,在云华医院里工作的高材生呢怎么挂了”

    苗坦生话没说完,就听到了电话里的忙音,叹口气,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他还指望着金鹿公司能多送点病人过来呢,也不好再打电话催促,就抱着手机傻呆呆的看公众号,看了几分钟,突然觉得没意思了,又将柜子里的kinde拿出来,犹犹豫豫的打开。

    刚离职的时候,他还是每天要读论文的医生,如今却是许久都不读了。

    “姑且今天再看点新东西。”苗坦生给自己打气,随手找了篇论文,先是读了起来。

    读着读着,苗坦生也就读进去了。

    他也是做了20年医生的人,该读的书,该进修的业务,该爬的科技树,都已经做过了,只是离开了医院,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了。

    下沟诊所算是他所工作过的私人诊所中不错的了,至少开展了美容缝合的业务,又有时断时续的推拿业务,加上传统的开药挂瓶生意,经营的可谓是有声有色。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型医疗集团,更不能与爱尔眼科这样的上市公司比,但也算是有前途的小公司了。

    比那些混吃等死的小诊所要强得多。

    苗坦生最近赚的不少,想要继续做下去的心思就重了起来。

    他看一会论文,胡思乱想一会,熬了不知道几个小时,竟是真的听到了期待已久的救护车的声音。

    苗坦生一下子跳了起来,乐呵呵的道“又来了又来了,我就知道,凭咱的面子凌然,凌医生,咱们接车去吧,不知道是多长的口子呢。”

    “等我打完,有可能赢的。”凌然继续看着屏幕,道“你先接车,很快的。”

    苗坦生很放心的去接车了。

    一会儿,又听到大马力发动机的轰鸣声,到了下沟诊所的大门前,才戛然而止。

    “凌医生回来了”卢金玲迈着大长腿,推门就进了诊所。

    “您是”站在门口的苗坦生愣了愣。

    “我是卢金玲”

    “鹿老板”苗坦生脱口而出,接着,他就意识到这位是金鹿公司传说中的当家人,连忙道“卢老板,久闻大名,我是苗坦生,专门做美容针缝合的。”

    卢金玲点点头,道“挺好。”

    她向四周看看,迅速的找到了瘫软在躺椅上的凌然,却是眼前一亮,快步走了过去,白生生的大腿不惧初秋的寒冷,高帮靴踏在地上,噔噔作响。

    “凌医生”卢金玲坐在凌然身边,声音忽然变的温柔起来。

    尾随而来的苗坦生吓了一跳,转瞬才意识到什么,连忙后退。

    “你要的病人。”小霞则是负责与苗医生接洽,她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长发,浓妆,大大咧咧的样子,只有眼睛里闪着精明,她向后指指,让苗坦生看到了四名受了外伤的患者。

    金鹿公司如今在全市范围内做的如火如荼,因为规模大,手段硬,把许多黑救护车都给赶出了市场,由此赚了多少钱,苗坦生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是真的要指望对方吃饭了。

    一个美容针,少则一两千元的收费,多则四五千元,四成的抽水,让苗坦生能赚不少。

    他立即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缝合事业中去了。

    另一边,卢金玲已经开始给凌然讲述自己多日以来的遭遇。

    金鹿公司的成功,令卢金玲平添了不少的信心,她先是讲了公司的策略,又讲了自己与哥哥的股份划分,说到最后,才道“凌医生,不如你也辞职,和我们一起干吧,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您这样有经验的医生了。”

    “我的急救经验都不多,你们急救车所用的,还是院前急救,我知道的更少。”凌然的语气轻柔,却陈述事实。

    “没关系的,我们以前做鱼市,还不是什么都不懂,做着做着就懂了。”卢金玲豪气的道“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买急救直升机了,我打听过,直升机现在是亏的,但也有赚钱的,而且,不光人可以坐飞机,鱼也可以坐飞机,我现在也有我哥公司的股份了,倒时候,我们也搞挪威到国内的包机,把三文鱼直送到国内。”

    凌然听着点头,却没有多少反应。

    他最感兴趣的是手术,然后是医学。

    卢金玲依旧兴致勃勃的讲话,凌然则打着手机游戏,一时间倒也和谐。

    “凌医生,我来给你推拿试试”冬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屋檐前,刚剃的光头又圆又闪。

    凌然趁机点了“投降”,结束了一局必败的游戏,并摆好姿势。

    冬生带着满满的自信,先以抓法上阵,接着就转为推法和揉法。

    凌然微微点头“有专精的水平了。”

    “那是什么”

    “就是说你进步神速。”

    “哦。”

    “这里轻一点,恩,再重,对,轻重要夹杂开,这样更舒服。”

    “是。”

    卢金玲看的好生羡慕,恨不得现在就与小沙弥换过来。

    凌然又提点了一番冬生,再想起早上的事“对了,冬生。”

    “恩。”

    “你记得结钱哦。”

    “哦,我都算着呢。”冬生大声道“我要给师父买药。”

    卢金玲听的就喜欢,忍不住摸上冬生的脑袋,使劲揉了揉,笑道“你这么小,都懂得给师父买药了啊,要买什么药”

    “马应龙”冬生毫不犹豫喊了出来“我要全部用来买马应龙。”

    凌结粥刚听到结账,匆匆下楼来,口水都被呛住了“冬生,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全买马应龙你知道那要买多少箱吗”

    冬生摇摇头“你不知道师父要用多少马应龙。”

    凌结粥“咳咳”的咳了出来“我不想知道。”

    “哦。”冬生可爱的点点脑袋,又闪着眼睛,道“凌施主,我想把马应龙当做礼物送给师父,你可以帮我包装吗”

    “包包装”

    “就像电视里那样,给盒子外面套上红纸,绑上红绸带”冬生勉力形容自己心目中的礼物。

    卢金玲已是斯巴达了,揉揉冬生的脑袋,又怕伤他的心,就道“用红绸带不合适的,你换一种颜色吧。”

    “那就黄色。”冬生显然是想好了。

    凌结粥无语的道“你那可不是一盒,是好几箱”

    “冬生在此谢谢凌施主了”冬生很认真的站正了施礼。

    “得,我弄给你,你们师徒聊去吧。”凌结粥突然有很强烈的拍照发朋友圈的冲动。并顺手摸了冬生的脑袋。

    “乖孩子。”卢金玲又摸了冬生的脑袋。

    “好孩子。”小霞摸了冬生的脑袋。

    “乖。”苗坦生早就想摸冬生的脑袋了。

    “赫赫赫。”邻居王大妈路过摸了冬生的脑袋。

    值得书友收藏的166小说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