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76章 奖牌

第276章 奖牌

作品:《大医凌然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

    手术室。

    凌然背着手,身子向前倾,看着无影灯下一片亮光的手术视野,满脸的渴望。

    要不是距离足够远了,薛浩初真担心凌然的口水滴下来。

    “凌医生,咱们要不先回酒店休息休息?”薛浩初小意的问。

    “现在做的是髋关节置换术啊。”凌然根本不理他,看着正在操作的纪天禄的动作,脖子都伸的困了。

    在骨科里面,髋关节置换术算是顶峰水平了。

    骨科最牛逼的部分,在髋关节置换术中都可以体现,例如开放面超级大,人工假体超级大,围手术期的维护超级复杂……

    髋关节置换术没涉及,还能牛逼起来的,也就是内窥镜了。

    不过,凌然既不会做髋关节置换术,也不会用内窥镜。

    比较起来,他懂得的手术还是比较符合实习生的身份的,无论是断指再植,还是跟腱修补术,都是相对简单直接的手术,tang法缝合更是如此,都属于符合人类直觉的手术。

    髋关节置换术和内窥镜,就没有那么容易直接了,它们通常是一个医院骨科的两个方向。如果一个医院里的主任做开放性手术做的好,人又年轻,那后面的副主任就最好去学关节镜,然后就可以分裂成两个科室了。

    当然,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等于是一个大科室,内部的职位充沛,所以才能留住纪天禄这样的高阶主任级的精英医生,反而是住院医和主治的流动率极高,因为他们面对的竞争者并不仅仅同一个医院的十几个同龄人,而是来自全国各地的进修医乃至交流医,如副主任这样的职位,很可能就会被某位留美博士夺走。

    而对凌然来说,这样的髋关节置换术,平日里想看都是看不到的,因为云医的骨科都极少开展该项手术,他们的技能点在了手外科和关节镜上面。

    作为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直面这样的手术,还是相当稀罕的。

    薛浩初就等的有些焦虑了。他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小管家,常常代表祝同益做些细碎的工作,不能将时间都耗在手术室里啊。

    “凌医生,祝院士去京城了,今天还不能过来,就叮嘱我照顾好您,您看,咱们要不先去休息?”薛浩初又催促凌然。

    凌然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做手术。”

    “啊……这个……今天不合适呐。”薛浩初讪笑两声,病床什么的其实也够用,但他还是有点怕出事,再说了,病区里人多了也增加管理难度,总要留着给后面来的参观者看个宽敞吧。

    凌然无奈的叹口气:“那就算了,我就看看。”

    纪天禄抬头看了凌然一眼,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又低头忙碌起来。

    今天的髋关节置换术,也是他准备拿去会议上炫耀用的。在国内,这样的手术能干净利落的做下来,就会被人翘大拇指。

    “凌医生……”薛浩初又喊了一声。

    纪天禄听的闹心,道:“小薛,你有事就忙去,凌然是你劝得动的?”

    薛浩初愣了愣:“得,是我膨胀了。”

    “可不是吗?”纪天禄哈哈的大笑了几声,又放低了一些声音,道:“凌医生要是没有随时随地做手术的想法,你以为他是怎么练出这身技术的。”

    纪天禄的逻辑太通顺,以至于薛浩初立即被说服了。

    转瞬,薛浩初甚至有些羞愧——自己推三阻四下的,可不是浪费了凌然的时间。

    再看凌然一脸渴望的望着手术的样子,薛浩初心生不忍,开口道:“凌医生,不如……”

    “小薛啊。”身为主任医师,纪天禄虽然年轻,也是个人精,锐利的眼神一瞥,就知道薛浩初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纪天禄不得不提醒道:“别太膨胀啊。”

    “哈?”薛浩初有点晕,我是在你的建议下要改变的啊。

    纪天禄却是哼哼一声,道:“你还记得凌医生之前的速度吗?你给他放开了,你信不信他能给你把病床塞满了。”

    薛浩初听明白了,转瞬就心虚了。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总共180张病床,现在剩下的不到80张,不是剩下100张病床给塞满了,而是祝同益为了体现良好的医疗环境,将三人病房全部给撤销了,剩下的大部分病房有一半是单人病房。

    所以,研究中心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床位,而以凌然满负荷做跟腱修补术的状态,最快是30分钟就能完成跟腱修补术……

    薛浩初不寒而栗。

    凌然要是把病床给填满了,祝同益回来以后非得杀了他……薛浩初不可。

    薛浩初连连摇头,不敢多言。

    纪天禄却是看着凌然,笑一笑,道:“凌医生,你以前做过髋关节置换吗?”

    “没有。第一次看。”凌然实话实说。

    “那要不要给我做助手试试?”纪天禄自己的助手是研究中心的主治,水平一般,技术一般,长的也一般,属于没什么推动力的类型。

    凌然立即点头,就算得了系统,他也是年轻医生一枚,做助手再正常不过。当然,要是有主刀的机会……髋关节置换他当然不敢,但若是有懂的手术,他自然还是乐意做主刀的,现在退而求其次,做做助手也蛮不错。

    “我去洗手。”凌然刺溜的就出了手术室。

    再回来的时候,凌然扎着胳膊,一身洗手服帅的像是自带背光似的。

    原来的一助被替换了做二助,二助只能站在旁边做观众了。

    事实上,原本的一助也不是什么高手,充其量就是跟过几次手术的普通医生,虽然不太情愿的让出位置,却也不敢反抗。

    他在示教室里看凌然大发神威的场景,也不过就是几十天前的事罢了,而在医院里,只有弱鸡们的地位是由职称决定的,有技术有潜力的医生,就是会高人一等。

    “怎么做?”凌然站到了一助的位置上,开口就是很不高人的一句话。

    纪天禄却是被逗笑了,态度和蔼的道:“你先做抽吸……”

    这就属于两人磨合的状态了,凌然于是跟着纪天禄的命令执行,慢慢的就算是将髋关节置换的步骤,给了解了。

    站在一旁看,与实地参与的感觉是不同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医生都争着抢着上手,哪怕上手做的是打杂似的活,但学手术的速度就会更快更准确。站在助手位置上的手术视野,也要比伸着脖子看好的多。

    在做髋关节置换最早也最强的梅奥诊所,骨科的住院医们在短暂的熟悉后,上手就是跟着做髋关节置换,也就是凌然现在做的事。

    无他,梅奥骨科做的最多的手术就是髋关节置换,不让住院医上手,就没有人上手了。

    所谓的高级手术,高端手术,到了一助的层面,也就不怎么稀罕了。

    高级手术的一助,既可以做高级的事,也可以做低级的事,全看主刀怎么安排。

    凌然现在就做着低级的事,却是做的兴高采烈。

    薛浩初一直站在旁边看,却是渐渐地看的羡慕起来。

    做一名纯粹的医生,始终是医生们的一个追求,薛浩初也不例外。然而,做一名纯粹的医生,也是最不容易的一件事。

    医生之路上的诱惑太多了。

    或许做一名纯粹的蠢材是容易的,但是,纯粹的医生却要求全身心的投入,优秀的技术,大量的资源和不错的运气……

    薛浩初望着凌然,不由想:做凌然这样的医生,说不定还真的会很舒服,不像是我,每天都要和各种各样的领导打交道,动不动就要与一些三甲医院的行政科主任称兄道弟,被人家以小老弟的称呼捧着,实际上,却只是借了祝同益院士的势,真的是……过于安逸了。

    薛浩初想着,不由的又抖擞起来,心道:等我以后独立了,做了院长什么的,就要招募凌然这样的医生,简单,纯粹,有原则……

    “大王叫我来巡山……”

    凌然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麻烦帮我接一下电话。”凌然俯身操作,眼睛紧紧盯着纪天禄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变化。

    巡回护士惊喜莫名,立刻去掏凌然的兜。

    “在上面的兜里。”凌然道。

    “哦。”小护士眼中泛着光,将凌然的手机拿了出来。

    “用免提吧。”凌然就像是在自己的手术室里一样。

    小护士迟疑了一下,还是放到了免提状态。

    “凌医生,凌医生,我拿到奖牌了,全国田径冠军赛,我是铜牌!我拿奖牌了,不用退队了!”铁饼少女何秀芳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来,震耳欲聋。

    正在做手术的纪天禄都停了下来,给何秀芳做的跟腱修补术,正是凌然主刀,纪天禄助手的,因此,纪天禄更知道何秀芳的跟腱状况,不由自主的问:“这么快就恢复好了?”

    凌然反而不甚惊讶,道:“何秀芳是跟腱不完全断裂,恢复状态是会更好。恩,何秀芳,你的跟腱好好吗?”

    刘威晨都准备参赛了,何秀芳参赛就不稀奇了。

    电话另一端,传来何秀芳的哭腔:“我的跟腱好的,好的很,比以前还好。”

    运动员长期高负荷训练,带伤比赛都是常事,反而是做了手术之后,何秀芳休息的更充足,训练的更完善。

    “何秀芳,你有空可以来我们中心复查。”纪天禄提出建议。

    “恩,不光我来,我队友也要来,教练给领导说了,我们市田径队的都要来!”何秀芳说着又呜咽起来:“我得奖牌了,不用退队了,我和队友们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