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58章 断筋

第258章 断筋

作品:《大医凌然

    “小周今天干的可以的。”

    “老左算是露了一手啊。”

    “你们说,我要是上了电视,说不定还蛮上相的。”

    小医生们肩挨着肩,各自扶持着,慢吞吞的往办公室走。

    快到办公室的时候,所有人的步伐,不约而同的加快了。

    等凌然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群人都已钻进了休息室,将一线休息室和二线休息室都给占满了。

    休息室是给值班的医生用的,偶尔有医生想要午休之类的,也是可以睡一下的。当然,医生们实际上都没有午休时间的,所以休息室在白天大部分都是空着的。

    今天就是一个例外了。

    应对这样的抢救手术,所有人的压力都很大,抢救时的劳动强度也非常大,到了现在,参与抢救的医生都觉得疲惫起来,争着抢着的将床铺给占满了。

    刚才勾肩搭背的情谊,瞬间就被平整的硬铺面给打败了。

    周医生也只是挥舞一下自己收藏的枕巾,笑道:“脚快有脚慢无啊,办公室里眯一会吧,下午还要忙呢。”

    凌然默默的点点头,用手抓着自己的斜方肌,让它松弛了一下,再看看自己的手,技能药剂的持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以上呢。

    这么长时间,要是用来睡觉的话,是毫无意义的。

    “小吕。”凌然招招手。

    吕文斌颠颠的跑过来,像是成年豺狗给小狮子报道似的。

    “去手术室找一找,有没有tang法,断指或者断跟腱的患者。急诊室没有的话,就问问手外科,我准备一下,10分钟以后上手术。”凌然的命令简单明了又莫名其妙。

    吕文斌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凌然,道:“老大,就算是以你的风格,这个要求都有些奇怪了。”

    临时找手术做,还要求10分钟,在医院里确实是非同寻常,病人也不是大西瓜,不可能你想切就切的。

    凌然想想,也觉得不容易,遂道:“你先问一遍,我也找霍主任。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就请霍主任出马。”

    在云医,霍主任是具有机器猫属性的,再非常规的事情,落在他手里,都有实现的可能,当然,某些时候可能就是曲线救国。

    吕文斌稍稍放心了一些,赶着去找人了。

    专业科室的手术都是安排好的,有些病人甚至会提前数日乃至十数日的与医生沟通,通过关系来确定某位强力医生的情况也不少见。

    但在急诊科里,想要确定的安排某位医生是没什么意义的。

    断指再植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虽然大部分医院是由骨科或手外科的医生来完成这项工作,但患者也不一定能得到完备的医生说明,更换医生也是常见的情况。

    反而是跟腱断裂术有稍微多一些的选择空间,但在医院里,新鲜跟腱断裂术之于普通医生,并没有太多的诱惑力。

    吕文斌飞速的找了一圈,又将急诊科的四个手术室的排期表都查了一遍,再找了手外科的手术单和骨科的手术单,才找到一名符合要求的病人,却正好是一名跟腱断裂的患者。

    这是一名白领模样的年轻人,单独前来就医,被安排到了2个小时以后,再进行手术。

    对于新鲜跟腱断裂术来说,稍微等待几个小时甚至几天都是有的。2个小时只能算是提前做了手术准备而已。

    吕文斌立即通知了凌然,凌然再喊了霍从军,骨科就去通知了病人了。

    实际上,这名病人原本就是急诊科转给骨科的,凌然如今做手术非常挑剔,断指两根以下的都不做,断指两根的还得看时间,以及断的位置,中指指节以下的都铁定没什么机会了。

    对于新鲜跟腱断裂术,凌然愿意做的就更少了。难度毕竟是要低一些的,手术时间还短——倒是今天的情况,显的颇为适合。

    骨科医生们也无所谓,对他们来说,新鲜跟腱断裂术既没有挑战性,也没有什么上升的价值——大部分医生都没有成为运动医学专家的目标,那是一项压力非常大而成功者非常少的工作。

    大部分医生面对新鲜跟腱断裂术,就是将之当做一次肌腱缝合,而且是人体最粗大的肌腱缝合,难度小的要命。

    不过,骨科医生们都听说过凌然给刘威晨做跟腱修补术的故事,经过霍从军的劝说,不仅让出了手术,而且实时给予了围观。

    凌然只是洗漱并换内裤的时间,就敲定了跟腱修补术,亦是非常满意。

    他穿了一条纯新的内裤,且是45元一条的高价货,再套上消毒后的洗手服,直接来到手术层,进入骨科的手术室内。

    断了跟腱的小白领正在与提前进入手术室的骨科医生们聊天,看到凌然,以及跟随而来的另几名医生,立即脑袋乱晃着的问:“凌医生,你真的给刘威晨做过跟腱缝合?”

    凌然点头说“是”,同时检查小白领的核磁共振片。

    他之前都是大师级的核磁共振阅片(四肢)能力,如今在技能药剂的影响下,直接提高到了完美级,再看小白领的脚部片子,简直是无数的细节映入。

    “再帮我在电脑上放一下片,给我看看数据。”凌然对巡回护士说了一句,就站到了电脑前。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技能药剂的剩余时间固然只剩下30分钟不到了,但对凌然来说,读片依旧是首选。

    核磁共振片的信息提供能力是极强的,而且,大部分的信息都不是提供在打印出的片子里的——如果要将所有信息都打印出来的话,纸张能堆满房间。

    事实上,核磁共振得到的是数据,片子只是将数据处理了以后,方便医生来的内容。

    所以,强悍的影像学专家,在原片的时候,都会参着数据来读的。

    一些影像学的学生读书读到博士,依旧在哭的原理也在于此。

    当然,读数据是非常反人类的事,仅就核磁共振的采样来说,需要了解梳状函数、矩形函数、离散傅里叶变幻、洛伦兹-高斯窗函数以及其他各种窗函数。

    简而言之,读书的时候看见“洛伦兹”此君就觉得头大的孩子,就不要报考影像学专业了,越往上走,洛伦兹越欺负人。

    躺在手术台上的小白领扭捏着,被一群医生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要不要这么多人啊。”小白领有些不安的抱怨着。

    “如果不是今天有这么多人想看凌医生的手术,你就只能由我来操刀了。”被替换下来的是骨科的主治医生孙某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主治医生,但还是有一点点傲气和比较心理的。

    “我也不参加奥运会。”小白领呵呵的笑两声,看着凌然转过头来,趁机问道:“那个……凌医生,我的跟腱和刘威晨的有啥差别?”

    凌然看了小白领一眼,对护士道:“掀起来一些。”

    护士于是将盖在小白领身上的手术洞巾掀了起来。

    凌然低头看看,道:“刘威晨的比较长。”

    小白领面对护士,脸刷的红了:“开……开玩笑哈。”

    “不开玩笑。”凌然看看小白领,道:“刘威晨的长度是平均长度的两倍,你大约只有平均长度的三分之二。”

    “我……”小白领突然有些反应过来:“你说的是跟腱?”

    “你问的不是跟腱吗?”凌然莫名其妙的看向小白领。

    小白领愕然:“我问的是,我就是听着不像。”

    “感觉脑子有点糊涂。”凌然说着对吕文斌,道:“测一下。”

    “哦。”吕文斌按照习惯,问:“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李洲。”小白领回答。

    “年龄。”

    “29。”

    “自己记得跟腱是怎么断的吗?”

    “被高利贷追砍,断掉的。”小白领李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唏嘘的像是49岁似的。

    吕文斌愣了一下,稍微转移了一下询问的方向:“为什么借高利贷?”

    小白领李洲惨笑一声,注意到四周医生们的目光,不由倾诉欲大增:“准备结婚,女朋友说要30万的彩礼,我说太多了,女朋友说可以还一半,主要是好看,她表姐什么的出嫁,都有20多万,她读了大学,不能比中学毕业的表姐们的彩礼还少。我说没有,她就说俩人一起贷款,后来出了彩礼,婚礼之类的钱又不够了,就只好继续贷小额,最后还不上,高利贷的来追我,我就跑,结果从台阶上跌下来,跟腱就断了……”

    吕文斌的脸都黑了,就连凌然都被这个故事给吸引了,问:“所以,跟腱就是摔断的,不是割断的?”

    李洲愣了一下,道:“是摔断的……”

    “所以你刚才在故意提供错误信息?”凌然叹口气。

    “怎么是故意……不是,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我老婆跑了啊,说好还一半的,她拿去买包买口红,我一个人的工资还利息都不够……”

    “能做全麻吗?”凌然怀疑的问麻醉医生:“要不要请神经科的人来会诊?”

    “不用。”麻醉医生笑了:“不过,我倒觉得挺有意思的,咱们要不半麻了好聊天?”

    “全麻。”凌然额外多解释一句:“他的信息错误率太高了,容易误导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