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54章 抢救

第254章 抢救

作品:《大医凌然

    “姜力,姜力!”

    几个人边喊边从诊室外冲了进来,一名男护士主动上前,将人给拦了下来。

    “我们是姜力的家属,姜力!警察,我们是警察家属,受伤的警察。”

    被拦在门外的几个人慌忙的解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声音里带着紧张和不安。

    正在检查准备工作的霍从军在里面听到了,喊上凌然,道:“你跟我出去看看。”

    他最担心的就是凌然不会处理医患关系,尤其是不懂得与病人家属的交流,因此,霍从军之前就专门带着凌然,去见病人家属,给凌然做家属谈话的普及,这一次的情况显然要更复杂一些。

    凌然没什么要做的事,“哦”的一声就跟上了。

    他的任务原本就是堵血管罢了,如今人都没到,自然也没有血管好堵。

    出了门,霍从军首先对要冲入诊疗室的几个人道:“姜力不在里面。”

    刚有些平静的家属登时不愿意了:

    “怎么会不在?”

    “是说送到云医的。”

    “医生,你不要骗我们!”

    霍从军声音不大,也不管他们听得到听不到,再道:“姜力还在路上,我是云医急诊科的主任霍从军,我们正在做抢救前的准备,时间紧迫,你们有什么问题。”

    家属们为了听到霍从军的话,不由的降低了声量。

    “我们能不能进去一起等。”家属中,年纪较大的女人问了一句。

    “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的,你们会干扰到震颤工作。”霍从军只考虑了两秒,道:“你们……可以出两个人,自己选吧。”

    如果是普通的急救任务,他是不会如此轻易的松口的,尤其是抢救室,肯定是不允许家属进入的。但是,今天的抢救必然是非封闭的,到时候记者说不定都会进来,没道理将将家属给拦在外面。

    家属们稍稍有些冷静下来,匆匆的做出决定,由病人的母亲和未婚妻入内。

    “您贵姓?”霍从军领着两人往里走。

    “免贵姓陈,陈芳。”警察的母亲回答。

    “陈女士。”霍从军说着,目光再看向病人的未婚妻。

    未婚妻有些微胖,是个圆脸的姑娘,此时大大方方的道:“我叫王怡,在四中工作。”

    “王老师。”霍从军点点头,将两人带入,但不让她们再往里走,只道:“我们现在还处于准备状态下,一旦姜力送到,我们就会尽可能快和准确的展开治疗,你们不要太着急,另外,你们要尽可能的保持安静,不要让我们把精力用在你们身上。”

    “我们明白。”陈芳的头发花白了,用手绢擦眼泪。

    “治疗开始的第一个小时,我们称之为黄金时刻。这个小时内,医生做出的决定,是至关重要的,允许你们进来,不代表说你们可以干扰治疗,如果你们这样做了,我们会立即请你们出去,你们明白吗?”霍从军看着两人,神色严肃。

    “明白了。”仍然是陈芳率先回答。

    她的准儿媳妇王怡也轻轻点头。

    霍从军这才回转,继续分配任务。

    凌然跟着他,略作沉思。

    “听出什么来了吗?”霍从军问。

    “很强硬。”凌然道。

    霍从军点了点头:“实话实说是需要的,在需要的时候,强硬不是坏事。姜力是上级领导点名要我们全力救治的对象,不惜一切代价,等于说治疗药物也不受限制,不仅不受医保名录的限制,还不受进口来源的限制,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救治会相对容易一些。但如果不对家属强硬的话,他们一旦提出奇怪的要求,我们就会很被动了。先救命再治病!”

    “先救命再治病”是霍从军最常说的一句话,弄不好是要成为他的墓志铭的。

    然而,这句话真的思考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就像是霍从军所言的黄金时刻,指的是治疗开始的第一个小时,医护人员们做出的决定,是会延续到以后的,准确的说,就是会影响病人的预期寿命,也意味着黄金时刻的决定,可能是贯穿病人的生命周期。例如,是否截肢,是否进行侵入性的治疗,是否要做器官移植,是否要开颅,等等问题,会始终困扰医生和病人。

    医生的决定造成的影响越大,就越容易产生纠纷。

    譬如一名截肢病人,可能用好几年,甚至好几十年的时间思考:我当时如果不截肢的话,会不会更好。

    每个家庭都希望得到最好的结果,姜力的家人也不例外。

    在备受瞩目的情况下,姜力的家人如果希望用尽可能副作用小的药,要求不进行侵入式治疗,那怎么办?

    霍从军没少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许多人还没治好病,首先考虑起了药物和手术的副作用来,医生束手束脚,难免疏漏。

    此时尚处于准备阶段,对于霍从军来说,这也是准备工作的一部分。

    陈芳和王怡坐到了另一边的角落里,小声沟通,再用手机与家人交流。不长时间,又有几名记者在医政科的干部的引导下进入诊疗室,同样是架起了器械,默默不语。

    事故发生的地点距离云华有200公里,就是直升机往返都得一个小时了,市内的单位得到消息再赶过来,反而更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许多人都等的耐的时间,霍从军站了起来,带着一群人前出接机。

    凌然跟着霍从军快步出门,默默做着心理建设。

    他并没有掌握完整的急救技巧,在争分夺秒的急救中,他的任务首先是发现出血点,然后才是止血。

    事实上,凌然目前在急诊科里的功能很单一,除了做手术之外,他的拿手好戏就是徒手止血,平时也只用这一招,配合进行抢救,此外就是清创缝合。

    凌然这样的医生,要是派到二乙或以下的医院急诊科,想混出头还得费一番心思,但在云医这样的大型医院里,凌然准确的定位,却深受科室上下的赞许。

    云医急诊科是不需要万金油的,他们要的是能解决问题的医生,甚至不需要一名医生能解决多少问题,只要能解决一个问题,就是好样的。

    行车被从直升机里飞快的拉了出来,一路走,还一路的滴血。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脸色登时就不好了。

    这是流了多少血?

    跟着直升飞机来的,有永庆县医院急诊科的主任医师,此时亦是灰头土脸的道:“输了快20袋了,晶体全血都输了,压迫止血的效果不大……”

    “凌然?”霍从军大声的吼着,背景音是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声。

    “不可能全止住的。”凌然瞅了两眼,翻身上了平车,顺手解开一根手臂上的绷带,再剪开腹部缠绕的布条,将手伸过去,就在外侧按压,瞬间减少了出血量。

    但也就仅此而已。

    危机并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开腹探查。”霍从军等车推入抢救室,毫不犹豫的做了决定。

    凌然更不会反对,病人不知道被捅了几刀,没死都算命大了,一只手是堵不住那么多伤口的。再者,徒手止血本来就是权宜之计,对方没有被戳破动脉已经算是运气了,但持续流血到现在,也是非常危险了。

    “再建两条静脉通路。”霍从军检查了急救车上建立的三条静脉通路,就下了命令。

    普通人感冒吊瓶,可以视作是建了一条静脉通路,普通的急救病人,建立两条或三条静脉通路也就足够了,但对大出血的病人,五条静脉通路也不一定够用。

    小小的平床四周,围满了医护人员,以至于病人家属都看不到他的脸,只能从周围看到姜力破碎的警服的一角,以及大量的血迹和血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