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48章 龙章凤姿

第248章 龙章凤姿

作品:《大医凌然

    “凌然,你一会来做清创。”赵乐意顺着病人的意思,给指派了凌然。

    坐直升飞机穿香奈儿的富二代,他是懒得得罪的,再者,他也过了抢着做清创的年纪。

    凌然答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对他来说,清创同样是很平常的操作了,被指定更是寻常。

    “我叫田柒,因为排行第七,家里请了人给算命,说要简单的名字,才好养活,对了,田柒是大写的七字。”田柒说着抿抿嘴,她涂了显眼的红色的嘴唇诱人的动了动,又问:“你叫凌然吗?哪两个字?”

    “凌空,然而。”凌然回答。

    田柒躺着看凌然,多感不自在,就坐了起来,开口道:“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挺有意境的。”

    凌然不由的看了看田柒。两句诗不算生僻,一首是王安石的,一首是李白的,因为带着他的名字,凌然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被旁人叫出来就不容易了。现如今,会读古诗词的人意境很少了,打扮的如此时尚的女生却能顺口背诵,更是稀罕。

    当然,凌然遇到过不少喜欢古诗词的女孩子,他笑笑,道:“大家一般都喜欢用‘会当凌绝顶’。”

    田柒掩嘴笑了起来:“会当凌绝顶只能自己说,显的豪迈,用来说别人,就奇怪了。凌寒独自开挺好的,凌医生看起来就特高冷的样子。”

    凌然被说的愣了愣,他是常年被赞的,也被人变着法子的用诗词赞过,不过,田柒提出的思路,还是非常的……奇特。

    “你看,就是这样,我选的两句诗,也只适合别人来说,不适合你自己评论,对吧?”田柒大有顺着诗词一路谈下去的冲动。

    赵乐意不知怎的,听着田柒和凌然的对话,心里就塞的慌。

    他实在听不下去了。

    赵乐意想到自己当年追老婆时的场景,好像也没有这个女生田柒这么多的招。

    赵乐意再仔细想想,同样是医生,他觉得田柒的名字奇怪,人家根本就没有解释。凌然只是报名了,却立即听到了一通解释,然后又是一大堆的互动,而且是古诗词互动,什么鬼?

    遥想当年,赵乐意回想着自己青春年少的时光,那时候,自己似乎也想用才华来打动女孩子呢,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让自己开始吃泡面攒钱,就为了送前女友或未婚妻一个包呢?

    以那时候的工资来衡量,买一只古驰包都是要命的消费——赵乐意再看着凌然,又是一阵阵不服气:凌然这种年轻人,啥都没有,甚至连一份正式工作都没有,就可以骗着穿香奈儿套装的女生跟他聊诗词,凭什么?

    “把两张床移开,放里面。”赵乐意不愿意想下去了,看着行床到位,让人将田柒安置在了处置室里,并且占据了两张床的位置,从而独立享有一个操作间。

    比起病房,处置室要更吵杂一些,但设备更齐全。

    赵乐意已经不指望借此出头了。无非就是一个吃撑了的富二代,连个正经的病都得不了,已经没有什么能吸引赵乐意的东西了。

    身材好脸漂亮又如何,反正……人家也不用正眼瞧自己。

    赵乐意意兴阑珊的开了检查单,又道:“请普外的来会诊吧,他们都等急了吧。”

    小病是最没意思的病症,做的好了也不会受到嘉奖,做的不好却会被所有人记住。

    赵乐意现在开会诊单,就是邀请普外科的医生来一同背锅了。

    治好了一个吃撑了的富二代,没什么好骄傲的。

    要是漏了什么奇怪的疾病,那就一起烂在这绝望的沼泽吧——赵乐意的心中满是怨念。

    后续而来的领导们,对赵乐意的安排也没什么不满的。

    急诊科做出了会诊的判断,那就做一下会诊好了。

    虽然没有令人激动的,好似电影大片似的抢救场面,但对领导们来说,没有看到那火热的场景,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普外来的医生是否背锅,领导们居高临下,既看不到,也想不到,看到了也当看不到,想到了也当想不到。

    一名40许的普外资深主治兴冲冲而来。

    主任和副主任级的医师,还不太好意思就这么跑来急诊科。事实上,一般急诊科邀请的会诊,得到的都是住院医,偶尔才有没轮到手术的主治下来,这种已经到了可以评副主任医师的年纪的资深主治,等闲是不会来参加会诊的。

    这就好像大军出动,前面没有先锋,先锋前没有探马,探马前没有探子,孤军深入是很危险的。

    就像是现在,资深主治满怀着“一展医术全院知”,“一鸣惊人全市知”的希望,将赵乐意问的话又问了一遍之后,他的脸色就黄了,正是那种绝望的腌黄色。

    “先做个B超吧。”普外的医生神情萎靡。

    他是常年掏屎的普外医生,然而,吃撑的原因,是尚未变成屎的物质导致的,再要成形一点的话,就是普外的知识盲区了……

    但是,他能说什么呢?

    资深主治幽怨的望了赵乐意一眼,问:“开了吗?”

    他其实更想问:你丫为什么要申请会诊?

    赵乐意面带笑容:“B超开了,还没来得及做。”

    “那就做吧。”普外的资深主治叹口气,让人拉移动B超机过来。

    这时候,田柒的大助理站了出来,好声好气的道:“能不能请一位女医生来做?”

    “B超只是揭开腹部衣服而已。”普外的医生的眉毛挑了起来,转瞬压了下去,又道:“我需要亲自看一下B超的情况,才能做决定……”

    “请一位女医生来操作B超,你自己看结果应该也可以吧?如果你不习惯这样看B超的话,我们可以连线私人医生,请他们看过以后,告诉你结果。”田柒的助理是个三十来岁的精干女性,表面来看,颇有些女强人的意思,气势咄咄逼人,两句话就压住了普外的医生。

    “我去给你们找女医生。”普外男也不想参与会诊了。

    “多谢。”田柒礼貌的说了一句,多少弥补了一点普外男的郁闷。

    “我先给你清创。”凌然不准备继续耗下去了,想要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回家去了。

    田柒立即欣喜的捐出了自己的手指。

    纤长细嫩的手指,骨节均匀,指节分布均衡,只是左手的食指被开了条口子,还蹭掉了皮。

    凌然抓着她的指尖,轻轻的翻动。

    女助理担心的道:“你要缝好啊,可别留疤了。”

    田柒抬起头来,道:“白姐,给凌医生一点信心好不好。”

    女助理“哦”的一声,向后退了两步,转瞬溜走,去找云医的领导去了。

    不一会儿,霍从军,雷主任等一票云医人,以及后来的本地领导,都过来参观了。

    凌然不为所动。

    他是常年被围观的,心理素质早就锻炼出来。

    至于小手指的缝合,对他来说,更是有太多种方法来缝了。

    田柒望着凌然认真的侧脸,见他举止若定,不由满眼的欢喜,脑海中想起古人对名士仪表的赞美:萧萧肃肃,爽朗清举,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缝好了。”凌然检查了一下,习惯性的让出了包扎任务,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