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47章 我要他

第247章 我要他

作品:《大医凌然

    “这次是哪个保险公司派的飞机?”主治医生赵乐意站在杜主任身后,好奇心颇重。

    霍主任瞅他一眼,道:“就非得是保险公司派来的?”

    “没保险谁坐啊,一趟得三四万吧。再说了,有钱人的保险都全的很……”赵乐意说着注意到了霍主任的嘲讽脸,讶然道:“不会吧,真是自己叫的直升飞机?啥情况?”

    “腹痛,另外有外伤。”霍主任回答。

    赵乐意的表情严肃起来。腹痛说起来简单,在医院里可不简单。

    普通的腹痛可以是吃坏肚子了,也可以是大姨妈要来了,还有可能是肠梗阻或阑尾炎,更复杂一点的,更危险的病症就多了,对急诊医生来说,最麻烦的是有寄生虫病,尤其是非本地区的寄生虫病,病程和症状实在是千奇百怪……

    赵乐意是主治大夫,等病人到位了,是要他来率先接诊的,其他副主任和主任们,只会站在他的身后查遗补缺,高屋建瓴,等最终症状确定了,才会挺身而出,一锤定音。

    至于前面的试错部分,自然要由主治医生来完成了。

    对于这种自己坐得起直升飞机的病人,主治医生的心理压力相对要更大一些,尤其是“腹痛”这种病症的诊断,弄错了丢脸都算是小事,弄不好,自己在院领导乃至上级部门的眼中,就会变成:那个错诊的医生。

    “一分钟。”医政科的雷主任也来了,看了看手机,喊了一声。

    作为行政科室的老大,雷主任日常迎来送往,并不会都在楼顶吹着凉风等待的。

    在云医这种医院里面,普通地县的处级干部,上来看病,都不会引的雷主任傻等——赵乐意想到这茬,表情就更加凝重了。

    一架直升飞机缓缓的降落了下来,扫的屋顶尘土飞扬。

    等风稍小一点,一名男护士,一名女住院医就推着架子床往前奔了上去。

    霍从军看的就点头。

    在医院里,男护士是个宝啊,尤其是急诊科这种地方,能用得上牲口的地方就能用得上男护士,不管是搬人也好,搬物也好,都是男护士更好用一些。

    就是医生,在照顾病人方面,也没有男护士好使,别的不说,光是扎针一项,普通护士就能甩医生八条街去。翻褥疮什么的,更是男护士的拿手好戏——刚开始不拿手不要紧,很快就会被训练出来的。

    “香奈儿的衣服啊。”赵乐意远远的看着直升飞机里的人自己下飞机,再捂着肚子坐到架子床上,再轻轻躺倒,不由的啧啧有声。

    “这你都认识?”周医生被强迫加班以后,连说话都懒得说,谈到闲话才有了点兴趣。

    赵乐意带着点炫耀,道:“我老婆前些天刚买了一个香奈儿的包,贵的要死,你别说,包是挺好看的,就是贵,贵的要命。”

    周医生低头看看赵乐意脚上的莆田鞋,同情的道:“两个月的工资填进去了吧。”

    “不吃不喝都不够,还好最近给了奖金……唉,要是不给奖金,她也不买香奈儿啊。”赵乐意一边阐述着自己的心理变化,一边看着靠近的病人,道:“就我所知啊,香奈儿的衣服可贵,穿这种衣服的人,都要穿当季的,你说说,光是衣服就得五六万,鞋又要一两万,普通饰品好几千上万,随便搭配一下,就奔着10万去了,再要换洗衣服,得多少钱一年?”

    “这走过来的就是个小金人呗。”周医生笑了,稍停,又挑眉道:“还长的怪漂亮的。”

    “真是哦,刚看轮廓,感觉挺精致的啊,估计是什么知名化妆师给弄的,给明星做个头发几千美元的你听过没?比在我们院里做个开颅都贵。我说,现在的明星,真该洗洗脑子……”赵乐意接着又忍不住道:“看样子不像是明星哦,小十万的衣服穿身上,你说是什么感觉……”

    “赵医生……”霍从军的声音沉沉的穿了过来。

    霍从军的声音是赵乐意非常熟悉的。

    赵乐意甚至能从霍从军的语调中,分析出他现在的心情。

    就比如此时此刻,霍从军的声音,立即就能让赵乐意联想到数个场景,那时候,霍从军似乎是在说:

    “仔细你的皮!”

    “信不信我能把你的皮整张扒下来?”

    “你是想捐皮吗?”

    赵乐意的嘴角渗出一丝惨笑,颤巍巍的细声回应:“主任?”

    “主任”是挑起来的问音,是对曾经的凶恶的霍从军的致敬。

    当然,那是七八年前的霍从军主任了,自赵乐意做到主治以后,他就很少见到霍从军用凶恶的语气骂人了,大约,是不需要了吧……

    霍从军看着推过来的病人,道:“仔细点……”

    “是。”赵乐意自己紧了紧皮,快步向前迎了上去。

    直升飞机的旋翼掀起的风,相隔老远依旧能感觉的到。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赵乐意,你是田柒,对吗?”赵乐意上前接诊,并不用等后面的领导们。这是急诊程序,不可能让伤员听着领导们的一一汇报。

    “对的。”田柒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正如赵乐意所言,妆容精致,有长长的不知真假的睫毛,有长长的不知真假的头发,有长长的应该是真的长腿……

    “那田柒,你具体是哪里不舒服?”赵乐意有些奇怪她的名字,没好意思的问出来。

    田柒微微皱眉,道:“我就是肚子疼,还有,手也伤到了了。”

    赵乐意一眼看到病人手指的小绷带,卷了两下,看了看伤口,问:“是用水果刀削到的吗?”

    “是起子。”

    “起子,哦,那一会给你做个清创。”赵乐意说着就不理会那小伤口了,问:“肚子是怎样的疼法?绞痛?一阵一阵的疼?刀割似的疼?一阵一阵的疼,还乱窜?”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医院的领导则与后下机的陪同人员握手,寒暄。

    田柒用完好的左手按了按肚子,道:“胀。”

    “胀?”

    “是,一鼓一鼓的……”

    “哦……鼓胀感?强烈吗?”赵乐意做着基础的问诊,头脑里拼命的思考着。在往处置室送的路上,是他最大的机会,等到了处置室或抢救室内,他就必须对病人的情况做出分析,并做出相应的决定了。

    这些决定中,固然可以是药物的使用,甚至开刀等外科手段,也可以是寻求相应科室的会诊,甚至是直接送人去相应科室,乃至于手术室。

    同样是腹痛,如果是肠梗阻或阑尾炎的话,那他就要做出决定,是可以姑息治疗,还是立即送往手术室,是否要请普外科会诊,相应的,如果是其他类型的感染,也有内科诊室的医生可供选择。

    但是,相比分诊这种理所应当的工作,若能直接治好病人,才是最厉害的。

    赵乐意心里不断的做出分析,并提前猜测:这种身份的病人,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吃坏肚子,最复杂的寄生虫情景也可以暂时排除,腹腔肿瘤是许多年轻人忽略的情况,一旦出现,也可能导致鼓胀,若是有腹水就更糟糕了……

    赵乐意一边想,一边问:“昨天和今天吃了什么?”

    “在法国吃了生蚝,在意大利吃了肉饺,红酒,甜点,还有当地的芝士和鱼,在土耳其吃了肉丸和蔬菜汤,中午在的时候,在飞机上吃了德国红肠,总共五六片,但非常好吃,回到云华,我吃了一碗线面,加了鸡蛋,还不错……”田柒掰着指头计算。

    赵乐意咳咳的道:“就告诉我昨天和今天的食物。”

    “昨天就在法国和意大利用餐了,今天才开始去土耳其,我的助理有具体的行程安排……”

    “唔,所以是,你两天去了三个国家,加上中国是4个国家?”

    田柒点点头。

    “咱们先检查消化道。”赵乐意只觉得好生无趣,一群人飞奔接机,竟然是接了一个吃撑了的富二代。

    田柒却是点点头,又紧张的问:“那我的手指呢?”

    “手指你说是用起子伤到的?”

    “是,朋友送了日本的生蚝过来,让我对比一下法国的生蚝。结果我自己翘生蚝的时候,弄伤了手。”

    “唔……我一会给你处理一下……”

    “他是医生吗?我要他给我做。”田柒手一指,就点向凌然。

    赵乐意看都不用看,用鼻子想都能想到富二代指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