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42章 无疤者

第242章 无疤者

作品:《大医凌然

    减张缝合做起来比普通缝合要慢多了。

    先用0号线做的减张部分,不仅是分成多段来缝合,而且每段都要注意到入针和出针,具体的入口和出口,都要考虑皮肤的张力和针距来决定,针针都要落在皮内与真皮之间……

    除此以外,对齐皮缘也是非常困难的事,受伤的皮肤并不总是平滑的,有时候还有皮肤缺损的情况出现,在对位的时候就更困难了。

    但是,不将它们对齐的话,减张缝合就没有意义了,如果最后得到的是皱巴巴的皮肤缝合的话,还不如用普通的间断或连续缝合法。

    急诊室里的小医生,用普通手法缝合一个几厘米长的伤口,清创不复杂的情况下,十多分钟就能完成,好包括了前前后后的各种啰嗦。

    凌然做隐性减张缝合,纯粹的缝合时间就要30分钟以上,呆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就做了3例而已。

    处置室里的实习生们,很快就将注意力给转移开了。

    对云医这么大的急诊科来说,两小时三例清创缝合,大家还损失的起。

    倒是周医生看了一圈,过了会儿,安排了一个小女孩过来。

    小女孩伤在了胫骨处,也就是小腿正面,伤口撕裂成了S形,快有5厘米的长度了,算是一个大口子了。

    她的父母都在身边想,父亲面带焦虑,风尘仆仆的样子,大约是刚赶过来的,母亲的美甲鲜艳,在空中不停的舞动:“都给你说要小心了,要小心了,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你看看,为了你,我和你爸的班也上不了了,都要跑医院里来……现在的医院,还都是死要钱,还医美?你们就直接说抢钱不就行了?”

    凌然在检查的时间里,小女孩的母亲就在喋喋不休的骂着人。骂小女孩的时候最多,然后是医院和丈夫,同时还不忘骂自己的老板和同事……

    凌然恍若未觉。

    对于旁人的话,如果不是专门针对他来说的话,凌然经常是充耳不闻的。

    从小时候开始,凌然身边就总是有人,会故意大声的发表言论,讨论某些事,传播某些八卦,如果凌然都要注意的话,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凌然耳边都会不得清静的。

    凌然的经验是,你总得用最快的速度,决定自己是否要无视掉某些人。

    就像是眼前的母亲。虽然她是病人的直系亲属,而且情绪激动,愤怒中藏着恐惧,恐惧中藏着忧虑,忧虑中藏着悲伤……但她说出来的话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情绪的发泄,是无效乃至于错误的信息。

    凌然首先是依照现实为基础,进行伤情的判断。

    没有伤到骨头,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为了加强判断,凌然还是抬头,问:“有拍X光吗?”

    “拍个屁的X光。”小女孩的母亲进门就抬着头,此时看着凌然的头顶,怒斥道:“以前的大夫一把就摸出好坏了,我要不是离云医近,我傻了才把人往云医送,你们就不能找个靠谱的人来?你们主任呢?我挂专家号不行啊?”

    周医生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做凌然对面,小声道:“病人家属反对拍X光,你看看……”

    “那就直接做清创缝合吧。”凌然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萌新了,在急诊室里不止一次的看到过类似的情况。

    医院是直面现实的小世界,这里有人会为了不排队,而挂500元一次的特需门诊,也有人会为了省100块钱,而不拍X光。

    拍摄X光是为了万全,换言之,不拍X光,就得承受风险。

    好在风险不是太大……凌然在椅子上扭动了两下,又起身做了个深呼吸,才重新坐下来检查。

    小女孩的母亲盯着凌然看了几秒钟,才收回目光,语气没有那么冲了,但还是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现在的医院真是要命,以前的诊所多好……”

    “我清创,你来麻醉。”凌然给吕文斌说了一声,就低头操作了起来。

    吕文斌咳咳两声,道:“家属出去吧。”

    “我不出去,我出去了,你们胡乱弄坏了怎么办?”做母亲的脖子一梗,手已经抓到了旁边的助力扶手上,做好了武力抗争的准备。

    没有一个医生或护士愿意跟她玩这个把戏,都低头当做没看到。

    父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出去等。”

    “嘿,你个窝囊废,你这会儿做好人了?你早干什么去了?”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尖利起来。

    小女孩呜呜的哭了起来。

    凌然只好停下手,等着女孩抖动的身体稍微稳定一些,才重新清创。

    女人也稍微有些累了,将挥舞的鲜艳的指甲停下来,问:“会留疤吗?”

    周医生带着歉意的看了凌然一眼,再对女人道:“你如果去医美科……”

    女人再次提起声量:“我都说了,我不去你们那个骗钱的地方……”

    “我是说!”周医生也稍稍提高了一些声音,道:“我是说,就算你去医美科,一厘米两三千块给你缝了,也不敢保证一点伤疤都不留的。”

    “你看你看,那你还叫我去那地方……”

    “在急诊给你缝合,是有可能……留疤的。”周医生看了眼躺在诊疗床上的小姑娘,声音放低了一些,道:“不过,凌医生的技术很好的,他刚才给病人做的叫减张隐性缝合,是可以减少疤痕的缝合法,和医美用的方法是一样的。”

    小女孩升起一丝希望,看向凌然。

    她伤在小腿正面,如果留下疤的话,以后穿裙子都不好看了。

    最起码,不要留下丑陋的大黑疤。

    凌然看看周医生,道:“皮下要用可吸收线。”

    按照医院的收费标准,可吸收线要比普通的丝线贵的多,进口货还不能报销。

    周医生点点头,道:“之后再说。”

    缝线都是有损耗的,他是主治医师,可以做偷梁换柱之类的操作,只要负责的小护士同意。

    在旁护士立即去拿线了,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凌然于是低头,继续做清创,并向小女孩解释道:“等麻药打好,我会先将你的伤口对齐,在两边采用减张隐性缝合法,隐性的意思是表面看不出针线来。”

    小女孩听的屏住呼吸,问:“看不出针线,就没有疤了,对吧。”

    她这时候说话变快了,听的出来,原本应当是个活泼的女孩子,只是在母亲面前,表现的极为压抑。

    凌然沉吟片刻,实话实说,道:“疤痕的产生并不是因为针线的原因,但是,用减张缝合法,的确能够减少疤痕的产生。”

    “还是要留疤?”小女孩反应的很快。

    凌然点头:“恢复的好,疤痕会少一点,但还是可能会留疤。”

    “去……去医美科呢?”女孩子小心的瞅了母亲一眼。

    凌然并无停顿的道:“还是有可能留疤。”

    女孩子失望又放松的“哦”了一声。

    “减张隐性缝合法之后,我会用皮内缝合。针走在皮肤内侧,同样不会有针眼。但皮内缝合的牵拉力比较弱,你必须要多加注意,完全遵照医嘱,才能减少疤痕的增生。”

    “那我要是全部……按照医嘱,能有多大的疤?”小女孩怯生生的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又缩小了一点,再问:“会有这么大吗?”

    “可能会更小一些。”

    “这么小?”

    “有可能更小。”

    “这么小?”

    “有可能,有可能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你怕我妈骂你,不敢说死了。”小女孩同样很有生活经验。

    凌然微笑了起来,漆黑的眸子在光线的反射下,闪耀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