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31章 不长记性

第231章 不长记性

作品:《大医凌然

    早上9点,吕文斌已是累的摇摇摆摆,考虑到他这幅样子让病人看到,并不能安心,凌然就很贴心的取消了今日的查房。

    吕文斌幸福的狂奔出门,生怕再有新的病人送上门来。

    一晚上不睡觉,对于住院医来说是家常便饭,包括灯塔国的住院医,也要度过睡眠不足的8年时光,然后才可以选择是赚大钱还是“做正确的事”。

    不过,正常的医生加班也只能加到一个白加黑,再继续下去……其实也是可以的。大部分的住院医揉搓揉搓,都可以坚持到34个小时。对医生们来说,白加黑加白都是可以接受的加班时间,超过36个小时才值得发朋友圈,否则容易被同行指责矫情。

    凌然昨天晚上喝了精力药剂,到现在为止,等于是工作了十六七个小时,也基本到了极限状态,再要继续下去,还得再拼一瓶精力药剂。

    对此,凌然决定,还是节省……不,是休息一下为好。

    精力药剂只有143瓶是小事儿,主要是除了吕文斌和晚上值班的住院医累瘫了,值班的护士小姐姐们也该回去休息了,再要继续手术,还得请早上来上班的手术室护士重新排班。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患者跟不上了。

    纪天禄作为40多岁上位的沪市知名骨科专家,打了十几个电话出去,也就是收来了9名的跟腱断裂的患者,后来又要来了三名断指的患者,才算是勉强坚持了十几个小时。

    作为一名看过数十篇相关论文的医生,凌然知道,沪市这种三千万人口往上的城市,一天也就能生产出来小两位的跟腱断裂病人,算上周边市县,他昨天应该做掉了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新生跟腱断裂患者。

    对于这座有两位数三甲医院的城市来说,他已经超量收纳了,再继续等下去,都难得到新病人了。

    毕竟,普通人断跟腱,主要还是集中在中午以后,打羽毛球和打篮球的业余运动爱好者总要到午饭后才慢慢活跃起来,工作日的话,晚饭后才是最多人的时候。

    凌然于是只多留了一个小时,检查了一番昨天的病人的病历,确认没有问题,才安安心心的打了辆专车回酒店——昨晚的手术费就多的花不完了,如果不是要多存点酸奶,凌然都准备打豪华车了。

    睡一觉到下午,凌然觉得昨日的疲劳完全恢复了过来,装好随身物品,就再次打车赶往医院,直奔纪天禄的办公室。

    纪天禄看到凌然的帅脸的时候,人都不自觉的向后躲了一下,可是自己的办公室,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凌医生来了。”纪天禄哈哈的笑了三声。

    “纪主任。”凌然嘴角挂着浅浅微笑,正襟危坐于椅子上,正是标准的乖巧坐姿。

    “恩……凌然啊……听说你昨天做了一天一夜的手术?别太辛苦了。”

    “不辛苦。”凌然乖巧笑。

    “财务有没有找你?手术费就按咱们研究中心的规矩来了啊,跟腱修补术一场大概是100多块,你别嫌少,我们和云医不一样的,云医的一级分配是50%吧,我们是四分之一,就25%,医生们也都说呢,到加工资的时候就不讲与时俱进了,但是没办法,就是这么个制度,你昨晚上做的有9例跟腱,那就是1000块了,其实也不少……”纪天禄感觉自己像是被关门打狗了,嘴里不自觉的就多话了。

    凌然微笑的等他说完,道:“我还没有接触财务,我想先接受采访。”

    “采……采访?哦,凌然,这个事,我想和你谈一下……”

    “我知道,我昨天没有做完手术,很抱歉。”凌然打断了纪天禄的话,很诚恳的道:“因为当时没有患者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都该下班了,我就暂停了手术,我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补全的。”

    “不是……”

    “最多两个小时,我昨天做了12例的手术,还差4例,如果全部是普通的新鲜跟腱修补术的,2个小时,最多两个半小时就能完成,不超过三小时。”

    纪天禄眼都绿了:“不用你补了,就这样吧,12个手术都要找的累死人了,我说真的……”

    “没有手术做了?”凌然的乖巧坐姿一下子垮塌了,陶萍同志当年培训他笑出符合社会期许的微笑可不容易呢,不能轻易浪费了。

    纪天禄“恩”的一声,故作严肃道:“除非正好有遇到的……”

    “好吧。”凌然才懒得听他的解释,见纪天禄确实很认真的阐述自己的观点的样子,就只能点点头,道:“那我联系回云华的飞机,晚上回去。对了,我应该可以去查一趟房吧,不用什么名目,就是单纯的看一下情况……”

    “你等一下!”纪天禄盯着凌然的表情,内心突然有点慌。

    凌然平静的看着前方,神游天外。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怀念云华的手术室了。云医的床位虽少,但是加床多啊,而且,断指再植总归是要耐做一点的,若是能遇到四指离断或者三指离断的病人,做五六个小时都没问题。

    相比之下,普通的跟腱修补术只能坚持半个小时,比tang法缝合都不如,入院的时间还更久。

    再者,断指再植是有神经缝合的,这样可以将新技能用起来,以后神经外膜吻合术与神经束膜吻合术配合着用,遇到小神经就用神经外膜吻合术,减少手术时间,降低创口的暴露感染几率,遇到重要的神经,或者时间充裕就用神经束膜吻合术,提高成功率,提高患者术后的生活质量……

    “凌然,先不要急着回去嘛。”纪天禄的语气放缓了。

    “不回去,没有手术做。”凌然的态度是坚定的。

    纪天禄真没遇到这样的医生。那些要求巨多的医生,一般都是年龄较大的中老年了,提出的诉求通常都很合理,比如要钱啦,要去KTV玩啦,要好吃好喝好伺候啦,要评奖要发文章啦,纪天禄就算自己不能满足,也能派人满足。

    但是,要病人这种……

    纪天禄用眼神盯着凌然,心里琢磨着:你这是威胁吧?你这就是威胁吧!你这样的威胁是没用的!

    纪天禄使劲的咳嗽一声,正襟危坐,道:“凌然,我今天还能再找五例跟腱断裂的患者,再多没有了。”

    “好。”凌然立即答应下来。

    纪天禄愣了愣,心中骂了起来:给多了,肯定是给多了。

    “那你再找记者来采访一次吧。”凌然很主动的道:“我昨天接受了四次采访,做了12例手术,你再找5例跟腱断裂的患者的话,就多采访一位补足吧。晚上可以再找3名患者,把差额继续补上。”

    纪天禄很费力的才听明白凌然的意思,脸都皱起来了。

    “没有跟腱断裂的患者,断指和屈肌腱断裂的也可以的。不用太死板。”凌然宽慰纪天禄,就像是他在云医宽慰霍从军的时候一样。

    太嚣张了!纪天禄心里想:咱再怎么说也是主任医师好吧,虽然咱需要你来给院士做方案A,但是你不能这样子索取无度啊……

    想到此处,纪天禄计上心来,道:“凌然,你累了一天了,也不能接着就做手术吧,你要不先回家休息两天……”

    “我不累。”

    “累不累,不是从你的主观想法上来的,得客观分析,再说,我们也有制度,你得有充分的休息……”纪天禄信口而言,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制度才没有这样的规定呢,医院都恨不得医生每天呆在医院里,所以才会有住院总的职位……

    “我可以证明。”凌然说着就去掏包,他出门的时候就做了准备。

    纪天禄连忙拦住他,道:“别做数独了,做数独只能说明你的大脑是清晰的,不能证明你的四肢的协调性如何……”

    “我知道,之前是条件不具备,我手边只有数独。”凌然一边说,一边撇开纪天禄的手,从包里掏出一个手臂长的隔热袋,拉开来,就见有蒸腾的……冷气。

    “老汤?”纪天禄莫名的有些高兴,猜想这是凌然拿出来的贿赂品吧,虽然有点奇怪,他本人也不会接受这样的贿赂品,但是,总算是有心了。

    凌然摇摇头,先是从里面取出两块冰袋,再取出一张手术巾,当面铺在纪天禄面前,再掏出一只带蹄的肘子,以及一套手术器材。

    不等纪天禄多说什么,凌然丢下隔热袋,拿出手术刀,划开猪肘,再用镊子配合,三下五除二的就掏出了猪的跟腱。

    “如何?”凌然向纪天禄展示白生生的跟腱。

    “我明白了,现在就打电话。”纪天禄感觉类似的话自己什么时候好像说过,却是没有什么印象了,不由拍拍自己的脑壳:实在是太不长记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