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228章 宝宝要回家

第228章 宝宝要回家

作品:《大医凌然

    手术室里,巡回护士放了李云迪演奏的李斯特。

    古典音乐的符号在空中雀跃,展现出钢琴曲异乎寻常的高贵,闪的吕文斌铺巾都掉地上去了。

    “咱们沪上的医院,现在都这么高大上的?”吕文斌撇撇嘴,知道钢琴曲是护士放给凌然听的。不熟悉凌然的护士,在放歌的时候,总是不约而同的首选古典音乐,颇为玄妙。

    巡回护士神色如常的笑一笑,再将最好看的左脸转向凌然,问:“凌医生喜欢什么音乐?”

    “都可以。”凌然轻轻的摇摆着身体,用手拍拍患者的小腿,再用手指按压,有点老中医的架势,实际上是做体格检查。

    凌然检查的颇为仔细,专精级的体格检查,说高不高,说低不低,非得相当认真,并配合辅助检查,才能做到心里有数。

    当然,这里要看不同医生对心里有数的划定。在地方医院里有不查血糖就做阑尾炎手术的奇葩,三甲医院也有切错了位置的主刀。

    在别人的地盘做手术,就得仔细加三级,这是王海洋带凌然出飞刀的时候传授的经验,凌然深以为然。

    不同的手术室里的格局不同,器械的厂家不同,药品的厂家也不同,就要多做预习和准备,才能应对特殊的情况,越是高端的医生越是如此,毕竟,低端的医生在自家手术室都是手足无措的,连正常情况都应付不来,每个情况对他来说都是特殊情况。

    凌然具有完美级的跟腱修补术,理论上能够应对大部分的状况,但是,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知道的应对方案越多,他考虑的也就越多。

    “行了,开始了。”凌然体格检查做饱,又瞅了一遍磁共振片,就伸手要了手术刀,一刀划开了口子,右手将刀丢开,左手的食指戳入伤口处,配合后来的右手一拉,手术视野就算是打开来了。

    吕文斌连忙跟着上钩子,然后以一助的身份站在凌然对面,帮忙拨拉各种组织,面带微笑。

    他也是旱了好些日子了。

    凌然今天还可以做主刀,他却只能做二助配合,也是着急的不得了。

    到了剪刀上阵,一块肌腱被剪掉拿走,吕文斌才吐出一口郁气似的,笑道:“总算切了个东西。”

    “恩,比刘威晨断的好一点。”凌然难得点评一句,心情愉悦的摇晃着身体。

    与领导和康复专家这种人说话实在是太累了,与在手术室里的愉悦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此外,阜远体育馆旁卖的内裤确实非常舒服,价格比云华的要贵一半,但凌然根本不在乎。

    有的是钱。

    凌然随着音乐,摇摇摆摆的,但将跟腱抓出来的时候,稳的像是胖子夹涮羊肉一样。

    带着血的跟腱被夹在半空中,粉嘟嘟的,稍微有点萌,用力拽两下,就能看到小腿肌肉都被扯动,凌然比划了一会儿,才找到一个较好的位置适合缝合。

    如果要抢时间的话,找一个差不多的位置就可以开始缝合了。跟腱恢复的时候,并不是按照医生设定的位置来成长的,所谓跟腱黏连就是如此,所以,凌然尽可能的寻找最佳位置的举动,在一些外科医生眼里,是浪费时间的行为,病人的收益很少,耗费的时间却很多。

    然而,外科医生是有自己的性格的,凌然就想拼一个完美无缺的位置,别说手术室里的助手和护士们管不着,示教室里的高级医生们也管不着。

    “看的着急。”

    “我觉得可以了。”

    “他是在给跟腱修眉吗?这个算是整容吧。给跟腱整容过分了啊。”

    示教室里的大大小小的外科医生们,偷偷的看着凌然的手术场景,很是欢乐。

    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院规就是这样,安排到了有摄像系统的手术室里,就有可能被抽查,这就要求医生们规范手术,随时做好被抽查的准备。

    而在具体的执行中,任何一名副主任级的医生,都是可以打开示教室和摄像系统的。

    在这种环境下,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外科医生们一边小心翼翼的操作,一边尽可能的避开有示教室的4间手术室,只要其他手术室有空位,一般的医生做手术都不会去那四间。

    不过,紧急手术或者手术室紧张的时候,就没什么选择的空间了。

    凌然不在乎有没有人看自己的手术,只要能第一时间用上手术室就很高兴了,因此,他的手术基本都是在有摄像系统的手术室里进行的。

    一些外科医生虽然嘴里不说,但都喜欢看凌然的手术。

    看别人的手术能增长经验,或吸取教训的,对于熟悉的术式来说,观看别人的手术,总是能够得到一些启发的。

    即使是级别较高的外科医生,除非是对跟腱修补术完全不感兴趣,否则的话,也愿意观看凌然的手术。行云流水的手术操作且是一方面,遇到不同的跟腱采用不同的手术方法,更是令众人大开眼界。

    跟腱修补术的方案很多,方案的改良方案和改良方案的改良方案就更多了,不同的医生通常都是学习几种术式即可,很多医生甚至只学习一种术式以应付该手术。但是,专业修习跟腱修补术的医生,看着凌然种类繁多的手术方案,那种见猎心喜感,是难以描述的,就好像一天做四份卷子的小学生,第一份卷子里的鸡兔同笼问题可以用金鸡独立法,第二份卷子还遇到就用吹哨法,第三份卷子再遇到,那就只能用砍足法了,第四份卷子要是再遇到变形的九头问题,那就不好意思,砍头法伺候!

    由此可见,比起只会做一种手术方案的外科医生来说,懂得多种外科方案的外科医生的心理要健康的多。

    他们是很难被重复的问题或病症所打败。

    自由思想自由使用,自由方案内心快乐。

    能留在骨关节与运动医学中心的医生,就算水平弱一点,想要学习的心是共通的。否则,研究中心比三甲医院的要求还高,工资还低,任务还重,晋升渠道还窄,不求上进是很难活下去的,就是曲医生,此时陪在几名体育局的领导身边,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望着屏幕。

    “你们这位凌医生挺有意思的。”马主任嘴上这么评价,心里是一阵的腻味。

    这种纯靠技术不懂政治的人是最讨厌的。

    “凌医生感觉挺享受的样子?”记者的问题就更感性化了,内心更是怀着些许的激动。

    长的帅的医生,要是再能有些正能量的特点,写出来的新闻稿都会变的受欢迎些。

    不等纪天禄等人回答,一名在示教室里看直播的女医生就道:“凌医生是特别有风度的医生,做什么事都有始有终,认真仔细,他是为病人高兴呢,能得到这样的医生的治疗。”

    魏记者听的一愣,怎么感觉像是在采访传销组织呢?

    魏记者小心翼翼的道:“您做出判断的依据是?”

    女医生“嘻”的笑了:“你们记者采访不是要素材吗?我给你素材你还不满意。”

    魏记者无奈:“你是随便说说的?”

    “你应该这么想。”女医生坐直了,认真的道:“如果你的跟腱断裂了,你希望在场的哪个医生给你做手术?我先告诉你,副主任级的医生,一般都不做这么小的手术的。”

    她一句话将副主任及以上的大佬们给撇出去了,剩下的主治医生和住院医们,就像是撇干净了血沫子的水煮羊肉,随便可以捞出来吃了。

    魏记者倒是觉得这个思考方向蛮有意思的,不由认真的琢磨起来,还在手里的本子上随意的写了两句。

    “韩医生,你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按那个红色的圆键,问凌然。”祝同益想要客客气气的处理与体育局的关系,但也是有些没耐心了。

    康复专家韩文林同志,心里的确藏着一肚子的话。反驳凌然的话,他都已经想好了,所以才积极的来到示教室来找凌然的手术直播看。

    但是,面对屏幕里,好似明星帅过明星的凌然,韩文林同志又有些心虚了。

    “再剩下一个病人了是吗?”同步手术室的音响里,传出凌然的声音。

    吕文斌回答:“就剩一个了,跟腱不完全断裂的。”

    “不完全断裂?没什么意思啊。”凌然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那就做完了?”

    “做完了。”

    “小吕。”

    “哎。”

    “你一会再出去找纪主任问问,看还有没有跟腱断裂的病人了,能送过来的就送过来。”

    吕文斌有些怯:“纪天禄主任吗?他感觉挺忙的……”

    “刘威晨的手术做完了,咱们就该回去了,今天不做,什么时候做。趁着天色还早,赶快联系各大医院。这么大的城市,每天都会有几例跟腱断裂的。”凌然催促着吕文斌,术野摄像机里看到的却是飞快打结的手法。

    吕文斌只好答应一声,再道:“我试试看,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给找来。”

    “也是。”凌然难得赞同了一声,又道:“那你再联系一下霍主任,就说我们准备返程了,可以开始准备手术室,安排断指再植的病例了。再问一下他病床空出来多少了,研究中心这边的病床都空了几十张……”

    康复专家韩文林同志听着这样的对话,迈出去的脚步都给收回来了。

    算了,和这样的年轻医生计较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