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医凌然 第四章 断尾续接

第四章 断尾续接

作品:《大医凌然

    大房间里,雷北沙执行着打八棒,给一个甜枣的理念,又安慰道:“实习的开始阶段呢,大家主要以观察为主,重视方法的学习,勤学苦练,又要劳逸结合。今天呢,主要是给大家做一个示范,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泡在练功房里,到时候,不想来都不行。”

    见雷北沙的态度转好,王壮勇连忙举起戴着白手套的手,问:“雷主任,这个白鼠的断尾续接,具体有多难,难点在哪里。”

    “有多难,这个怎么说呢。”雷北沙想了一下,道:“我描述一下啊,我们云华医院的手外科,除了有你们医学院的学生来实习,每年还承接近百名省内其他医院的医生来实践学习,这些医生到走的时候,能完成断尾续接,血流通过率95%的要求的,只有个位数。”

    学生们齐齐发出惊叹声。

    能到云华来回炉的医生,再弱也比从没上过手术台的医学生们强,有了这样的判断,再看白鼠的断尾续接,学生们就更起敬畏之心了。

    几分钟后,康久亮和凌然分别坐在了桌子两边。双人双目显微镜的物镜对着白鼠的尾巴,上方的机器两头,各自提供一对目镜给康久亮和凌然。

    “我们正常练习的时候,会将白鼠的尾部切成60到80段,我们今天的情况特殊,就少切一点。”康久亮将桌子侧面的麦克风打开说话的同时,就拿起了手术刀。

    “白鼠辣么可爱,别切它的尾巴了。”有女生藏在人群中,喊了一声。

    虽然猜她是开玩笑,康久亮还是认真解释道:“实验动物是我们医学院的无名英雄,大家以实验动物做练习,是为了提高技术,更好的提高人类的福祉。而在能力范围内,大家也要尽可能的利用好每一次实验机会,在能力范围内,降低实验动物的痛苦,所以,做练习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这位同学,你在做什么?”

    康久亮说话的功夫,就见凌然已经将麻醉后的白鼠尾巴,切成了几十段……

    “你说今天少切一点,我就切了42段,太少了吗?”凌然的手术刀闪着银光。

    底下的学生更是看的两眼放光,包括刚才说“白鼠辣么可爱”的女生,也兴奋的恨不得刚才动刀子的是自己。

    “切了就切了吧,接下来你要听指挥。”康久亮看着一堆的碎尾巴,总不能让他重新拼起来。

    不对,他们现在就是准备拼起来。

    “我先做示范。”康久亮左手持镊,右手拿起持针器,道:“我们现在用的叫显微医疗器械,很多同学大概没有接触过,特点主要是小巧,比如我们现在用的缝合线的粗细,只有人的发丝的十分之一……这位同学,对了,你叫什么?”

    “凌然。”凌然回答。

    “不喜欢说话?”

    “还行。”

    “以后就会爱说话的,外科医生做手术的时候,都是话痨。”康久亮在手术中,和手术前,明显变了一个样子。

    凌然“哦”了一声。

    康久亮憋不住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

    “因为无聊。”凌然回答。

    实习生们发出轻轻的笑声。

    康久亮愣了一下,问:“是我问的问题太无聊了?”

    “是因为外科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太无聊了。”

    “的确,做手术的时间长,确实很无聊。我们做一个手部手术,经常一做就是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的,就是你不想说话,旁边人也想说话吧。”康久亮不再纠结凌然的双关,一边说着,一边操作,似乎两个不干涉似的。

    至少在实习生们看来,康久亮手里的节奏,与嘴上的节奏是截然不同的。

    所谓熟能生巧,大约就是这样吧。

    凌然也在脑海中,熟悉着康久亮操作的细节。

    白鼠的断尾续接,说到底就是血管吻合术。

    将断开的血管缝合起来,需要在细小的血管截面上,缝合六到八针,从而保证血流通畅,不受阻碍又不渗漏。

    而在缝合的过程中,还要注意不能产生空腔和死腔。

    要说一个外科医生的技术究竟如何,其实就是看这些具体而微的关注点。

    像是断尾续接,手外科的医生训练两三年,总是能接上的,但是,手术后使用是否如常,是否有隐痛乃至于并发症,既要看白鼠本身的状态,更要看外科医生的操作。

    简而言之,就是缝合不易,缝好更不易。

    “我用的缝合方式,你认识吗?”康久亮自说自话的无聊了,直接向凌然发问。

    “是单纯间断缝合。”凌然并不多话。

    “熟悉吗?”康久亮问了一句,却是自问自答的道:“应该熟悉吧。这是最常用最简单的缝合方式了,也叫结节缝合,对吧?缝一针就打一个结,我在学校练手的时候,最常练的就是这种,你们呢?”

    “差不多。”凌然依旧回答的言简意赅,他望着康久亮的操作,脑海中是满满的信息在涌动,根本不想聊天。

    “那行,给你试试。”康久亮突然有点不爽了。大爷我很忙的好吧,辛辛苦苦的来给你们做示范,怎么连陪聊都不会。

    他原本是要多做几次吻合术,给凌然熟悉一下的,现在做完一个血管吻合,干脆就放手了。

    凌然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多想,说了声“好”,就抓起了持针器。

    康久亮眼睛一直都没离开目镜,此时却不由抬了抬头,瞄了凌然一眼。

    常言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对显微手术来说,拿起持针器来,手不抖是入门的基础。

    为了在直径0.5毫米的血管上缝合8针,他们此时用的缝合针,只有头发的五分之一粗细,普通人捏起持针器来,前端的针尖会不停的颤动。

    其幅度之大,在显微镜下,就像是在舞动似的。

    事实上,但凡是没有专门练过显微手术的医生,拿起显微镜下用的持针器,都抖的人眼晕,非得长时间的举着练习才行。

    一些医生为了练针,胳膊都要举肿掉。

    至于医学生……

    康久亮不由问道:“你们云华大学医学院,现在还练显微手术?”

    “我家里开小诊所的。”凌然说着编好的瞎话,显微镜下的针头,就冲着白鼠尾部的细血管去了。

    康久亮连忙集中注意力,却见白鼠的尾部血管,在显微镜下,动也未动。

    康久亮不由的挑挑眉。

    在显微镜下,血管都没有丝毫的颤动,说明未受丝毫的牵拉,这可就不是基础要求了,而是很高超的水平了。

    有的医生为了练这方面的技术,会将泡沫放在水盆中,再在泡沫上缝合打结,目标是泡沫不能有丝毫的移动。

    同样是缝合一根断指,如果以这样的缝合水平做下来,手指无论是恢复能力,还是未来的功能都要强上几分的。

    恍惚间,一个吻合点的缝合就完成了。

    康久亮甚至没注意到具体的时间,唯一的判断,就是至少比自己快。

    想到此处,康久亮连忙去看显微镜下的血管吻合处,只见暴露在外的打结处,都保持着相当的一致性,仅从外观来看,就令人赏心悦目,更不存在假结之类的错误。

    这是教科书式的血管缝合与打结了,完全挑不出一点错处。

    小诊所?康久亮抬头瞅了凌然一眼,心想:你们家的小诊所,得剁多少条手指,才能养出这样的缝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