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347 梦中惊醒

347 梦中惊醒

作品:《杀神崛起

    过了一会,赤泽从石台上下来,底下才慢慢响起声音来,而且大多都是讨论赤泽的。

    路飞看着赤泽,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自己从来没有和他交过手,也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但不知为什么,自己这个活了两世的灵魂就是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所有的自信在他面前都好像消失了一般。

    这是路飞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对一个年纪相仿的人产生这样的感觉。

    路飞正看着赤泽的身影发呆,却被旁边一声浮夸的叫声打断了思绪。

    “哎呦哎呦来晚了!那个大师兄!我来晚了哈哈!”

    这浮夸的语调、造作的嗓音,路飞不用看都知道是黄四郎。

    “切,这人,不喊一声大师兄好像别人不知道他跟他认识一样。”龙岩在旁边嘲讽。

    “你TM--”黄四郎听见有人嘲讽他,扭头正要骂,却见龙岩和路飞站在一起,嘴里的话一下子从嘴边咽到了胃里。

    “我告诉你们,今天大师兄可在这儿!”黄四郎虽然不骂人,可是狐假虎威还是少不了的。

    “滚你的蛋吧!”龙岩搡了黄四郎一把,“要恶心人滚一边恶心,狗东西。”

    龙岩这一推明明是冲着黄四郎去的,可谁知道黄四郎被推了一下之后,没有掌握住平衡,竟然向后倒了过去。

    他哎哎呀呀地叫着,倒下去后脑袋狠狠撞到了某个人的背上。

    那人纹丝不动,可依旧回头看了看。

    黄四郎从地上爬起来大骂道:“什么情况?你他妈不知道扶一下!”

    可那人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黄四郎,冷哼一声,一只手轻巧地将他提起。

    这人十分高大,比起盘山来都要壮硕几分,他站在人群里仿若鹤立鸡群,一身煞气令人闻风丧胆。

    “他不就是横山吗?盘山的哥哥,听说当年犯了大错被贬到外门,是今年最强的外门弟子,比赛结束以后就要到内门来了。”

    “横山谁不知道?如果他不走,现在内门局势什么样还不知道呢。”

    几人人小声说着话,横山冷眼看去,顿时一片寂静。

    “是他干的!”黄四郎自然也认得横山,手向后一指,想要把锅全甩给身后的两人。

    黄四郎的手只向后指,可并没有指对人。此时此刻,他的手指正直戳戳地顶着路飞的鼻梁。

    横山冷哼一声,将黄四郎扔在了地上。

    “下次动手注意一点环境,别打到了别人。还有你小子把表情和态度给我放端正点,别以为在这里我就不敢收拾你。”横山恶狠狠地说。

    四周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让开了一个大圈,生怕被这场斗争牵扯进来一样。

    一边是恶名远扬的横山,一边是名声大噪的路飞,虽然现在还没有爆发出矛盾,可这样的结局似乎就在眼前。

    “你小子这是啥眼神啊!”横山一把拉起路飞的衣领,却被路飞啪地打掉了。

    路飞没有动用一层杀之真意,也没有动用体内热流和护腕,而单单使用体内的内劲。

    “哦?先天初期?”横山眼底露出一抹不屑来,同他一起来的人哈哈大笑起来,“你先天初期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横山等外门弟子嚣张地笑着,可内门弟子们却一个也笑不出来。

    因为他们亲眼见过路飞和龙岩打成平手,整个石台都被他们狂暴的力量拆的粉碎,现在笑得出来的人,将来一定哭得很惨。

    路飞本不想挑事,可谁知道这横山和所有嚣张跋扈的家伙们一样令人心生厌恶,于是手上冒气淡淡的红色,赫然是一层杀之真意的红气。

    “好了!”石台上的杀手估计也已经看厌了,见两人迟迟不打,他高声喝道,“不打算了,别耽误后面弟子报名!快快快后面人跟上!”

    横山看了眼杀手,显然心里还留存着被处罚的阴影,可能是担心被直接踢出门去,他眼神里闪烁着不甘,最后还是让开了道路。

    “别让我再看见你!”横山指着路飞,说完大喇喇地向前去了。

    龙岩叹了口气:“这家伙还是这样子啊。”

    路飞看着横山的背影:“管他什么样子,下次他要是再这样,我不把他打出屎来,算他拉的干净!”

    龙岩摇摇头:“这家伙有些厉害,所以……你还是小心点。”

    “比你还厉害?”路飞问。

    龙岩点头:“比我还厉害。”

    “嘶--”路飞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光一个血煞门就碰见了这么多的高手,那整个新秀大赛得是多么残酷的赛事?路飞想着,一股兴奋从心头直冲脑门。

    强者越多我就越强!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们这些古武门派的力量吧!!!

    ……

    此刻,一片望得见昆仑山脉的茫茫深山内,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漫无目的地前行。

    无风无雨的天气,对这个小小的人儿,也是一种煎熬。

    孤独、寂寞、饥饿、思念……

    这些感觉就像冰雹一样,一颗一颗砸在她的头上,像无情的惩罚,让她一点一点失去嘴角仅存的笑容。

    “路飞……路飞你到底在哪儿…”

    这个小小的人儿正是周蓉蓉。此时此刻的她比起流浪汉来好不了多少,如果不是她的皮肤依旧滑嫩、秀发依旧乌黑、身形依旧婀娜、双眼依旧迷人,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认得出是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周蓉蓉手里捏着小小的白瓷瓶,对她来说,这里装着的不是药物,而是浓浓的悔恨和懊恼。

    “我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忘记把这个给他--他现在哪儿?他是不是得救了?还是说毒素复发,又倒在地上?他会去哪儿呢?他会去哪儿呢?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两行清泪流下来,冲掉了周蓉蓉脸上的泥印,却又多了两行泪渍。

    ……

    “蓉蓉!”

    路飞猛地从梦中惊起,他梦见了蓉蓉,她似乎走在一片荒凉的深山当中,远处是广袤的昆仑山脉,前方是另一处起伏的丘壑。

    她手里捏着一个小瓶子,似乎在叫自己的名字。

    蓉蓉…你怎么样了…

    路飞捂着额头努力回忆,突然被一声冲撞声惊了起来。

    龙岩兴冲冲地打开他的门,冲他大喊:“名单出来了,快过来看看你第一场对谁。”

    “什么时候开始比?”

    “今天就开始比试!”

    “怎么这么早?”路飞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这一次报名的人比较多,所以预选提前了。不过你不用担心,预选碰到的多是没什么本事的,像咱们这种水平,肯定能进前十,不对,前五!”龙岩自信地比出五的手势。

    两人跑到广场,见一个巨大的幕布被掉在石台中央,几百个名字密密麻麻列在上面,好不壮观。

    这些名字被分为五个赛区,各个赛区同时进行比拼,每个赛区依次晋级,选出十个人来。也就是说,血煞门的预选是从这几百个人里选出五十人,最后五十个人进行最后的选拔。

    “我在那儿!”龙岩朝最上方一只,只见他的名字和一个叫“王楠”的家伙连着,显示他们是第一赛区的一组。

    路飞努力地寻找自己的名字,查遍前三个赛区,终于在第四个赛区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和他对战的家伙名叫查扎辉,听上去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两人看完自己的场次和赛区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搜寻着自己的感兴趣的人的名字。

    路飞感兴趣的家伙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师兄赤泽。他迫切地想知道他是不是和自己一个赛区。

    “我的天哪!我的对手!!!!”

    一个离两人不远的家伙呐喊着,似乎他的对手是个来自地狱的修罗魔鬼。

    周围的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他的对手确实是修罗魔鬼--除了赤泽还能有谁?

    这个家伙垂头丧气地出了人群。

    “我打赌他绝对弃权。”龙岩肯定地说。

    路飞没有回应,只是默默看了眼赤泽所在的赛区--第三赛区,和自己不在同一个。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都在讨论最有可能的十人名单。当然,路飞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可惜他的排名并不靠前。

    “路飞,就是那个有二层杀之真意的家伙?他好像从来没用过啊。”

    “上次他和盘山、龙岩打过,看得出来,他最多用到一层杀之真意的极致,做不到二层。”

    “那这样的话,就只能把他排在第五。”

    “不行不行,第七第七。克他的人多了,谁说他和龙岩平分秋色就一定能进前五?我看龙岩这次都悬。”

    “这排名有点低吧,龙岩怎么说也是……”

    “距离上次排名过去多久了?年度排名要不是他的对手受伤了,他能当上第二?”

    路飞和龙岩相对无言地走着,这些话全都落入了两人的耳朵。

    “咱们门派,还有年度排名?”路飞突然有种上高中的感觉,排名来得如此频繁让他感到怪怪的。

    龙岩苦笑:“习惯就好,血煞门就是这个习惯。说实在的,就是因为门里经常排名,所以大家才会努力修炼,等到最后五十人大决赛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这个第二,确实名过其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