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338 你哭什么?

338 你哭什么?

作品:《杀神崛起

    路飞已经完全看透了万噬仇的心理,此时此刻他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你们一个杀手组织,损失了手下的悍将还不找我报仇,还要尽弃前嫌给出这么优厚的待遇,说明我对你们确实很重要。如果你只是收我进血煞门做个普通弟子,那倒无所谓,可今天你暴露了我的价值,我就自然有所要求。”

    除了那个三长老卫罗刻意挑刺以外,路飞一开始就看出其他人对自己的好奇。这种好奇从万噬仇给自己疗伤到给予优待,变得越来越清晰。

    万噬仇刚开始还绷着脸,看着路飞的样子,摇摇头,还是忍不住笑出来:“真是太像了。唉,如果风儿在,也一定会像你这么说的,你们都一样聪明……好!我同意你的要求!但我同样也要要求你做一件事。”

    “要求我做什么事?”路飞问道。

    万噬仇一字一眼地说:“和我订立血之契约。”

    “什么?血之契约是什么鬼?”路飞皱眉,一听这名字他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答应加入血煞门,还要求绝对自由,那如果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脱离了血煞门怎么办?我们不就白白为你做了嫁衣?所以血之契约就是防止你背信弃义的契约,用现代的话说,是一份效力百分百的合同。”

    路飞有点愣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做起事来极其周全,看来自己的小心思并不能如愿以偿。

    “放心,只是给我一滴你的血,没有任何副作用。他并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只是能够探测出你是否对血煞门有不轨之心,只要你心态端正,就绝对不会有事。和你要的自由并不冲突。”

    既然如此,那不妨试试,反正到时候自己不掺和进来就是了,只要不表现出反叛之心,就绝对不会有事。为了雪樱,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路飞毅然将手臂伸出。

    万噬仇伸出手指,指尖并没有挨到皮肤,只是靠真气一划,路飞的皮肤就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

    一滴鲜血流出来,万噬仇接过以后,领着路飞走出偏殿,进到无比庞大的正殿。

    正首巨大的石像高高耸立着,路飞将脑袋抬起九十度也望不到顶。他高高盘坐的样子,仿佛九穹之上降下神佛,那魄人的威严简直要压弯每一个前进的人。

    石像下面的巨大供桌上放着一个九龙青铜鼎,万噬仇走到巨鼎前,将路飞的那滴血轻飘飘地扔了进去。

    只见一团炽烈的火光从鼎里爆发出来,妖冶的光线顿时将整个大殿照亮。

    整个时候路飞才看清石像的样子,左中右首三个巨像,赫然是三个赤发獠牙的妖魔!

    “好了。”万噬仇看着大鼎里的焰火渐渐熄灭,对路飞说,“现在,你可以在血煞门修炼了。距离新秀大赛不远了,你可要加油啊。”

    路飞看着这宏大的殿宇和诡异的魔像,突然有种未入虎穴、却进狼窝的感觉。

    这血煞门听名字就很恐怖,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连供奉的神像都是纯粹的妖魔。

    万噬仇并没有发现路飞的异状,他拍了拍手,从石像后走出几个弟子装扮的年轻人。

    “门主。”几人惊惶伏跪在地。

    “好了,起来吧。”万噬仇指了指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精细能干的女孩,“苏敏儿,今天你不用打扫魔像了,带这位…新来的师弟住下。”

    这个女孩和路飞差不多的年纪,看上去有点胆小怯懦,但容貌却十分娇艳,白皙的皮肤、而且耳朵竟然尖尖的,活像个害羞的精灵。这让路飞不得不多看她几眼。

    苏敏儿惊异地看了路飞一眼,似乎诧异于他的身份,但目光与路飞稍一接触,就赶紧垂下头去。

    “是。”她低声回答。

    “好了,我有事,先走了。”临走时,万噬仇还不忘笑看路飞一眼,其他几名弟子都呆住了,要不是敏儿第一个伏跪,其他人恐怕都忘记了行礼。

    过了好久,万噬仇终于走了,几个弟子才爬了起来,他们一个个表情比吃了屎还精彩。

    “门主今天怎么了?他实在是太异常了!他居然笑了!你们看见没有!”

    “他今天怎么那么和蔼,我感觉我…我我我恋爱了…天哪…”一个女弟子捂着胸口。

    几个弟子感叹完,看着路飞,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一个男弟子好奇地问:“你是什么人?怎么突然成我们师弟了?”

    路飞说道:“我从现在起时血煞门的弟子,和你们一样,按理说,还应该叫你们师兄师姐呢。”

    “哎不用不用!”男弟子慌忙摆手。他可是看到了刚才门主对路飞的态度。

    别说一个弟子,就是管事那种身份,门主也从来不苟言笑,谁知道门主今天竟然对路飞这么客气,男弟子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让路飞叫自己师兄。

    “怎么称呼你啊,师弟。”男弟子有点谄媚地笑着。

    路飞着急去找血煞门的功法,因此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社交上,他只简单地报了名号,说自己还有事,就转身离开了。

    苏敏儿见路飞自顾自地走了,着急起来,哎了一声,连忙跑过去跟在路飞的身后。

    “血煞门的功法一般放在在什么地方?”路飞头也不回地问道。

    现在他想做的,就是立马找到一本合适的功法,然后在新秀大会上夺得冠军。他这股紧迫感来自于刚进血煞门时几个弟子留给他的印象。这里的弟子都十分强悍,不似青凰轩那般柔性重,这里充斥着杀伐之气,一进来就能感受到浓厚的压力。

    苏敏儿没有路飞高,走得也没有路飞快,她小跑跟着路飞说道:“那个,师弟…不对,路飞…不行,路飞大侠…功法在藏经阁,离这里比较远。”

    路飞噗嗤一声笑了。这个女孩也太小心翼翼了吧,怕自己生气竟然叫路飞大侠,这是什么奇葩的叫法?看来这血煞门的上下关系实在是太严酷了,好端端一个姑娘…

    想到这里,路飞忍不住回头看她一眼。

    苏敏儿发现路飞在看她,突然慌了神,下大殿台阶的时候脚下一绊,一下子扑在了路飞身上。

    路飞只感觉一股香气扑面而来,稍一晃神,就错过了抓住她的机会。

    可这苏敏儿毕竟是修炼之人,紧张之下竟然双手齐出,为了保持平衡一顿张牙舞爪,两个小手不小心拍在路飞的脸上。

    她倒是站稳了,可路飞被她拍得七荤八素,两个眼睛直冒金星。

    “天哪,这女孩力气怎么这么大!”路飞眼睛眯成缝,感觉以自己的肉身强度,眼皮竟然也全都肿了起来。

    苏敏儿吓了一大跳,拿开手看到路飞熊猫一样的脸,嘴角一撇一撇,终于没有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哎哎--我还没哭你哭什么?你打的是我的脸吧?”路飞莫名其妙地看着女孩。

    这大殿不是平常之地,女孩却好像忘记了这件事情一般,哭声越来越大。

    路飞怕自己刚过来就被按上欺负弟子的罪名,于是肿着两个眼睛连哄带骗,拉着女孩跑出了大殿的院落。

    “我去,这苏敏儿也太奇葩了吧。”路飞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来往的弟子奇怪地看着路飞和女孩,纷纷议论起来。

    “他谁啊,怎么脸都肿起来了?”

    “敏儿怎么哭了啊?是他干的吗?”

    “你看他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他干的,明显是敏儿把他打成那样的,连敏儿都对他动手了,可见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路飞不聋不瞎,看到和听到路边人的纷纷议论,意识到这个女孩并没有这么简单,怪不得她手上力气那么重…

    纵使路飞肉身变态、外家实力雄厚,面对苏敏儿的怪力也不禁一阵胆寒。

    幸亏是无意的两巴掌啊,不然自己今天可能就交代在这儿了。

    苏敏儿哭着哭着缓过来了,她揉了揉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路飞:“路飞大侠…对不起…”

    路飞呵呵一笑:“有你哭的功夫早都道完歉了…”眼见苏敏儿又一副委屈的样子,他立马转换口气,“没事,我们现在赶紧去藏经阁吧,再晚点去恐怕不妥…”

    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走向藏经阁。

    路飞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运气。

    站在藏经阁的门口,配合着苏敏儿的说辞,好不容易说服一层的看守者通融自己进去,却又在里面碰到了要检查身份的弟子。

    弟子拿出一本厚厚的书来,在可以查阅藏经阁的名单册里看到新出现的路飞名字,才让他进去。

    进到藏经阁,还没有开始看书,却又碰到一伙难缠的家伙。

    路飞看得出来对方十分嚣张,于是想躲着走,谁知道对方看见了苏敏儿,竟然叫嚷着走了过来。

    路飞脑门出现一堆黑线,这一天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