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332 黯然离去

332 黯然离去

作品:《杀神崛起

    路飞点点头,沉静地看着青如月。

    得到了确切的肯定,青如月的表情反倒趋于平静。活到她这个年纪和地位,所有的喜怒哀乐最终都只会变成眼睛里一阵无法捉摸的光芒。

    前辈,在我和沐瑶的事上,您所听到的,都是青沐韵为了一己私欲而谣传编造的。

    青如月看着路飞,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他的话。

    路飞见青如月不说话,于是接着说:所以我希望前辈能够公正公允地看待这件事。我和沐瑶确实有关系,平日里相处也不似普通的主仆,但这都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着足够坚厚的信任和友情,她感激我,我信任她,这里面绝对没有令人不耻的不正经关系。如果人活在世上连自己对他人的信任和感激都要藏着掖着,那人间也就不值得一活了。

    路飞一段话慷慨激昂、正气凛然,愣是把自己和沐瑶之间的关系说出了可歌可泣的气势。他本以为青如月会被自己的一番话打动,谁知道青如月沉吟片刻,点点头说道: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但我还是不能允许你加入青凰轩。

    为什么?路飞瞪大了双眼。

    就是因为你之前的这番话。

    路飞愣住了。他自以为前面那番话就算做不到十全十美,也能当上白玉微瑕,可谁知道青如月竟然还是堵住了他进入青凰轩的路,而且就是因为他的话。

    请前辈名言。路飞皱起了眉头。

    明言?我看得出来,你并不像青沐韵所说的那样是个哄骗瑶瑶的小人,而且你是个聪明的小子。所以你应该明白,流言蜚语无论在什么地方传播,只要有现实为佐证,那流言也会变成现实。青如月看着路飞,继续道:

    现在,宗门里的高层不止一次提到沐瑶的行为,不论你和沐瑶的关系是友情也好、主仆也罢,只要你们在一起,流言就会永远传播,更何况你已经承认你和沐瑶并非普通的主仆……

    路飞眉头越皱越紧,他正要开口反驳,可是青如月一摆手,示意让她说完。

    沐瑶是青凰轩的少主,是所有年轻弟子的核心,如果她因为和一个小小的“仆人”不清不白,而丧失了少主应有的威严,那么以后她接管青凰轩后,将会有不止一个人跳出来挑衅。因为在她们的眼里,青凰轩的掌门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她应有的威慑力,届时整个宗门将会大乱,青凰轩在天武层次的地位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有…有这么严重?路飞有些愤怒,他觉得这就是青如月搪塞自己的理由。

    青如月双眸轻睁,仿佛看到了很多隐秘而宏大的历史。她轻轻开口:在古武门派里,这种事情恐怕是最常见的了。当权者没有友情,尤其是青凰轩的当权者,更不可能有,更何况你还是个男性。你应该知道青凰轩里男人的地位。

    路飞看得出青如月是认真说出之前那些话的,可就这样被拒之门外实在让他难以接受。你们这样做对沐瑶不公平!她不是你们的傀儡,她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想要选择的东西!

    这是她的命运,不是外人能够改变的。青如月淡淡地看了路飞一眼,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和沐瑶联络了。

    路飞还要说什么,可是青如月挥袖转身,来人!便有两个身穿白色劲装的女弟子明色冰冷地绕过屏帘走了过来。

    前辈,你这是干什么?赶我走么?路飞看着青如月的背影。

    青如月并没有直面回答,而是说:谢谢你告诉我关于青沐韵的事,沐瑶的安危你大可放心,在青凰轩里,她不敢乱来。

    两个女弟子并列站在路飞的身边,不停用冰冷的眼神提醒路飞是时候离开了。

    事已至此,就算路飞心中再不甘也没有办法了,总不能在这里大闹一场,最后连青凰轩都得罪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唉。路飞叹了口气,什么也不说,在两名女弟子的陪伴下走出了殿堂。

    沐瑶是青凰轩的少主,除非她亲自解除这个身份,不然的话,她这一生所经历的事都要和将来那个掌门之位紧紧相连。青如月说的没错,现在的任何一件事都有可能影响沐瑶的未来,更何况青凰轩这个女性为尊的门派里,勾心斗角更加厉害。现在已经有人对沐瑶不利,自己更加不能轻举妄动。他深深地知道,现在自己实力低微,根本没有办法帮助沐瑶,当下最好的方法,就只有青如月所说的离开一途了。

    殿堂之外,沐瑶焦急地等待着,当他看到路飞垂头丧气地走出来时,心中一紧,忙跑了过去。

    路飞,怎么样哩?我师父她怎么说?

    路飞低着头,似乎不太愿意说出这些话来。这短短的几步路,他似乎越来越能理解青如月的心情。

    前辈她…让我离开青凰轩。路飞小声说。

    什么?这怎么可以!你好不容易…沐瑶难得如此失态,一副又悲又怒的表情,我去找师父说!你一定是说错什么话了!

    别去了,沐瑶,没用的。路飞连忙拉住擦肩而过的沐瑶的手臂。

    为什么?

    因为…路飞欲言又止。

    为什么啊?

    因为我觉得我不适合学习青凰轩的功法,而且修炼环境对我的修行不利。路飞看着沐瑶的眼睛,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沐瑶看着路飞的眼睛:你骗人!肯定是别的原因!

    这时路飞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虽然青如月要求自己不要和沐瑶联络,但因为自己实在欠了沐瑶很多人情,所以这个要求他没有办法做到。路飞真诚地看着沐瑶说道:沐瑶,听我说,我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你不需要为了我和师父争论…

    路飞原本还想说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之类的话,可是旁边两个弟子的眉宇间已透出令人不适的不耐,怕她们对沐瑶产生不好的看法,路飞适可而止停了下来。他弯腰垂首,朝着沐瑶轻鞠一躬:沐瑶主人,再见了。

    说完,别有深意地看了沐瑶一眼。

    那我送你出去。沐瑶说。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路飞说。

    沐瑶不明白师父怎么这样轻易地说服了路飞,在她的感觉里,路飞是无论如何不会轻易改变想法和坚持的人,像这样彻头彻尾地后退更是闻所未闻的事。沐瑶没有去追路飞,她看懂了路飞最后那个眼神,她知道路飞和她还是很好的朋友,只是身在此处不由自己,说到底,还是青凰轩自主流传下来的女尊男卑的风气沐瑶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

    路飞一路上跟随两名女弟子,从内域的宫墙走出,沿着青凰轩层叠交错的长桥和索道一步步向门派大门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女弟子在巡逻,可是没有人理会路飞,大概看他的样子,都以为是个普通的奴仆。

    路飞在两名女弟子的带领下,很轻易地出了严防死守的内域,然后出了青凰轩的门派领域。

    几分钟后,他站在附近的一座山上,看着苍茫一片的昆仑山脉,他不禁长叹一声,心想接下来如何是好,最后得不到结论,只好先出山再说。

    从沐瑶带着路飞上山到现在,一切来得太快,去得更快,一来一去,好像什么也没留下,只剩下一地的仓皇和无奈任人徒叹机缘。

    和来的时候一样,山里云雾缭绕,烟气氤氲,鸟啼猿鸣,仙气飘飘,可路飞无心赏景,只埋头赶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路飞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林叶声响。一般人可能以为这是山林间的动物,可路飞感受得到这股声音里,隐藏着十分恐怖的东西。

    真不愧是昆仑山,随便遇上个行人实力都十分雄厚,路飞心想。

    就在此时,身后陡然间蹿出个人影,他似乎早就发现了路飞的存在,可没有做任何的理会,只是飞身与路飞擦过。

    那人一身黑衫,从上到下裹了个严实,只剩下一双阴鸷的眼睛暴露在空气里。

    路飞虽然觉得奇怪,但并没有理会对方,因为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况且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难以估计。

    可谁知道,这黑衣人向前飞蹿了几十米,突然停下了脚步,咦了一声,回过头看着路飞。

    你是青凰轩的仆人?这人声音低沉,听上去年纪不小。

    路飞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但他看对方的穿着,心里已有不好的预感,心里稍一犹豫,他便有了决定,打算假冒青凰轩的人探探这人的意图。

    我是,请问阁下是--路飞露出青凰轩男仆常有的卑微表情。

    呵,果然是,这倒省了不少功夫。黑衣人冷笑一声,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

    说完,他飞身过来,试图扯住路飞的衣领。路飞只感受得到这个人的实力超雄,可并不知道他具体在什么水平。

    这一出手,路飞不由得大惊失色,对方的实力绝对超脱了先天,在混元境之上。

    路飞想躲,可是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他身体后仰的速度赶不上对方出手的速度,只一把就被提了起来。

    你小子有点实力啊,看来青凰轩的男仆也不是吃闲饭的,哼--

    就在路飞要动手反抗的时候,黑衣人两指伸出,飞速在他身上点了几下,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让路飞瞬间动弹不得。

    路飞看着这黑衣人露在外面的双目,对方显露出来的恐怖势力,以及点穴手段,让他心中充满了惊骇。

    你小子应该知道怎么进青凰轩吧,等会好好给我指路,我就饶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