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163 玄门斗法

163 玄门斗法

作品:《杀神崛起

    路飞瞳孔缩了缩,将车子慢慢停了下来,看着周围那一成不变的景色,他只感觉一阵令他头皮发麻的诡异。

    不但如此,自己方圆三百米外,竟是变得模糊一片,四周此时更是静悄悄的,似乎到处潜伏着未知的危险。

    而就在此时,只见两道身影,好像就那么凭空从另外一个空间当中,走进了这一片区域似的。

    路飞定睛一看,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惊讶跟古怪之色。

    “叶诗梦?”

    路飞看着其中一道美好的身影,不禁疑惑出声。

    来的,赫然就是叶诗梦,还有那玄门高手徐道子。

    只见叶诗梦此时那精致的脸蛋儿上,带着一抹仇恨跟复杂之色,瞪着路飞嘲弄地问道:

    “我该喊你路飞同学呢,还是……孤鹰?”

    话音落下,她的一双眼睛当中,顿时射出无比仇恨之色,森然地盯着路飞。

    路飞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表面却不动声色地沉声疑惑道:“什么孤鹰?叶诗梦,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叶诗梦咬牙切齿地冷笑了一声:“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傻?虽然对灵魂重生这种事情,感到非常的匪夷所思,但我还是无比肯定,你就是杀我大哥的仇人!”

    “你大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路飞能清晰地感觉道这女人身上的杀机。

    此时丹田被废,身带重伤的他,一颗心不禁紧紧地揪了起来,只有种刚掏出虎穴,又进狼窝的感觉。

    “不知道我说什么?颜国豪难道不是你杀的?”

    叶诗梦看着路飞那不明所以的神色,心中的恨意更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话音落下,路飞的脸上仍然满是疑惑,但是心里却狠狠地震动了一下。

    颜国豪?

    那个自己一怒之下,格杀的军中大纨绔?他竟然是叶诗梦的大哥?

    “我不知道什么颜国豪,叶诗梦,你是不是神经病?枉我还救过你一命,你这是什么意思?”

    路飞一脸不解跟愤怒地质问道。

    听见这话,叶诗梦那满是恨意的脸蛋儿上,闪过一抹复杂,不过紧接着,却又被仇恨所取代。

    “孤鹰,我就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儿上,现在给你一个选择。先面朝北方跪下,向我的大哥悔过,然后自裁,我可以让徐爷爷不出手,给你一个投胎的机会。”

    话音落下,路飞的眼神波动了一下,看着旁边用漠然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徐道子,灵魂不禁悸动了几下。

    自己此时几乎实力尽失,就算拼着重伤之躯所仅存的那一点肉身实力,也只能堪堪跟内家初期的高手抗衡一下而已。

    没想到……在这种时候,竟然会被叶诗梦带着这青衣老者找了上来,而且听叶诗梦的话,这青衣老者难道是跟独眼老道是同一种人?

    他不知道叶诗梦的真实身份,但其口口声声却竟然认定了自己是孤鹰,并且要为颜国豪报仇。

    今天……只怕没法善了了。

    只是让自己跪下悔过自裁?呵,这叶诗梦也太过咄咄逼人。

    路飞心中涌起一股悲愤,瞪着叶诗梦冷笑道: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叶诗梦,你既然认定我是杀你哥的仇人,那就动手吧,让我下跪自裁,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孤鹰,这是你自找的,徐爷爷出手,你那还没跟身体完全融合的魂魄,便要魂飞魄散了。”

    叶诗梦看着路飞,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冷冰冰地警告道。

    “诗梦,不必跟他废话了,既然他执迷不悟,那就让他彻底地从这世上消失吧。”

    徐道子此时淡漠地开口道。

    下一瞬间,他身上涌起一股奇异的波动,手中多了一把以槐木制成的木剑。

    只见这木剑上面,刻画着各种玄门符号,冥冥之中,让路飞的灵魂跟着悸动起来。

    路飞脸色大变,此时只感觉徐道子手中的槐木剑,散发着一种让他心悸的气息。

    下一秒,徐道子咬破中指,将其至阳止血涂抹于剑尖,而后直指路飞,猛然须发皆张,状若神明般厉喝道:

    “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窍未临,河边野外,荒庙庄村,虚惊诉讼,失落真魂。今差山神五道,吾今差……”

    随着他口中念出那晦涩难懂,而又带着奇异韵律的法咒,路飞只感觉自己灵魂开始颤抖起来,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那是一种超脱普通生死之外,如同要献身于无尽深渊当中的恐惧。

    “哼,二十八星宿幻阵?雕虫小技而已!”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如同洪钟大吕般的声音,轻飘飘却又像是雷鸣一般,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天地气机,仿佛将路飞整个人笼罩,将那徐道子的术法,屏蔽在外!

    下一秒,只见一道枯瘦的身影,迈着一种带着奇异韵律,而又似乎暗合天地至理的步子,慢慢地从路飞身后走了出来。

    来者面容枯槁、一直眼睛黑洞洞的,另外一直眼睛,仿佛能看破天机一般,盯着对面的徐道子,投射着一股摄人的冷光。

    “前辈?”

    路飞回头看去,当他见到来的,竟然是那曾跟自己一面之缘的独眼老道之时,顿时惊喜出声。

    此时独眼老道没搭理路飞,而是盯着徐道子,独眼当中带着一股愤怒之色。

    “正一派的弟子,什么时候这么歹毒了?轻易便要灭人魂魄?”

    徐道子此时脸色连变,看着独眼老道,眼神中满是惊疑不定。

    “你是什么人?”

    “你不用管我什么人,今天我既然出现,你就休想伤这小子的魂魄,速速滚蛋,我懒得替正一派清理门户。”

    独眼老道双手背后,高深莫测而又无比霸道地说道。

    徐道子冷哼了一声:“这小子乃是恶灵附身,今日我只是廓清天地,你多管闲事,还大放厥词,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说罢,徐道子脚下非常诡异地迈了一步,似乎同样暗合天地至理,勾动着这周围的天地气机,隐隐朝着独眼老道逼迫过去。

    “步罡踏斗?比道行么?”

    独眼老道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下一秒,看似轻飘飘地踏出了一步。

    只见他一步踏出,徐道子顿时脸色大变,“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而原本周围因为徐道子布下的幻阵,而变得模糊的景色,瞬间变得清晰可见,三百米外的一草一木,尽皆映入路飞眼中。

    路飞此时暗松一口气,心说看来是独眼老道道行更加高深。

    “你……到底什么人?”

    徐道子眼神当中带着浓浓的惊悸之色。

    独眼老道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笑容:“邪行道心,俯仰天地。天地不仁,毁天灭地!”

    “你……你是他们中的一人?”

    徐道子此时脸色大变,看着独眼老道惊呼了一声,脚下更是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诗梦丫头,我们走!”

    下一秒,他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事情一般,一拉叶诗梦,转身便走,那离开的速度令人咂舌。

    这时候,路飞一脸惊奇跟感激之色,冲着独眼老道一拜到底。

    “小子感谢仙人前辈救命之恩。”

    独眼老道呵呵一笑,看着路飞淡淡地点了点头:“小友,你我有缘,我救你都是因果,你不用谢我。”

    说罢,脸色复杂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嗤笑着说道:“仙人?哈哈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喊我。小友,你这一次原本是必死无疑,老头子相当于为你逆天改命啊……哎,可怜我原本就寿限不多,这一次,更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