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92 催眠?媚术?

92 催眠?媚术?

作品:《杀神崛起

    路飞此时面对柳媚,表面上色授魂与,被她几句话就迷得不行,乖乖地跟着出了酒吧,实际上心里却是冷笑连连。

    哼,这个女人跟父亲的死有万般关联,她不找自己,自己还想找她呢。

    两人一前一后,路飞被拉着出了酒吧,等着对方的“奖励”。

    然而此时,在舞台上的周蓉蓉,却恰好看见了这一幕,只见这小妞儿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

    见到路飞跟着一个妖媚女人出去,周蓉蓉心里涌起一丝不悦,暗道路飞怎么回事?

    难道……这家伙还跟以前一样,改不了那好色滥情的纨绔行径?

    下意识里,周蓉蓉告诉自己,现在的路飞应该不是那样了,但心里依旧非常不舒服。

    这边路飞还不知道这一切都落在了周蓉蓉眼里,跟着柳媚出了酒吧之后,来到不夜娱乐城后面的一个小胡同内。

    “媚姐,你要给我什么奖励?”

    站定之后,路飞一脸痴男的模样,冲着柳媚问道。

    柳媚冲着路飞抛了个媚眼,一脸风情地笑了笑,却是解下自己腰上的束带,朝着路飞凑了过去。

    只见她那张妖艳的脸,离得路飞不足一掌的距离,口中发出几声让男人骨头酥软的笑声,一双媚眼荡漾着秋波,盯住了路飞的双目。

    “你猜呢,乖一点儿,姐姐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她的声音也带着一丝魅惑,说着伸出手捏住路飞的下巴,让路飞直视着她。

    下一秒,她抓着路飞的双手,朝着后面背了过去,手里的束带竟是把路飞的双手绑了起来。

    “咯咯咯,姐姐喜欢这么玩儿哦。”柳媚发出几声蚀骨销魂的浪笑,眼睛始终跟路飞对视着说道。

    然而下一秒,她脸上那魅惑的表情却是一僵,脚下向后退了几步。

    只见路飞此时,那原本迷离的眼神,突然之间变了,一双眼睛散发着冷意,直勾勾地盯着柳媚。

    “呵……催眠?媚术?你就是用这种手段,控制我爸痴迷于你,任你摆布,最后落的家破人亡?”

    路飞这时候,脸上满是森然冷意,身上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朝着柳媚压了过去。

    柳媚刚才通过声音、色相、眼神等等手段,的确是一种类似于媚术的催眠手段,想要迷惑路飞的心神。

    然而路飞心知何其坚定,根本没着了她的道儿!

    下一秒,他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柳媚手里闪过的一抹寒光:“想杀我?”

    “说,你的背后是谁?谁指使你杀我,又是谁让你谋夺我爸的公司?”

    说着,路飞朝着柳媚向前一步,冷声逼问道。

    “猫哥,你还等什么?”

    这时候,柳媚转身就跑,同时嘴里急声喊道。

    路飞眼神一凌,在对方转身的同时就动了,想要抓住这个女人,从她口中逼问出一些事情。

    甚至路飞心里已经决定,就算动用某些残酷的手段,也要撬开这女人的嘴巴,对这个害死父亲,又想斩草除根杀掉自己的蛇蝎、祸水,路飞可绝对不会留情。

    路飞从来都不是什么善类,虽然重生为一名高中生,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然而天狼的残忍跟冷酷无情的手段,曾经不知道让多少国际上的大佬,闻之色变。

    对于敌人,他从来都是无情跟不择手段的!

    然而就在此时,却响起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几道带着可怕劲道的寒光,朝着路飞激射而来。

    路飞脸色一变,在电光石火间,瞄到这几把飞刀竟是泛着淡淡的蓝光,心知上面恐怕有毒,哪敢让其伤到?

    冷哼一声,路飞脚下一点,只能放弃追赶柳媚,赶紧闪躲开来。

    就在此时,只见一道瘦小的身影,从暗处窜了出来,带着柳媚便速度极快地消失了。

    路飞站定之后,脸上闪过一抹不甘:“该死的,这女人还有帮手,你背后倒是是谁?我早晚查个水落石出!”

    看了一眼已经深深嵌入墙壁之中的几把飞刀,路飞心里闪过一抹惊疑,想了想将其拔出收了起来。

    ……

    晚上九点多钟,路飞跟周蓉蓉从不夜娱乐城内走了出来,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路飞并没让周蓉蓉知道,免得这小妞儿担心。

    不过此时,路飞也不知道为什么,周蓉蓉却一反来时的开心欢愉,反而冷着一张俏脸,好像路飞欠他二百块钱似的。

    出来之后,周蓉蓉看了路飞一眼,然后一脸审视之色地问道:“路飞,你不准备跟我说点儿什么?”

    “啊?说……什么?生日快乐?走,我们看电影去吧?”

    路飞愣了愣,然后嬉皮笑脸地说道。

    周蓉蓉听见这话,却又是把脸一沉,直接把身子转了过去,骑上自己的车子就走。

    “看什么电影?我今天有点儿累,不想看了。”

    说着,就蹬起自行车,直接加起速来,朝着自家小区的方向骑去。

    路飞见状,赶紧跑了上去,跟在后面,一脸莫名其妙之色:“我说周蓉蓉,你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来大姨妈了?”

    听见这话,周蓉蓉回头瞪了路飞一眼:

    “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哼!”

    说罢,却骑得更快了……

    路飞暗暗靠了一声,心说真是女人心海底针,这傍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说翻脸就翻脸?

    多亏他如今体能超常,还能跟得上,便赶紧加快了速度,追上了这小妞。

    后面一路上,路飞又跟周蓉蓉搭讪了几句话,但这小妞儿却一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也不理路飞。

    路飞碰了几下钉子之后,只好聪明地闭上了嘴巴,心里暗暗悲叹,说好的恐怖片没得看了,本来还以为能跟这小妞儿……咳咳……

    一直把周蓉蓉送到她家小区门口,这小妞儿才从自行车上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见路飞一路跟着跑回来了,她心里稍微消了点儿气,终于跟路飞开口说话了。

    “喂,我回家了。”

    不过……也就这么生硬的一句……

    “额,好。那个,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路飞讪讪地点了点头,然后试探地问道。

    问完之后,就眼巴巴地瞪着周蓉蓉的回答了。

    真的,如果前世路飞的那些战友,甚或者是敌人,见到让人闻风丧胆的孤鹰跟天狼,此时对一个小妮子这么低声下气,恐怕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奇妙,重活一世,路飞已经跟这个女孩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哼!”

    周蓉蓉看着路飞这样儿,俏脸上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下,却仍旧不理他,只是轻哼了一声,也没说好不好,直接转身进了自己小区。

    “呵呵……这是,答应了吧……”

    路飞苦笑着摸了摸鼻子,看着路灯下,那清纯动人的娇俏背影小声嘀咕道。

    ……

    那座海边私人别墅内,凌九指脸色有些不好看地坐在那里,旁边的蛟子也一脸凝重。

    只见现在脸色仍旧一片苍白,但却带着不甘跟仇恨之色的骆天虹,坐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

    此时的他刚出院,上次送的及时,手术还算成功,好歹保住了他的子孙根。

    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麻药过后,他可是每天都饱受“根儿疼”的痛苦,更是没法找女人寻乐,让他心里对路飞的恨意,达到了一个顶点。

    “怎么了爸?你们对付那小子的办法,失败了?”

    凌天虹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九指半,语气不太好地问道。

    “哼,爸早晚会给你报仇,现在,你给我滚回屋休息!”

    九指半有些烦躁地一拍桌子,冲着凌天虹训斥道,要不是看这兔崽子现在伤还没好,九指半恐怕也一巴掌扇过去了。

    这败家子儿,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玩儿女人,这次踢到了铁板,险些让他们凌家断子绝孙,凌九指心里可是一直压着火气。

    这兔崽子,隔他妹妹的确是差远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九指半的儿子,再扶不上墙,也比菲儿那女儿身强。

    重男轻女思想极其严重的凌九指,心中暗道。

    而此时,他们不知道的是,原本早就上楼睡觉的凌菲儿,此时却躲在二楼的楼梯拐角处,小心翼翼地偷听着凌九指跟蛟子只见的谈话。

    “九爷,虽然夜猫子跟柳媚失败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办法,能玩儿死路飞那小子。”这时候,只听蛟子那尖锐阴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听见这话,凌菲儿眼神一凝,竖着耳朵,屏住呼吸,仔细地倾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