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6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6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作品:《杀神崛起

    “什么叫好像是你的?这就是你的!”

    听见路飞这回答,洛雪樱气的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

    与此同时,教室里也响起了一阵哄笑,各种针对路飞的嘲讽此起彼伏。

    “还好像是他的,哈哈,他好像智障啊!”

    “吗的,这种垃圾的存在简直影响班容啊!”

    而任晓纯此时更是回头冲路飞大声羞辱道:“路飞,你这种废物死了算了,就算吃屎我看你都赶不上热乎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

    听见任晓纯这话,班上再次响起一片哄笑!

    洛雪樱皱了皱眉,清了清嗓子,班上顿时安静了下来,接着她冷冷地瞪着路飞问道:

    “路飞,老师真不明白你还来上学干什么?花着家里的钱,整天在学校混吃等死,不如趁早退学!”

    洛雪樱瞪着路飞,只感觉越看越来气。

    作为八班的班主任,班上有这么个货色,直接拉低了班里的平均分。

    每次考试、测验,全年级的最后一名,无一例外的都是路飞。

    作为八班的班主任,洛雪樱有多上火可想而知,看着这张默写白卷,此时她都对路飞出言“劝退”了!

    而听见作为老师的洛雪樱都说出这话,路飞的脸色不禁一沉,眼神淡漠冰冷地朝着洛雪樱看了过去。

    班上同学对自己挖苦嘲讽也就算了,但是作为老师,当着全班说这种话,合适么?

    当路飞的目光落到洛雪樱身上时,洛雪樱整个人不禁一滞!

    感受到路飞那淡漠、不带有丝毫感情色彩的眼神,在那么一瞬间,洛雪樱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恶狼盯住了。

    这种眼神,很可怕!让洛雪樱很不舒服!

    洛雪樱已经习惯了男人那种倾慕、痴迷甚至垂涎的眼神,可以说,从来没有谁看她的眼神像路飞现在这样。

    “怎么了?对老师说的话不满?哼,那你倒是给我个解释。一句都默写不出来,我让你趁早退学不对么?”

    说着,洛雪樱将路飞的那张白卷重重地拍在讲桌上,连惊带怒之下,让她的情绪有些激动,胸前的饱满上下起伏着,看得不少男生大咽口水。

    路飞面沉如水道:“谁告诉你我一句都默写不出来?不就是辛弃疾词两首吗?我,倒背如流。”

    此话一出,全班先是安静了一下,然后响起了一阵嘘声、骂声……

    “什么?我没听错吧,路飞这渣渣敢说自己倒背如流?”

    “他要是能倒背如流,那我岂不是辛弃疾转世了?呸!”

    “谁给他的勇气这么吹牛逼,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也敢说大话。”

    “我曹他吗,路飞今天肯定吃错药了,竟然跟洛老师怼?”

    “麻痹的,他找死,对洛老师这什么态度?”

    “跟洛老师装逼?”

    而此时,讲台上的洛雪樱也被路飞这话搞得愣了愣,而后气极反笑,绝美的脸蛋儿上露出一抹冷笑。

    “倒背如流?好啊,那你倒是背一个我听听,如果背不出来,就别在我的班级待了!”

    一向清冷淡然的洛雪樱,今天可能真让路飞气到了,直接把话撂了出来。

    她早就为班上有这么一颗老鼠屎而恼火头痛了,以她背后洛家的能量,别说把一个学生从自己班级调出去,就是让路飞直接退学也轻而易举。

    只不过之前洛雪樱觉得这么做不合适,但是今天,路飞的无礼让她对这男生的厌烦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无所谓,就算我背得出来,洛老师你也可以把我调出去。”

    路飞淡淡道,对于在哪个班级,根本不在乎。

    更何况,在这个班里,他丝毫感受不到同学间的同窗之情,面对的只有嘲讽、冷漠,换个班级,或许能让自己心情好些?

    就算路飞是抱着感受学校生活的态度上学的,也不希望自己成天看所有人的脸色不是?

    然而他这话一说出来,班上的骚动更大了,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路飞。

    “疯了,路飞今天绝对是疯了。”

    “我去,我可是让我爸找关系,才能来到洛老师的班,这家伙竟然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是啊,有洛老师当班主任,上课都是一种享受。”

    “吗的,路飞今天怎么这么装逼?”

    “之前他爹没死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狂。”

    洛雪樱此时语气一滞,俏脸阴沉地已经仿佛要滴出水来,重重地冷哼了一声:“好,背吧,背不出来,你哪个班也不用去了。”

    言下之意,是让路飞直接准备退学吧。

    “呵呵……”

    路飞淡淡一笑,接着脸色正了正,整个人的气质一变,而后整个教室响起了一道铿锵之音: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在路飞开始吟诵之前,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然而,当路飞一开口,全班同学包括洛雪樱,脸色却都不禁同时一变!

    伴随着路飞那掷地有声的铿锵之音,他们仿佛都感受到了一股金戈铁马、朝代更迭的恢弘磅礴之势。

    仿佛真正听到了战马嘶鸣,见到了横刀立马,尘土飞扬!

    此时教室里所有人,脸上原本的不屑已经完全消失,有的只是震惊以及心中的激荡。

    而此时,路飞的声音并未停下,语气一转,从之前的激昂、狂热,转为悲壮苍凉……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路飞前世的时候,就对辛弃疾这位豪放爱国诗人的诗词情有独钟,此时重生过后,在吟诵这两首词的时候,更是难免把自己的情绪代入了进去。

    自己前世,何尝不曾热血激荡过,最后跟三大强者同归于尽,又何尝没有那种英雄末路的悲壮苍凉。

    当路飞吟诵完毕,那低沉的声音消失之后,班级里久久没有人发出一点儿声音。

    班上的同学表情各异,有的狂热,有的悲戚……一个个眼含热泪、胸中激荡。

    就连洛雪樱也久久不能平复心中的波澜,洛家本就是从军中成长起来的家族,家里老一辈更是真正经历过枪林弹雨的革命先辈。

    从小洛雪樱就耳濡目染,听爷爷讲述那段艰苦但却激情澎湃的岁月,所以她此时被路飞带入到了那种意境之后,感受更加强烈。

    只是她怎么也不明白,一个纨绔学生,怎么会带给她这种震撼?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美目死死地盯着路飞,一脸不可思议的同时,仿佛也想把对方看透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班里的同学,也纷纷回过神来,一个个脸上表情无比丰富。

    “我曹,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决定了,高考要是失利,我就去当兵。”

    “好激动的感觉,路飞怎么做到的?这还是那个废物路飞么,这TM简直就是岳飞啊!”

    “装比,太装比了!这小子是不是故意交白卷,然后在洛老师面前狠狠地装比!”

    此时周蓉蓉旁边,一个留着沙宣头,看起来有点儿小太妹的漂亮女生,回头有些异样地看向路飞。

    “蓉蓉,你有没有发现路飞今天不太一样了?原来这沙比还有这么man的一面?”

    “是好像不太一样了,怎么,佳宁你看上他了?”周蓉蓉也带着惊讶之色回头看了路飞一眼,然后撇撇嘴问道。

    混混女生王佳宁切了一声,听见周蓉蓉这么问,好像挺反感的:“那倒不至于,他现在可不是那个飞少了。”

    这个时候,洛雪樱平复了一下情绪,清了清嗓子,等班上安静下来之后,却又换上一副不悦的表情。

    “路飞,既然你能背下来,那为什么一个字都不默写?”

    “额……那个,当时我的笔没油了……老师,没问题的话我能坐下了么?”路飞有点儿苦笑地道。

    吗的,站了这么一会儿,腿都快麻了,这体力……不谈了!

    “没油了?你这是分明就是态度不端正!哼,坐什么坐,你这节课给我站讲台边上听!”洛雪樱冷着俏脸,伸手一指讲台下,冲路飞严厉地命令道。

    听见这话,路飞不禁扯了扯嘴角……

    我曹,果然给自己穿小鞋?

    洛雨薇,你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