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杀神崛起 2 我本大丈夫,岂作女儿态?

2 我本大丈夫,岂作女儿态?

作品:《杀神崛起

    就算此时换了一具虚浮不堪的身体,但常年的军旅生涯,让路飞收拾起东西来,依旧快速无比。

    凭借着记忆,路飞将一些自己认为有必要拿的东西,快速而规矩整齐地放进了一个旅行箱内。

    五分钟之后,当看到路飞真的拖着一个旅行箱,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时,苏晴的脸色顿时一滞。

    紧接着,便是冷笑了一声,嘴角勾起一抹不屑跟鄙视。

    “呵……为了不想罚跪,还跟我玩这一出是吧?这样子做的倒是挺像,有本事你就真的给我滚,最好死在外面,别再出现在我面前,省的让人看见就烦!”

    路飞的德行,她还不清楚?

    就他这种纨绔,连饭都不会自己做,苏晴不信这种废物会有那骨气,真的从这里出走。

    要知道,路飞以前那也是欺软怕硬的料,面对比自己弱的,极尽嚣张,但是面对比自家有钱有势的其他富二代,却也是一副讨好奉承的德行。

    如今家里遭遇剧变之后,再也没了倚仗,更是完全变成了孬种一个。

    就这种人,如果真的有骨气,之前也不会死乞白赖地住在这里,受自己刁难,忍气吞声了。

    所以此时路飞的行为,落在苏晴眼里,只让她觉得是在做戏而已,而且在她看来,这是一种特别幼稚的行为,只能令她更加鄙视不屑。

    听见这话,路飞抹了一把脸(就好像人家苏大美女的口水,溅到他脸上似的……),叹息着摇了摇头,眼神坚定而带着一丝洒脱不羁:

    “表姐,从现在开始,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了!滚我会真的滚的,至于死在外面……这可能性不大,拜拜。”

    笑话,作为当初的华夏军神“孤鹰”、后来的s级杀手“天狼”,就算断手断脚给自己扔到荒郊野岭,也有九成把握能存活下来。

    换了副身子离家出走,就会饿死街头?

    呵呵,自己这表姐也太小看自己了。

    “好啊,你可是你说的,不要以为你这样离家出走,会让我觉得你有骨气高看你一眼,你在我眼里,永远是一滩烂泥!”

    苏晴嗤笑了一声嘲讽道。

    听见这话,路飞脚步一顿,回头沉声说道:

    “离家出走?呵……住了这么长时间,这里对我来说,从来都不算是家吧……而就算我是烂泥,从今往后,也是那让任何人都不敢踩下去的无边沼泽!”

    说罢,路飞便拖着行李箱,一把拉开了门,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路飞的背影,苏晴站在原地,脸上表情一阵复杂。

    虽然她此时依旧十分讨厌自己这表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听见他最后这句话,却有点儿鼻子酸酸的感觉。

    是么?他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感觉过这里是家?自己对这表弟,是不是真的有些过了?

    不过苏晴这念头刚出现,却忍不住啐了自己一口:呸,自己干嘛这么想?他这种无耻纨绔,怎么教训都不过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感觉今天晚上的路飞,不一样了。

    今天所说的话,所作出的事情,都不是原本的路飞,能说的出来,做得出的。

    ……

    这边路飞拎着行李箱下了楼之后,竟是累的胳膊酸痛,气喘吁吁。

    再次为这具身体的虚浮而哀叹了一番,路飞便从车库里推出自己上学骑的自行车,将行李箱绑在后座上,揣着兜里的二百块钱,来到了小区门口。

    “呵呵,好一个美女表姐,好一个渣渣前身啊……这没想到我路飞竟然……雨薇……我跟他们同归于尽了,希望你们都能活下来,只是……我已经不再是我,我们今生注定有缘无分!”

    站在小区门口的马路边上,路飞看着夜色下的城市,嘴角不禁浮起一丝悲笑,眼神一片哀伤。

    原本心坚如铁的他,此时重生过后,竟是罕见地露出一抹脆弱。

    “吗的,哪来这么多感慨,我本大丈夫,岂作女儿态!”

    “既然重生在这渣渣身上,那我就以这个身份重活一世吧。正好,现在没了许多羁绊跟负累,或许我能活的更加轻松。呵呵,说起来,我还没上过学呢,前一世这何尝不是我一直以来的遗憾?”

    自己前一世,虽然经历了许多普通人没能经历过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活地轰轰烈烈,无比精彩。

    但总的来说,还是留下了许许多多的遗憾。

    因为自己从小便是国家从孤儿院挑选出来后,直接送入军中培训的,所以不但没感受过亲情,真正意义上的校园生活,自己并没经历过哪怕一天。

    自己童年的记忆,不是孤儿院的黯淡色彩,便是军中的紧张跟苦累。

    或许每天上学放学,对其他少年来说,再正常不过,甚至还有些枯燥乏味,但是对自己来说,却何尝不是一种向往?

    呵呵,重生在这具身体之上,这个年纪,难道不就是应该享受校园生活么?

    自己想象当中,那纯洁的友谊,朦胧的感情,或许可以在这一世,都有机会享受到!

    吗的,想那么多干吊毛啊?老子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呢?

    半晌之后,路飞回过神来,不禁冲着自己笑骂道。

    ……

    第二天周一,上午已是日上三竿,一家廉价的旅馆房间里,路飞皱着眉头睁开了眼。

    “头好疼……”

    路飞揉着太阳穴,一脸不适之色地坐起身来,或许是灵魂融合的后遗症还在,让他一觉睡到了现在,却仍然感到头痛欲裂。

    不但如此,全身上下更是有种疲劳酸软的感觉,晨起后无比熟悉的一柱擎天也并没出现,路飞知道,这是身体虚浮不堪才会出现的现象,心里不禁又狠狠地骂了几句前身。

    要知道,之前的自己那是何等实力,常年的外炼内修,让肌肉、筋骨、内腑脏器全都达到了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多少年了,自己都没有过这种疲劳酸软的感觉?

    现在可倒好……

    “我曹,已经九点半了?话说,现在的我既然打算用这个身份重活一世,那是不是应该去上学?”

    “尼玛的,迟到了!”

    路飞回过神来之后,匆忙跳下床,简单地洗漱了几下之后,便急匆匆出了旅馆,骑着车直奔云海一中而去……

    云海一中,高二八班,讲台上,一位半秃中年人此时正在讲台上唾沫四溅、激情四射地讲着一份物理试题,下面的学生正襟危坐,无一敢交头接耳。

    虽然背后被学生起了个“地中海”的外号,但是作为云海一中特聘的高级教师,再加上性情暴躁古怪,杨正平的课上,学生们还是很规矩的。

    而就在此时,教室中间一排,一道俏生生的身影站了起来,同时响起了一道虽然带着些焦急,却依旧十分悦耳的甜美声音。

    “报告老师,我……出去一下可以么?”

    随着周蓉蓉站起来,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身上,这让她那吹弹可破、如花似玉的脸蛋儿不禁浮起一丝红晕,带着些羞意地轻抿着嘴唇。

    她这副模样,不知道让班上多少男生看的大咽口水,想要一亲芳泽,恨不得赶紧替物理老师答应下来。

    作为云海一中的校花之一,周蓉蓉做什么都难免成为焦点,追她的男生从高一到高三,都能组成一个加强排了。

    不过周蓉蓉对这些都不屑一顾,丢到垃圾桶里的情书、纸条,印成书都抵得上半个图书馆了……

    此时讲台上的“地中海”被打断了讲课,本来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爽,不过看到是周蓉蓉,也笑着点了点头。

    “去吧……”

    女生嘛,难免有不方便的时候,何况还是周蓉蓉这品、学、貌兼优的校花,一向性情古怪乖戾的“地中海”此时也好说话的很,不然换个人,地中海早就破口大骂了。

    周蓉蓉此时似乎的确有些着急,听见老师准许,便红着脸快步朝着教室门口小跑而去,一路上带起一阵香风,让被路过的几个男生卯足了劲,狠狠地吸了两口。

    而就在周蓉蓉要跑出教室的时候,一个家伙也同样急匆匆从教室外面冲了进来。

    这家伙,不是迟到的路飞还有谁?

    两人跑得都急,在路飞推开教室门的瞬间,顿时避无可避,直接撞到了一起。

    如果是以前的路飞,就算是子弹飞过来,要躲开也不是难事,但是现在他还没彻底适应这具身体,身体的协调性、反应力也堪称垃圾,一时间竟然没能躲开。

    “啊……”

    随着一道娇呼,周蓉蓉顿时被路飞撞地趔趄了一下,路飞这虚浮的身体,也向后退了两步才稳住。

    见到跟自己撞在一起的是路飞,周蓉蓉站稳了之后,俏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嫌弃愠怒之色,就好像被一只癞蛤蟆跳到脚背上似的……

    而班上更是有不少男生,纷纷朝着路飞投去不善的眼神,要不是现在还在上课,估计要站起来群起而攻之了。

    吗的,竟敢跟蓉蓉女神撞个满怀,不知道让多少男生既嫉妒又气愤!

    “路飞!你还知道来上课?还有二十分钟下课,我看你也没必要听了,给我滚出去!”

    这时候,讲台上的地中海瞪着一双牛眼大声骂道,跟之前面对周蓉蓉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不用说,路飞这个纨绔、学渣,在老师眼里,也是个十分惹人嫌的存在。

    路飞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不满,打算跟老师道歉。

    此时的自己,已经不是前世的军神孤鹰,更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天狼……

    既然现在自己的身份是学生,那上课迟到被老师骂他也认了,哪怕这半秃子骂的不好听。

    然而他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只听地中海“嗯?”了一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眼睛盯着路飞跟周蓉蓉中间的地面,大声怒斥道:“这是什么?来上学竟然带这个不害臊的东西!路飞、周蓉蓉,你们两个谁掉的?”

    说着,地中海恶狠狠地朝着路飞逼视了过来,很明显,他下意识地直接怀疑到了路飞的身上。

    路飞愣了下,皱了皱眉顺着地中海的目光看去……

    只见那里竟赫然是一枚粉红色包装的“杜蕾斯”?

    下一秒,路飞脸上浮起一丝古怪之色,偷眼朝着周蓉蓉看去。

    只见此时的周蓉蓉,俏脸已经通红欲滴,美目闪躲了几下,咬着嘴唇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