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互相算计

作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直到夕阳彻底落下山头,黄昏悄然覆盖大地,绣江镇南面的枪炮声才再度断绝。

    镇内并未出现任何慌乱。

    虽然宋军仅仅两万多,镇子外围矮墙也如同虚设,但仗着火器优势,宋军却硬是将元军死死地阻挡在绣江镇外头。

    镇外。

    元军两度攻城无果,蒙托率着军卒返回军营,怒气冲冲。

    伯颜给他下令,让他务必将绣江镇的宋军驱逐出城,赶往滕州深处。但眼下,他发觉自己竟然很难办到。

    莫说是六万军卒,便是十万,他也没有底气能够拿下这座区区的绣江镇。

    光是这日的战斗,就已经让他麾下折损万余军马。

    率着士气低落的元军回营以后,蒙托重重坐在帐内软座上,沉声道:“传信梧州,我军还需得再有援军,才能够拿下这绣江镇。”

    有将领迟疑道:“将军,若是再让元帅派遣援军。元帅会不会觉得我等无能?”

    “无能?”

    蒙托怒道:“宋军火器如此之盛,难道你有本事能够攻入城去?”

    说话的将领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而这时,帐外却忽有声道:“这么多人攻不下区区小镇,当然是无能。”

    明珠公主带着黄粱策和双刀客两人施施然入帐。

    蒙托脸上的怒气本以勃然而起,但看清楚是明珠公主后,这怒气便又瞬间消散。

    宋碧涛不识明珠公主,但蒙托作为伯颜麾下最受重用的大将,在元朝中也是身居高位的将领。他自是认得明珠公主的,曾在中都得见过明珠公主。而且,明珠公主旁边的大鹰爪黄粱策,他亦是认识。

    当下,他连连起身,虽挨骂,却仍是不得不强挤出笑脸道:“末将恭迎公主殿下。”

    帐内十余将领也都纷纷起身,“见过公主殿下。”

    明珠公主满脸傲然走到蒙托近前,不由分说在蒙托的位置上坐下,道:“本宫本听闻蒙托将军是我朝难得的能征善战之将,但现在看来,却是不过如此啊!盛名之下,出了虚士,难道蒙托将军就不觉得羞愧?”

    蒙托被当着众将的面这样挤兑,面色难免有些难看起来。

    但是,他并没有和明珠公主叫板的胆量。

    当下,他走到明珠公主的正前方,拱手道:“末将惭愧。不知公主殿下是否腹有良策?”

    而公主殿下哪能有什么良策?

    说到底,明珠也只是个性子颇为顽劣的丫头而已。

    她偏头看向旁边站着的双刀客。

    双刀客道:“明攻不成,理当暗取。难道将军就没有想过趁夜佯攻城门,派遣高手从其他方向暗进绣江镇,在镇内造成慌乱么?”

    这个法子不能算是新奇,但在这个年代却是颇为实用,往往都取到奇效。

    蒙托眼中微微划过轻蔑之色。

    他何尝又没有想过这个法子?

    再度向明珠公主拱手,他说道:“公主殿下或许不知,镇内此时有宋帝武鼎堂近千高手驻守。我军纵是派遣高手入城,怕是也很难在镇内造成太大的慌乱。”

    “本宫不知晓?”

    明珠公主冷笑,“本宫在镇外已经让公公和那些武鼎堂匹夫交过手,且重伤其中一位女子。”

    “这……”

    蒙托惊讶,随即连忙拍马屁道:“公主殿下果然厉害,末将佩服。”

    营帐内阿谀之声顿时不绝。

    明珠公主果然受用,微微有些得瑟起来。她其实就是个驴脾气,只要顺毛捋,基本上屁事没有。

    甚至,她紧接着说道:“本宫暂且将黄公公借给你们,如此,可能让高手破城?”

    蒙托没敢轻易答话,而是看向黄粱策而去。

    黄粱策眼睛微微眯着,却是并不表态。

    蒙托摸不清黄粱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只得硬着头皮道:“以公公之利,若是公公愿意率领高手入城,末将定当全力配合。”

    明珠公主一锤定音,“好,那便这么定了。等到夜深,你们各自率军袭城。”

    蒙托哭笑不得,但也只得答应。

    他看出来明珠公主其实屁事不懂,但是,她是公主,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若是再出言劝阻,怕是会惹得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殿下不开心。

    而更重要的是,蒙托自己也觉得,有黄粱策相助,或许真的能够破城。

    黄粱策的厉害,他是听闻过的。这位,可是被暗中称为皇帝身边的第一高手。

    绣江镇内。

    除去府衙外,其余各处都已经在夜色中安静下来。

    赵洞庭、文天祥、张珏、苏泉荡等人正在府衙大殿内商议。

    元军虽然两度被打退,但显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这是谁都知道的事。

    岳鹏听说岳玥的性命已无大碍,这个时候脸色也是放松下来。

    他们个个身不卸甲,还沾着不少血污,但这时,却仍是个个精神抖擞。

    打胜仗,总是能让人忘记疲惫。

    而正在他们商量如何继续抵挡元军时,乐无偿匆匆从殿外走进来,“皇上,有明珠公主的消息了。”

    “这么快?”

    赵洞庭稍感惊讶,“她在何处?”

    乐无偿道:“有出镇的供奉看到他们三骑尾随着蒙托的大军驰入元军大营。”

    “元军大营……”

    赵洞庭微微沉吟起来,这时候,顾不得再讨论如何镇守绣江镇的事。

    黄粱策是个大高手,留在元军大营内,终究是个隐患。

    赵洞庭无疑很想将这个大高手给除掉。

    数十秒后,他道:“今夜前辈您带人暗袭元军营寨,将那明珠公主擒来,如何?”

    “好。”

    乐无偿回答得很干脆。

    虽然黄粱策乃是真武境大高手,但他们武鼎堂供奉个个都有神龙铳,这让乐无偿有着极大底气。

    此时南宋最高武力都汇聚在这里,暗袭元军军营,他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

    纵是不能活擒明珠公主,但想来全身而退也是能够做到的。毕竟,元军中没有能挡住他们的存在。

    那些寻常士卒?

    除非他们早有防备,布下埋伏。不然想要留下武鼎堂高手也是千难万难。

    接令后,乐无偿便下去安排了。

    秦寒突然开口,“其实,皇上暗袭元军军营,已经是防守绣江镇的最佳策略。以攻为守,若是乐堂主能够斩下元将蒙托的人头,或是生擒明珠公主,元军都势必慌乱。秦某听闻,这位明珠公主在元朝中可是极受元帝忽必烈的宠爱。若是生擒她,到时候说不得可以以此来胁迫元军。其余公主,元军可能不顾,但这位明珠公主,他们必定得掂量几分。”

    赵洞庭轻轻点头,“不管如何,在诸军未赶来之前,这绣江镇,绝不容有失。”

    然后,众人在大殿内又细细商议起来。

    此时滕州境内宋元双方布局颇为复杂,想要从其中发现胜机,并不是简单的事。

    直到这个时候,各军中都还并未有信件传回来。谁也不知道他们此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

    夜色渐渐深了。

    赵洞庭和众将在府衙内商议完后,各自散去。

    赵洞庭回到自己安寝的房间内,想到乐婵就在旁边的房间里,难免有些心痒痒。但是他知道这个年代的女人都观念极为保守,在没有名分之前,他也不愿意唐突佳人。是以,早早熄灯,强迫自己睡觉。

    乐无偿聚集上百武鼎堂中元境高手,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而这时,谁也不知道的是,元军军营内也有数十高手从军营中趁夜摸出来。

    这些高手自是以黄粱策为首,其余人都是绿林营供奉,双刀客也在其中。

    他们从军营内出来后,沿山路走向绣江镇。

    在他们约莫离着绣江镇还有十余里时,乐无偿在绣江镇内也是率着上百高手出发。

    两支高手队伍同时摸向对方营地,只是,乐无偿选择的是沿江的路,而黄粱策却是选择的山路。

    在深深夜色中,两支对手相隔着十余里,自然都不知晓对方的存在。

    而过十余分钟,元军大营内又忽有连绵的火把匆匆出营,驰向绣江镇而去。

    明面攻城,暗中行刺。

    蒙托真的依着明珠公主的意思行事。

    浓浓夜色中,杀机悄然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