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202.清查细作 (为你诺安好,那还得了。的玉佩加更)

202.清查细作 (为你诺安好,那还得了。的玉佩加更)

作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这自是那两个武鼎堂高手。

    这几日来,他们跟着颖儿从海康到遂溪。颖儿在北来客栈落足以后,两人也在客栈内住下。

    刚刚那几个刀客进店,还有颖儿托付张大娘掌管喜服的过程,自然都落在他们眼中。

    惠妃娘娘虽然出宫,但皇上还是在意她的。两个高手商量过后,还是决定去将喜服给要回来。

    若是以后惠妃娘娘又回宫,可这喜服找不到了咋办?皇上该不得怪罪他们两?

    他们本是江湖人士,但成为武鼎堂供奉后,拿的朝廷俸禄,那就是朝廷的人了,行事总要多思量几分。

    张大娘还站在门口喃喃感慨,突然见到两人跳下来,惊呼出声,差点没吓晕过去。

    两供奉匆匆走到她面前,手中令牌在她面前划过,“我们乃是朝廷的人,将喜服交给我们。”

    “啊?”

    张大娘连忙噤声,“朝、朝廷的人?”

    她只是升斗小民,能够持有令牌的官对她来说那都已经是顶天的官了。虽然她并没有看清令牌上的字。

    她忙要将喜服递出去,但忽然又回想起刚刚颖儿托付她时的慎重模样。

    这又让得她迟疑起来,问道:“两位大官人,敢问你们要这喜服有何用?”

    刚刚和她说话的供奉道:“刚刚那位,可是宫里的人。”

    张大娘大惊,心里只道,原来颖儿姑娘竟是宫内的人。

    这事和宫中有牵扯,眼前两位又是宫中的差人,这等事她可担待不住。

    当下,张大娘只得将喜服递给面前供奉,还小心翼翼问:“大官人,颖儿姑娘没犯什么事吧?”

    “放心,没有,不会牵连到你们。”

    供奉知道她的心思,淡漠答道。然后将喜服匆匆放到行囊中,两人便往小院外走去。

    到得客栈前堂,两人问清楚惊魂未定的张瘸子那些刀客往哪个方向去了,便不再做停留。

    他们都是游侠儿出身,追踪查探之事,自然有他们的本事,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些天都没有被颖儿发现。

    两人远远跟着颖儿和那些刀客,很快渐行渐远。

    这事在北来客栈议论纷纷,但也并未掀起多大波澜。

    多数食客都只是可惜以后北来客栈少了秀色可餐,要说最伤心的,也只有张瘸子和他儿子。

    而当他们听张大娘说及颖儿可能的身份后,也满是避讳,对这事再也闭口不提。

    如此又过几日,出了正月十五。

    吴连英这两天都没能再查出新的细作,宫内的细作大概是都已经露出行迹。

    而那些没露出行迹的,既然没打算将惠妃的事传回去,大概短时间内也不会露馅。

    赵洞庭不知道颖儿现在怎么样,终于下令,将这些细作全部缉拿。

    这天,行宫中近百太监、侍女、侍卫被缉拿。连赵洞庭都吃惊,没有想到宫内竟然有这么多细作,几乎个个部门都有。

    然后,这些人全部被押到提刑司审讯,但是,却并没有问出太多的东西来。

    他们只是安插的底层细作而已,除去知晓自己组织的名字,还有上线下线以外,其余的根本不知道。

    而除去添香阁,另外有在宫中安插的细作的势力两个,听潮府和元朝宫廷。其中多数人都是元朝宫廷中的人。

    原来这个年代的人也会间谍战,这让得赵洞庭对军情处的发展更为上心。

    这日,得知情况的众臣回到各自的衙门、府中,也是开始调查起细作来。宫内的事,让他们也心惊。

    雷州彻底掀起一股查探细作的狂风。

    军政两界,都是如火如荼。

    又过两日,提刑司的人和吴连英通过审讯那些细作,顺藤摸瓜,竟是摸到军工部。然后,在军工部这样的重要衙门里都揪出两个细作,这直将赵洞庭和陆秀夫等人吓得冷汗滚滚。

    赵洞庭不禁暗自庆幸自己牢牢把持着火药配方,要不然,火药配方怕是已经泄露出去。

    火器是南宋复国的希望,一旦被其余势力掌握,对大宋朝廷的影响将会不可估计。

    想想,是元朝廷也掌握这样的先进科技,以现在宋朝的实力,根本没得玩。

    至于掷弹筒等,赵洞庭倒是不担心,这玩意科技含量比较高,他又是流水线生产,军工部里肯定哪个工匠都掌握不了。

    在其余各部,如财政、内务、教育等部,还有黄龙禁军中,也揪出数十细作。

    元朝、添香阁、听潮府等势力已然在雷州建构起完整的间谍机构。

    吴连英等人在赵洞庭的令下,将这些细作也全部缉拿,但当他们想继续往上查的时候,线终究是断了。

    元朝、听潮府还有添香阁的雷州总部已是人去楼空,飞龙士卒的人扑了个空。

    他们显然在雷州还是有其他耳目,说不得,有的朝廷大臣便是他们的人都说不定。

    在这也的时局下,人心实在是太过难测了。

    赵洞庭本来以为这年代没人玩间谍战,直到这时才恍然发觉,原来自己的间谍战已经落后这么多。

    那些军情处的孤儿才刚刚训练出来,别人家的细作却都已经安插在朝廷不知道多少年了。

    宋朝被逼迫到如此境地,个个衙门原本都几乎荒废,如今重新拾起,终究还是被甩下太多太多。

    就在十八的夜里,海康县菜市场两百余颗人头齐刷刷落地。

    清除细作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吴连英等人虽然没能将雷州的那些细作全部清理掉,但宫中的估计差不多了。

    再者个势力总部人去楼空,想来短时间内也无法再在朝廷中构建起完整的细作机构。

    赵洞庭在寝宫内修习着房中术,等待吴连英回来禀报。

    吴连英这些时日来负责纠察细作,行事极是老辣狠炼,这些赵洞庭都看在眼中。

    这个老太监呆在宫中数十年,不显山不露水,却能稳坐内务府大太监之职,自然是有些本事的。

    等到吴连英回宫,到赵洞庭寝宫中正式禀报战果。赵洞庭也下令,着手让他管理军情处。

    吴连英成为赵洞庭手下的首任军情大臣。虽然官阶没变,但实权俨然增长不少。

    可眉毛发白的老太监叩谢皇恩,脸上却看不出喜怒。

    如吴连英这样的人,想要在他的面上看出来什么,实在是太难了。

    赵洞庭悄然打量着跪倒在地上的吴连英,只感觉这样的人难以驾驭,当即也是在心中打定主意,决不能让这样的人掌握太大的权势。心性叵测的人,终究可能是把双面刃,甚至,他都不敢将军情处的事全部交给吴连英打理。只是眼下,他又找不到其余合适的人去分吴连英的权。

    此时南宋朝廷中有陆秀夫、陈文龙、向东阳这样的治国能臣,军中有文天祥、岳鹏、苏泉荡、柳弘屹等忠心耿耿的将领,可却唯独缺少吴连英这样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往往都外在低调,不会露出多少痕迹,难以捉摸。

    雷州重归平静。

    惠妃暴毙的事,民坊间也突然没有人在议论了。

    赵洞庭除去稍微担心颖儿以外,生活再度回到稍微悠闲的状态。

    乐舞这丫头自告奋勇,每日里帮赵洞庭梳妆打扮,做以前颖儿做的事情,却是将赵洞庭弄得哭笑不得。

    她实在不是伺候人的料。

    而就在前两日,乐舞自己终于也不好意思再拿赵洞庭做自己锻炼伺候人本事的小白鼠了。

    赵洞庭本来打算再随便找两个亲近些的宫女伺候自己起居,可在这时,乐舞却是将张茹给拉来。

    张茹竟是有意留在宫内伺候赵洞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