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64章 破军宫主

第664章 破军宫主

作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洪无天双掌虚抬。

    脚下古木尽皆摇晃,有无数绿叶从树上飘落,而后却是被某种气机牵引到洪无天前头。

    金龙吸水。

    洪无天在流求摘星楼时曾以这招双手御剑龙。

    无数绿叶在空中翻滚不休。

    果真是两条绿龙现。

    这龙端得是栩栩如生,伴随龙『吟』,好似随时都可能摇尾飞上天际。

    而后在晨一刀腥红长刀距离洪无天不过十余米时,两条绿龙便都向着腥红长刀席卷而去。

    两人都是修的一力破万法的门道。

    饶是元真子、元淳子、铁离断等人个个都是真武强者,此时眼中也是『露』出惊叹之『色』。

    刀冢历代刀奴无不是名震江湖之辈,现在看晨一刀出手,果然是名不虚传。

    之前元淳子等人还觉得晨一刀太过狂妄,不将天师道放在眼中,现在,这种不满却是在悄然消散。

    晨一刀有这个能耐。

    他或许不是真正有意踩低天师道,而只是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而已。

    天刀屠龙。

    两条翻转不休的绿龙不出意外被晨一刀的刀芒斩破。

    晨一刀人随刀走,凌厉至极。

    绿龙溃散,向着下头飘落。腥红长刀却仍旧向着洪无天斩去。

    洪无天双足不断在林海上轻点,向后飘退。

    许夫人脸『色』焦急,低骂,“这个浑老头!”

    她还以为洪无天是已经突破到真武后期,这才有底气要和晨一刀过招。没想,洪无天竟然还是真武中期修为。

    且不说金龙吸水如何精妙,光是内气比拼,他就已经落于下风。

    降龙十八掌甚是奥妙不假,可刀冢枯刀法难道就会差到哪里去?

    她现在简直就觉得洪无天这是在自取其辱,心中已是想着等下该要如何收拾洪无天才好。

    而洪无天飘退间,又是一掌拍击出去。

    青龙出海。

    晨一刀不避不让,再度以天刀撞青龙。

    大概在他的刀法中,就没有避让这种说法。哪怕是当初在藏剑阁和空『荡』子交手,直到落败,他也未曾有过退却。

    龙『吟』骤然响起后,很快便又消弭。

    好在洪无天虽然不到真武后期,但也是极为接近真武后期。这一掌,总算是将晨一刀的凌厉刀气给抵消干净。

    “好!”

    晨一刀大喝,“洪老帮主挫而后勇,当为修武之人楷模。”

    他眼神中战意更甚,大概没有想到洪无天竟然真的能够再度回到巅峰。

    两人近身搏杀。

    下头林海随着两人交手时溢散的气劲而晃『荡』不休。

    龙『吟』不时响起。

    洪无天降龙十八掌烂熟于心,虽修为要较之晨一刀差一个小境界,但也是打得有声有『色』。

    下元、中元、上元各有初、中、后期三小境界。每跨越境界,体内内气总会有潜移默化变化,能较之前境强上不少。

    洪无天应该已到真武中期极致,若是能够在此战中突破,也许真能胜过晨一刀也说不定。

    而至于各境界巅峰之境,则其实只能算是虚境。只能表明内气修为在该境界趋于无敌。

    元真子等人看得渐渐出神。

    赵洞庭仍旧盘坐在地上,感受着枯刀意不断袭来,剑意终归是在瞬息间爆发出来。

    如同有绿芽在无尽的毒障中忽然从地下『露』出头来。

    然后,这绿芽便在毒障中飘摇不定着。

    但是却始终在坚韧不拔的生长。

    赵洞庭剑意不断受到淬炼,向着更高境界攀升。

    原本到上元境以后,他的内气修为已经渐渐『逼』平剑意,现在,剑意却又是一去千里。

    他在剑意之道上真有妖孽般的天赋,或许,唯有吴阿淼能够相提并论。

    而此时,在蜀中藏剑阁,更是有更为惊天动地的大战即将展开。

    剑门蜀道,有穿着青袍的老者拾阶而上。

    他如同山下很多慕名而来的剑客那样,将长剑背负在背后。看剑鞘,看剑柄,这柄长剑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老者也不显得如何锋芒毕『露』,泯泯于众人。

    遇到石阶上头有挑夫挑担下山,这老者还会很是客气的避让的石阶旁去。

    挑夫冲他善意的笑,他便也还以微笑。

    一步步,终到藏剑阁下。

    看着广场上无数顶礼膜拜的剑客,老者轻笑,背剑直入剑阁。

    第一楼。

    有浩瀚无匹剑意突然席卷整个广场。

    藏剑阁第一楼的黑袍剑奴,身殒。

    剑神空『荡』子疾『射』出阁,从十六楼飘身而出,“请破军宫主登顶!”

    广场上剑客本来惊讶,见得空『荡』子出,更是惊讶。再听得破军宫主这个名号,有人就更是惊讶万分了。

    破军宫主?

    破军学宫虽然始终如同隐世仙踪,很少在江湖中『露』出行迹。但破军学宫的名头,却还是被不少江湖人记在心里。

    破军学宫之中宫主从未在江湖上传出过名号,世人,都只是以“破军”代称。

    破军宫主这是来挑战剑神的!

    刚刚那剑意……

    有人隐约明白为何剑神前辈会这般直接『露』面了。

    以破军宫主之能,下头那些剑奴无疑不是他的对手。刚刚怕是,那最底楼的剑奴已经被破军宫主给打败了。

    倒是没人敢去想破军宫主是不是将剑奴给杀了。

    毕竟,这样做可就等于是和剑神结下死仇。

    自剑神坐镇藏剑阁数十年来,不是没有绝顶高手打败剑奴,得以和剑神前辈交手过。但有哪个,敢斩杀了剑奴?

    青袍老者负剑缓缓从藏剑阁底楼走出,到广场上。

    他长剑竟是没有出鞘。

    不少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的身上。

    刚刚还有人是和他同时登山上来的,不免后悔,早知道这老头是破军宫主,就应该腆着脸好生和他套套近乎了。

    从剑神前辈邀破军宫主登顶,就已然可以说明这宫主的实力有多强了。以前,可从未有人有过这种待遇。

    而让人更为惊讶的,还在后头。

    立在阁外的空『荡』子低头和破军宫主对视以后,竟是招手。从阁内有柄古剑飞『射』而出,落到空『荡』子手里。

    “是惊雷剑!”

    有许多人惊呼出声。

    惊雷剑可是当初剑神前辈创下藏剑阁时,用以战败天下诸多高手立威的随身兵刃。

    虽然这柄剑之前在江湖上并没有太大名头,但在剑神前辈手中『露』出锋芒以后,就得以高登江湖神兵榜第三位置。

    破军宫主莫非真有和老剑神不相伯仲实力?

    竟然能让得剑神前辈如此慎重对待。

    众人瞩目中,青袍宫主激『射』而起,只是在阁外三踏足,便得以登到藏剑阁顶端屋檐。

    空『荡』子握着惊雷剑,衣摆随风轻轻摆动,“是老夫让他们去的,宫主又何苦取他的『性』命。”

    破军宫主只道:“令是你下的,但事,是他们做的。”

    “好。”

    空『荡』子轻轻点头,“来吧,看看你是否有覆灭藏剑阁之能。”

    青袍宫主乍然间锋芒不『露』,和之前泯然众人的模样天差地别,脸上尽是傲气和自负,“极境之下,老夫无敌。”

    他背后长剑终于出鞘,猛然弹『射』向高空。

    这一出鞘,便好似是有火山喷发。

    青袍宫主身子也猛然拔高,将布满星星点点的古剑剑柄握在手里时,嘴里淡然吐出一个字,“明。”

    破军学宫最为高深的镇宫剑法……星辰剑法。

    整部剑法只有两招,明、灭。

    非将剑招悟到万法于心阶段者,尽不能习。

    这一剑璀璨,让广场上所有剑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无数人自惭形秽,甚至一颗修剑之心都因此而摇摆不定,差点崩溃。

    这是怎样的一剑?

    没有人觉得自己这辈子能够有希望施展出这样的剑招。

    也就,觉得这些年来的苦修,都实在是镜中花,水中月。

    一剑直刺空『荡』子。

    没有花哨。

    亦如当初空『荡』子在这里一剑败刀王。

    这应该是剑招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