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04章 望元称帝

第604章 望元称帝

作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两道骑兵洪流接连冲锋撕咬。

    旁侧驻足观望的西夏士卒愈多,却始终没人敢上去分杯羹。

    申勇毅麾下精锐自然骁勇,又见得被大军团团围住,萌发死志,破釜沉舟般更是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两股洪流不断冲锋厮杀,如此往复。

    黄尘喧天,让得火把光芒更是显得昏暗浑浊。

    申勇毅身先士卒,手中红缨枪大开大合,乃是转为战阵所创。厮杀时干脆利落,往往出枪必能饮血。

    旁侧持大纛猛将亦是不差,手中长枪更为威风。双目圆瞪,始终跟在申勇毅旁侧。

    谁说蜀中无勇士?

    蜀中有勇士,只是不愿随波逐流。天下姓宋,蜀中便也姓宋,天下姓赵,蜀中便也姓赵。

    蜀中有坚志,只愿追随那能让天下太平鼎盛的明主。

    然而,到最终到底还是没能出现奇迹。

    两千骑变千骑,千骑变五百,五百变百骑。

    当两股骑兵足足第九次冲杀过后,申勇毅还活着。旁边,却仅剩持大纛的猛将。

    大纛不知已经被谁削去,只剩下半截旗杆。

    在这偌大天下中并没有什么名头的猛将却仍旧将其握在手中,平平举着,好似大纛还在头顶飘摇。

    申勇毅看向后头,忽的苦笑。

    大意失荆州。

    此役他怨不得别人,只怪自己出蜀后连战连胜,小觑西夏。

    “全军!杀!”

    持旗杆的猛将放声大喝,声嘶力竭。

    战马不安地刨着前蹄,向前急窜。申勇毅紧跟在猛将旁侧,大喝:“壮志未酬,只愿这天下不归元,亦不归宋!”

    持旗猛将到底还是没能陪主将战到最后,神情凝固,忽的摔落下马。

    中元境初期修为的他,力竭而死。

    申勇毅匹马冲向赫连城所余约莫三千多轻骑。

    赫连城因为申勇毅刚刚的大喝有些心神恍惚,然后挥手,数十骑出阵。

    战马嘶鸣。

    数十人围绕一人不断砍杀。

    最后,数十骑卒落地。

    浑身染血的申勇毅坐在马上,微微发颤。

    作为蜀中老将,他修为亦是不俗,有中元境中期修为,但此时,却也是油尽灯枯。

    赫连城拍马缓缓向前,到申勇毅前头数米,“天下,不归宋,不归元。归我大理。”

    申勇毅连脑袋都在微颤,却是『露』出深深鄙夷之『色』,“李望元不过区区宵小武夫,待仲孙老贼老死,有何力征战天下?”

    赫连城出枪。

    长枪如银蛇,以刁钻角度刺进申勇毅心口。

    他本以为申勇毅还会抬枪抵挡,但是,申勇毅没有。

    他大概已经连抬枪的力气都没有,座下战马皮『毛』被鲜血染红。

    抽枪。

    蜀中老牌名将申勇毅摔落下马。

    赫连城举枪。

    后头数千骑兵声浪如『潮』,“赫连将军无敌!赫连将军无敌!”

    而在周围,其余不少西夏将领们的脸『色』可就有些古怪了。

    到底是赫连家族出来的人,这份脸皮和城府,当真不是他们这帮子粗莽武夫能比。

    等得申勇毅油尽灯枯才敢上前取命,也好意思让麾下说他无敌?

    只是自有不会有人为这等事就去触赫连城的眉头便是了。

    只能艳羡这赫连城运气好,后台硬,捞得这样好捞军功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若是落到他们头上,难道哪个还能让申勇毅给跑了不成?

    永睦县城内城外厮杀终于落下帷幕。

    数万士卒意气风发入城。

    李望元和仲孙启赋不知何时已经到得城头。

    赫连城等将入城后,便上城头。

    李望元道:“诸位将军辛苦,待得拿下夔州,本皇子再论功行赏。”

    赫连城提着申勇毅的头颅,正要邀功,仲孙启赋却是忽的跪倒在地,“老臣恳求皇子登基称帝!”

    连李望元都『露』出惊『色』。

    因为这事,仲孙启赋连提都未跟他提起过。

    但细细想来,此时正值刚刚打败白马军之际,士气正盛。称帝,却是个好机会。

    要不然,以他李望元现在在西夏声望,距离称帝,还有段路要走。

    先在军中称帝,带班师回朝,再举大典,也就容易了。

    跟着仲孙启赋从中兴府出来的将领们愣神过后,便也紧跟着跪倒:“恳求皇子称帝!”

    赫连城等背后还有强大家族作为根基的将领们则是稍作犹豫。

    他们虽然跟着李望元出来征伐,但是否推崇李望元称帝,家族中却还未有定论。

    仲孙启赋这辈子都在为西夏呕心沥血,愿为西夏赌上所有不足为奇。可他们背后家族,却并没有这样的魄力。

    推崇李望元称帝,会成为复国功勋不假。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以后再要审时度势也就难了,只能绑在西夏这条船上。

    城下许多士卒听到城头将领喝声,不出意料的有人带头跪倒,“恳求皇子称帝!”

    接下来便是呼声如『潮』,越来越多的士卒跪倒下去。

    望风、造势。矜矜业业数十年的仲孙老帝师无疑是深谙此道。

    赫连城等人被推到风浪尖上。

    此时不附和,和李望元、仲孙启赋之间无疑会生出间隙。难道此时,还能反出西夏不成?

    终究,有大族出来的将领也缓缓跪倒,“恳求皇子称帝。”

    赫连城将申勇毅头颅扔到地上,也是跪倒。

    呼声如『潮』。

    李望元怔怔出神,在这刻,心中除去妹妹李秀淑外,也终究是感受到皇权之妙。

    数万人皆跪,一人独立,谁不会生出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气?

    “好!”

    李望元重重点头,“既然诸位都有意如此,那……朕便称帝了。日后定举大军,平定中原!”

    仲孙启赋仍是带头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这呼声便也如浪『潮』般一圈一圈传『荡』开去。

    只是在军中呼喊这句话的人,有没有恨死这腹黑的仲孙老贼,那就难说得紧了。

    新夏元年、宋景炎八年,六月十六日。西夏李望元称帝,西夏降元五十六年后再度复国。

    仲孙启赋成名正言顺帝师,称太傅。

    其后仅过两日,西夏军出永睦攻通川。

    通川内汇聚的两万不到白马军望风而逃,沿泯江往接近重庆府的培州城而去。

    ……

    一光头老和尚,一青丝垂落背后的窈窕精致姑娘坐在老龟背上,缓缓而行。最终在永睦城外驻足。

    老龟老态龙钟更甚独臂和尚,眼皮时不时的耷拉下去,昏昏欲睡。

    “阿弥陀佛。”

    老僧看到城外荒野间散落的不少断裂兵刃,以及更多无人收拾的尸首,双手合十。

    恶臭扑鼻。

    老僧跳下龟背,毫不嫌恶,弯腰抬手收拢尸首。

    分外伶俐的姑娘嘴里嘀咕,“这西夏李望元真是比皇上差得远了,连尸体都不会收拾。”

    老僧回头,“西夏士卒的尸体可没在这。”

    姑娘瞪眼,“皇上连敌军尸首都会收拾的,说这会引发瘟疫。李望元真是屁都不懂。”

    然后又兀自摇头,“不说他,不说他。”

    老僧微笑摇头,“嘴里不说,心里说。如同嘴上无佛,心中有佛,善哉,妙哉。”

    小姑娘也跳下龟背,收拢一具具尸体,“那是,师父,我可是要成为菩萨的人啊!”

    老僧不再说话。

    夜『色』中,一老一小忙碌不停,渐渐分开。

    伶俐姑娘嘴里嘀咕不停,“不说你,不想你,师父说让我想你时就想想菩萨,可是我做不到啊!我又没见过真的菩萨,菩萨哪里有你在我心中来得这般有血有肉?可是你和姐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呸呸呸,不说你,不说你……”

    天『色』渐亮,城外两堆火起。

    老和尚、小姑娘分别坐在火堆旁,念诵佛经,超度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