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刺魂 第191章 鸟,向自由而飞

第191章 鸟,向自由而飞

作品:《刺魂

    是的,他该死。

    当年害死范小芳的仇人里,应该算他一份。

    他不是爱范小芳的那个人,他是伤害范小芳的人。

    “你爱我吗?”他耳边传来范小芳的轻吟声,她好像就在他的背后,用冰凉的身体拥抱着他。

    “爱!”他说。

    范小芳问:“爱我,你又为什么要去追那只鸟?”

    话音一落,那些抓着他的“人们”开心地欢呼道:“真心话大冒险!”

    浩哥喊道:“真心话大冒险!谁今天说了假话,以后被发现了,在场所有人都有资格剁掉他的手指头!”

    “呜!”

    那些“人”欢呼一声,抓住他的手指。

    他们欢呼着掰洪大磊的手指头。

    十指连心!

    洪大磊痛得发出了杀猪叫一般的喊声!

    “你还爱我吗?”范小芳从背后抚摸他的脸颊,轻声问道。

    “我爱你啊……”洪大磊哭着说道。

    范小芳啧啧道:“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十根手指头都掰断了,你怎么还不知道错?”

    “我真的爱你啊……”洪大磊说道。

    范小芳冷漠地笑着。

    洪大磊忽然感到身体一痛,仿佛有什么东西刺穿了他!

    他低下头,看到一根尖锐的树枝戳穿了他的身体,树枝顶上还有一滴晶莹的血珠。

    缠着他的手也退了下去。

    他们笑着说:

    “他也来了!”

    “这下人齐了。”

    听到这些话,洪大磊释怀了。

    侵犯过范小芳的人该死,他也该死。

    报了那么多年的仇,他也是时候该下地狱了,还活着做什么呢?

    “爸爸,救我!快救救我!”

    头顶上传来女儿的声音。

    他抬头看去,看见那只鸟在天上飞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却不停地在用女儿的声音在喊救命!

    那不是女儿。

    女儿在医院里呢,有老婆陪着,很安全。

    洪大磊放下心去,这一刻,他觉得很轻松,这世上再也没有鞥能够让他感到牵绊的了。

    他努力地转过头,看到范小芳还在背后抱着他,雨水洗去她的浓妆,露出她最初清纯的样子。

    “我真的爱你啊……”洪大磊看着范小芳,笑了。

    说完这句话,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从背后拥抱他的范小芳也闭上了眼睛,她的样子慢慢变化,白皙的肉体化作了枯褐色的树根,紧紧地缠着洪大磊。

    在绵延的夜雨中,一个人影慢慢地浮现了出来。

    她长得十分丑陋,皮肤干枯暗黑,头发长到脚底,打结成麻,在头发的底部,一朵朵桃花绽放得正当艳丽。

    她看着倒在地上的洪大磊,眼里流出两行清泪。

    ………………

    …………

    ……

    听完洪大磊的故事后,我问他:“那你还爱范小芳吗?”

    “爱!”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说:“真心话大冒险,要是说了谎就要被剁掉手指头哟!”

    “!!”这一下,洪大磊被吓得失去了血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该出现的事。

    可惜我不是那些鬼。

    我笑了,抿了一口茶,这才说道:“你说的爱,是感性的。可是在你被救以后,从医院里出来,就恢复了理性,对吗?如果你真的爱范小芳,那早就该以死谢罪,不应该来问那么多了,为什么现在还这么积极地来询问我为什么?你如果不是想活下去,就不会这么积极。”

    他面如土色,想了许久,才说:“你说的是对的。那时候的我确实是感性的,想就那样以死谢罪,只有我死了,那些侵犯过小芳的人才是真的全都死了,小芳的仇才算是真的报完了,我就不应该活着!”

    我问:“那究竟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呢?”

    “女儿的病房就在我旁边。”洪大磊苦笑着说。

    哦,原来是年幼的女儿让他改变了主意,变得积极起来了。

    洪大磊说:“我醒过来,发现我女儿的声音还没有回来。她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罪?我就算是死,也应该晚点儿死,我必须得让女儿恢复健康之后再死!所以我必须得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有你是这一切事情的源头,我必须得找到你,问清楚这一切!”

    我点头:“你女儿的声音,被范小芳放到了鸟的身上。”

    “那只鸟?”

    “对。”

    “它在别院里!”洪大磊激动地说,“现在我们就去抓它,只要抓住它了,你是不是能把声音从鸟的身上拿出来,再还给我女儿?”

    “可以。”

    “那我们现在就去!”洪大磊站了起来。

    我说:“恐怕鸟已经不在了。”

    “?!”

    我喝了一杯茶,说:“你在别院里看到的鸟,那只鸟应该是翅膀被雨水打湿了,所以飞不出别院里。现在太阳已经出来了,鸟晒干翅膀,就该飞走了。”

    “不,不会飞走的。”

    “鸟有翅膀,自然是向着自由而飞。”

    洪大磊整个人都呆住了,嘴巴张得就快能塞进一颗鸡蛋一样,许久,才说道:“怎、怎么会这样?”

    我说:“范小芳想要报复你,当然不可能会让你轻易找回你女儿的声音。她把你女儿的声音放在鸟的身上,就是因为鸟长有一双翅膀,能飞往蓝天,飞往你去不到的地方。她要你永远都找不回你女儿的声音。”

    洪大磊说:“做错事的是我啊!为什么要报应到我女儿的身上?!”

    我说:“有一种报应,是报应在亲人身上的。做父母的和人打好人际关系,最后子女的前途会享用到父母的人脉上。反过来说,父母种下的孽,也会报应到子女的身上。这种报应,会比直接报应到你的身上更让你感到痛苦。”

    洪大磊傻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只是凡人,用我们的眼睛去看,所有的鸟类都长一个样,你又该怎么在一群鸟之中找到你那天看到的鸟呢?鸟是有迁徙习惯的,季节一到,它们又该往别的地方飞去了。你又该怎么去找?”

    “我一定会找到的!”洪大磊忽然变得坚定,他捏紧拳头,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说:“我现在就回别院里,找找那只鸟。找到那只鸟以后,我就到桃花树下去跟小芳赔罪,如果我的死能够让她消气、能够让她把女儿的声音还回去,我就马上死在她面前!”

    “但如果她不要你死呢?”

    “!!”

    我叹了一口气,告诉他:“那天去救你,其实是她找我去的。”

    洪大磊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呢?她、她不是要我死吗?”

    我说:“她就像你一样,杀你时感性,杀你后忽然又反悔了,所以你现在还活着。”

    洪大磊想了想,他逐渐露出了欢喜的表情:“你、你的意思是说——小芳是爱我的,所以她舍不得我死?是这样吗?”

    我笑了:“谁知道呢?”

    “只要她还爱我就好了,那我就可以和她好商量了!只要她愿意把女儿的声音还回去,那不管她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笑着摇头,笑他的天真:“如果,她真的爱你,真的不再恨你,那她的怨气就应该消失了,一个鬼的怨气消失后,她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前往阴间,按程序去投胎了。”

    “那我女儿的声音……”

    “再也回不来了。”

    洪大磊听后,顿时僵在原地!

    我叹气,告诉他:“不过我觉得范小芳的怨气不会那么容易消散,现在她是最复杂的,她爱着你,同时也憎恨着你,爱恨交织,比单纯的怨恨更加难解、难放下。所以我想她应该还在这世间。如果她真的放下一切怨恨,在你醒来的时候,你女儿的声音也该回来了。但你女儿的声音还不在,这说明她还是不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