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奶爸 第四百二十九章 要不要跟我?(补更)

第四百二十九章 要不要跟我?(补更)

作品:《最强奶爸

    “有什么事,说吧,洗耳恭听。”林夜倒是挺坦然。

    君心欢却是瞥了眼林夜旁边的男侍者,似若无意道,“站着说话多不方便,不如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

    最后三个字,她说的很是意味深长。

    林夜眉头一挑,这个皇女有意思,是想玩他?未免有点太看轻他。

    轻笑一声,“好啊。”

    君心欢一愣,有几分诧异。

    不过林夜既然答应,那就是好事。

    大皇女府上有一个小湖,湖上有一个凉亭,两人上去后,君心欢让人都退了下去,包括那男侍者。

    男侍者离开的时候担忧的看了眼林夜,林夜给了一个放心的神色后道,“退下吧。”

    连林夜都这么说,那他自然是乖乖退下。

    凉亭中也就只剩了林夜和君心欢。

    “不愧是我皇姐看中的人,果然和其他男人不一样。”话语间,多了份调笑,她继续道,“敢和我单独在这,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林夜衣袖一甩,一屁股坐在石凳上,“这话应该我来说,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哈哈,有意思,我也对你有兴趣了。”

    她莫名的朝着林夜靠近的一步,拿着折扇的手伸了过去,折扇的另一端正好放在了林夜的下巴上,轻轻一挑,“这样一看,怪好看的。”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频频被女人调戏,林夜哪里受得了,眉头一皱,伸出手一抓,再一拉。

    君心欢其实对林夜有所防备。

    应该说,她每时每刻都在对别人防备着,所以在林夜出手的那一瞬间,她就反应过来,只是林夜的速度太快,她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被林夜拉了过去。

    脚步不稳,直接就这么跌坐在林夜的腿上。

    两人的姿势看起来暧昧至极。

    “想对我做什么,你的能耐可能还有点不大够。”林夜扬起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即便是美人在怀,他眼底却是没有丝毫的波澜。

    君心欢的大女子心理可比其他女人还要重的多,哪里忍受的了坐在男人怀里,面露怒色,手指轻轻一按,折扇的另一端出现了数根银针,唰的一下朝着林夜刺过去。

    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这一下几乎是无法避免,而林夜却是面不改色,眉头一挑之后,再一甩手,无情的把身上的女人就这么甩了出去。

    就在君心欢差点跌下湖的时候,她及时的稳住自己,这才没有掉下去。

    怒气说来就来,眼看她还要继续动手,林夜笑道,“你让我来这就是为了揍我一顿?”

    这话,让君心欢回神,想起来了正事。

    正事可比揍林夜要重要的多,权衡之下,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重新扬起那标志性的笑容,“刚刚失礼了,还请公子不要介意。”

    林夜心中暗骂,银针都出来了,还只是一个失礼,如果是其他的男人,说不定都死在了她手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刚刚我也已经说了,我对公子你也有几分兴趣,公子要不要考虑跟我?”

    现在的君心欢和刚刚判若两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充满着诱惑,不得不说,这样的她还挺让人感觉耐人寻味。

    可惜了,对方是林夜。

    “我已经是你大皇姐的人,你如此说可不大好。”

    “我皇姐是不错,但是以后继承王位的人将会是我,你如果跟我的话,以后的王夫之位,我会考虑许诺给你。”

    林夜心里提起警惕,他不着痕迹的眯起眼,“二皇女好大的自信,你又如何知道那位置会是你的。”

    “这个公子不用管,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你只要说要不要跟我就行了。”

    “听起来,的确挺诱人。”

    林夜这么一说完,君心欢神色中有那么一瞬间的侧动,“想要我允诺你王夫我位置,只要你做一件事,离开我皇姐,等出府之后,和别人说,我皇姐只是把你带回去做做样子,并没有打算对你做什么。”

    这一下,林夜懂了。

    让他出去这么说,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君思琴带他回去只是演戏,虽说是事实,但是别人不知道。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基本就是坐实了君思琴的百合之好。

    一旦坐实,也就说明她与太女之位无缘,就算以后君思琴真的和男人在一起了,那女王的位置也轮不到有着这么大一个污点的人来继承。

    而君思琴如果不能坐那位置,接下来的二皇女君心欢便是最有可能成为太女的人。

    君心欢的计策的确不错,想要击败君思琴仅仅只要这一招就够了,再简单不过,而她抛出的橄榄枝也十分的诱人,这个世界,几乎没有多少男人能拒绝这么大的诱惑。

    然而,还是那句话,可惜了,对面的男人是林夜。

    他了然的看过去,似笑非笑,“这么说,你皇姐之前有百合之好的消息也是你想办法制造出来的?”

    君心欢眸光中隐隐透露出危险,不过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她也没有要隐瞒什么的意思,继而道,“如果不是皇姐一直不想要男宠,也不会让我有机可乘。”

    “说的也是。”林夜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眼天色,“时间不早了,我该去用膳了,有机会下次再聊。”

    抬脚就准备走人。

    君心欢愣了半响之后,迅速的上前挡住林夜的去路,“你还没有答应我。”

    “嗯?答应什么?”林夜故作疑惑。

    “你耍我?”她捏紧手里的折扇,随时有可能会出手。

    林夜丝毫不在意,笑道,“最开始我不也没说答应你?这么能说耍你?”

    “不答应?!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下场是什么,你知道吗?”

    “洗耳恭听。”

    “我会杀人!”说着,她抬起了手,折扇里面的银针出现,太阳照射进来,闪闪发光。

    林夜眉头一挑,“巧了,我也会。”

    “……”君心欢面色一怒,手里的折扇挥了出去。

    然而,林夜的动作可比她要快得多,君心欢的手才刚挥出来,林夜就已经出手,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把她抵在了凉亭的柱子上,这样状态下的君心欢,根本动弹不得。

    林夜的另一只手轻轻松松躲过她那把折扇,再一用力,折扇竟是硬生生的被林夜用一只手给折断了。

    君心欢原本怒色的眸子,瞬间多了一丝颤意,要知道这扇子是她的贴身武器。

    作为贴身武器,所用的材质自然也都是最好的,就算是用锯子来锯,没个半天工夫也不可能锯断。

    可却是被林夜竟是用一只手给弄断。

    怎么可能!

    就算再不想相信,事实却是摆在眼前。

    没去管她眼底的惊骇,林夜松开手,感叹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皇姐是个不错的人,个人意见,她当女王将来金凤国会是太平盛世。”

    还有一句话,林夜没说出来。

    如果当女王的人是君心欢,那别说是金凤国,怕是将来的神元大陆都会是一片血雨腥风。

    从她的野心就能看出来,现在是想当女王,等真的当上女王之后,野心估计还会滋长,到时候估计是想成为神元大陆的主宰。

    想要反驳林夜,可是心生惧意的她已经是连嘴都张不开,只能看着林夜越走越远,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像个没事人一样,林夜到了用膳的地方,君思琴并不在,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大清早就出去了。

    哪有这么巧,君思琴刚出去,君心欢就来了。

    没有意外的话,可能就是君心欢用计把君思琴给叫了出去。

    不过,君思琴回来的也挺早,林夜这刚一吃完,她就回来了,可她并不是一个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