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奶爸 第三百四十八章 绑人

第三百四十八章 绑人

作品:《最强奶爸

    腿上的温热直击神经,林夜的大脑空白了一下。

    “夜,我要你喂我。”

    “我……”

    “怎么了?”蓝儿天真的眨了眨眼,凑近林夜的耳边,“六万年前,我们不是经常这样吗,你总是让我坐在你怀里,然后喂我吃饭的。”

    这……这种事情,林夜还真是想不出来一星半点,但是蓝儿的这个表情让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去拒绝。

    尽管他也知道大庭广众,这样坐简直就是引起公愤。

    可是又转念一想,这就是他的餐厅,不用顾及那么多,毕竟刘叔不可能会把他和蓝儿赶出去。

    想到这,林夜紧绷的神经也缓和下来。

    稍稍不自然的手夹起一片菜叶子递到蓝儿的嘴边。

    蓝儿欢喜的张嘴吃进去,吧唧吧唧咬了两下给咽了下去。

    吃完之后,她也亲昵的给林夜夹菜递到嘴边,林夜略带几分尴尬的张开了嘴,吃下去的时候,余光若有若无的看向了波斯那边。

    有蓝儿挡在眼前的原因,林夜看不大清楚波斯现在的神色。

    但是能看见波斯的动作。

    下一刻,波斯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了范松林的旁边,这趋势分明就是要坐到范松林的腿上去。

    一瞬间,林夜脸色大变。

    而波斯还真的就势就要坐下去。

    范松林大喜过望,主动的把腿挪出来一点。

    林夜目光一冷,手里的筷子飞速而去。

    砰的一下,范松林所坐的椅子就这么塌了,整个人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波斯尴尬的坐在一旁。

    和上午时候一样,她第一时间不是扶起来地上的人,而是瞪向了林夜。

    她知道,两次都是林夜动的手。

    毕竟范松林不可能走在路上走的好好的,膝盖会扭一下,也不可能坐在椅子上好好的,忽然椅子就塌了。

    “林夜,你不要太过分!”

    “我怎么了?”林夜耸了耸肩,似笑非笑。

    其他人也是疑惑不已,虽说林夜当众这么秀恩爱很能引起公愤,但是人的确是刚刚一直在和美娇娘在互相投喂,怎么另一个美女会忽然对林夜发怒。

    看着其他人眼底的疑惑,波斯有苦说不出。

    只能气急的把范松林给拉了起来。

    “不吃了,咱们走。”

    扶着一瘸一拐的范松林,离开了君悦餐厅。

    看着波斯两人离开的背影,林夜的目光也沉了下来。

    “夜,你是不是喜欢她?”

    一直在林夜怀里闹着要林夜喂她的蓝儿在波斯他们离开后安静了下来,还如此一本正经的问了一句。

    林夜被吓了一跳。

    自己喜欢波斯?

    “你不喜欢她的话,为什么要和我在她面前这样?”蓝儿又是眨了眨眼,眼底波澜不惊,根本看不出来喜怒哀乐,“其实我都知道的,我和夜你是灵魂上的联系啊,我可是在夜你身体里呢。”

    “蓝儿……”

    “就是因为夜你想在她面前表现一下,所以我才这么配合你呀,六万年前我们没有这样吃饭呢。”说着,蓝儿在林夜的身上俏皮的跳下来,“怎么样,我演的像不像?”

    林夜僵住了,心里说不上来的滋味。

    正如蓝儿了解林夜,林夜也同样的了解蓝儿心里的感受。

    现在的蓝儿表现的满不在乎,其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看出来异常。

    只有林夜知道,蓝儿似乎心里空荡荡。

    明明当初拒绝波斯就是不想伤害苏月她们,可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好像还是无意中伤害了很多了,包括蓝儿。

    “夜,你别想太多,如果喜欢的话,就去追啊,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会在背后支持你。”

    “蓝儿,别说了。”

    “不,我要说。”玉手摸着桌子的边缘,蓝儿回到了她的位置,“明天就是波斯小姐姐的婚礼,你要是不做点什么,波斯小姐姐可就真的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了,办法我都给你想好了,今天晚上我们去把那个范老头给抓了,明天的婚礼没有新郎,可就不叫婚礼了吧。”

    这办法倒是和林夜想到一起去了,林夜之前的确是这么想的,既然在波斯那边下手不成,那就在范松林这里下手。

    然而这个方法在蓝儿的嘴里说出来,这就让林夜很惆怅了。

    “真是的,还纠结什么呢,夜你以前不是很果断的吗,想做什么就去做,这才是我喜欢的夜,我喜欢的主人。”

    在蓝儿的唆使下,这天晚上,林夜还是让人绑了范松林。

    大概范松林自己也没想到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居然会遇到绑架这种事,所以毫无防备,刘津国的人过去绑人没有遇到一点阻拦,十分的顺利。

    在层层看手下,范松林想逃跑根本不可能,至少不可能在明天的婚礼上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明天的婚礼上只有新娘没有新郎。

    这天林夜很不知廉耻的带着蓝儿去了婚礼现场。

    歌声悠扬,婚礼还没开始,一切看着都是井然有序。

    宾客陆陆续续进场,一个个脸色都是喜色满满。

    要说有谁的表情不大对劲,那就是勉强挂着笑容的波斯和一直都是阴郁神色的范松林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

    范松林最小的儿子都已经十八岁,对于自己老爹娶了一个只比自己大五岁的女人,他感觉很羞耻。

    如果不是范松林之前不容拒绝的强求,这四个儿女根本不愿意出现在婚礼上。

    不过,即便是出现在了这里,他们也没有给任何人好脸色。

    过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原本想要说道喜的话,看见这情况,那道喜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管说不上来。

    如果范松林本人在这,那还好说,偏偏范松林不在。

    这也让其他人疑惑起来,婚礼都快要开始,怎么范松林还没来。

    本应该为此感到尴尬的波斯却是没有多大的感觉,连范松林有没有来她都不知道,因为她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林夜身上。

    满脑子都在想着,林夜居然真的来了,林夜居然真的来了。

    她的婚礼谁来都可以,她不会有意见,唯一不想让来的人就是林夜,可林夜还是来了。

    波斯的视线灼热的过分,林夜相当做没看见都不行。

    可是蓝儿还在旁边。

    像是看出来了林夜的心思,蓝儿一把推开林夜走到点心区,“你快去找她,别管我,我吃点零食。”

    边说边把一块糕点塞进嘴里,表情很是享受。

    林夜一顿,看了看手里的红酒杯后朝着一袭婚纱的波斯走去。

    波斯站在一个只有两阶楼梯的小台子上,林夜在下面,对着波斯高举红酒杯,“新娘子,我敬你一杯。”

    波斯婚纱下面的手一紧,红唇也是下意识的咬了咬,“谢谢,只是我现在不方便喝酒,等婚礼结束我再回敬你一杯。”

    林夜轻笑,仰头一饮而尽。

    天知道,波斯站在台上有多想冲过去林夜的怀里,这可能是她唯一一次穿着婚纱距离林夜最近的时候,尽管这婚纱不是为了林夜而穿。

    但是不能,她不能冲过去。

    别说周围这么多人,就算周围一个人没有,她也得克制住这种冲动。

    因为她怕一冲过去就一发不可收拾。

    强行的挪开视线,不让自己去看林夜,也是这时候,她发现,范松林没有来。

    她侧头问向司仪,“范松林来了吗?”

    司仪面带犹豫,“好像还没来。”

    说完感觉不大好,赶紧补上一句,“或许在路上堵车了,不急,婚礼时间还没到。”

    下面的林夜忽然的咧起嘴,“是不用急,或许婚礼时间到了也不一定能来。”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