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再现象山!

作品:《傲娇女神的贴身狂兵

    女娲补天!

    仅仅四个字,却深深的映入了叶洛的脑子!

    他眉峰一簇,情绪翻江倒海。

    难怪秦天河能有如此高的身份地位,二十年前,特战部队任务调遣,他参加过女娲补天行动。因为受伤退役,回到华夏自然尊享优待。

    其实,秦天河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抱着试探性的心理。光这四个字说出来,普通人完全听不懂。

    而叶洛刚才的反应,证实了秦天河的猜想,叶洛不简单!

    “请问……”秦天河准备再次试探道。

    没等他开口,叶洛双手插兜,朝着隐蔽的地方走了去。

    “跟我来!”

    走到了别墅外的一片荒地,叶洛才停住了步伐,故意在等秦天河。

    “第几部队。”叶洛的表情正式了起来,丝毫不惨假。

    秦天河一把年纪,在叶洛的质问下竟然挺起了腰杆:“‘狼组’,第七队。敢问……”

    没等他说完,叶洛从腰间拿出一块亮色勋章。

    “天……天鹰。”秦天河浑身哆嗦,‘女娲补天’行动分为狼、鹰两组,铁狼和天鹰分别是两组的领队,也是‘女娲补天’行动的终极神兵。

    眼前,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天鹰!

    难怪,他说自己能见他,是运气好。

    现在看来,简直是三生有幸!!

    秦天河一时之间,无法言语内心的激动。大雨淋漓而下,他手中的黑伞却是突然失去了支撑点,随风而去。

    ‘噗通’一下。

    秦天河竟然跪在了叶洛面前,手笔直的行着军礼。

    “这是干什么?”叶洛一惊。

    “你,真是天鹰?”秦天河音腔里充斥着悲愤,手不住的上下颤抖。

    二十年前,他们行动小组惨被团灭,秦天河一人苟且存活。可对他来说,活着远比和那群兄弟共赴黄泉更痛苦。

    见到叶洛,秦天河回忆如潮,似洪荒猛兽。

    秦天河回到华夏从没真正享过福,在他眼中,秦家现在的锦绣前程,那可都是踩着一起流血流汗几十年的兄弟骨灰过来的。

    而叶洛,即便是秦天河身在华夏也久仰大名。曾经他们奋战数次没有捣毁,葬送了自己无数战友的犯罪基地,天鹰和铁狼两个人便一举端掉,将‘女娲补天’行动推向了巅峰。

    所以,秦天河这一跪,是答谢叶洛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

    “天鹰,您,您怎么回国了?女娲行动,成功了?”秦天河的眼神,充满敬畏。

    “没。先不说这事,你起来吧,雨大了。”叶洛想到女娲补天行动,也是紧紧拽着拳头:“还有,别叫我天鹰,太显眼了。我叫叶洛,你叫我小叶吧。”

    “那怎么敢……叫叶先生吧,既然你回了华夏,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以后只要有需要帮忙,哪怕是要了我这副老骨头,我也帮到底。”秦天河站起来,这才想起:“光顾着说话,都忘了请您去我家坐坐。巧了,我家就在对面的山庄,不如移步寒舍?”

    寒舍?

    叶洛看着对面辉煌的静禅山庄,这特么哪里是寒舍!

    不过,秦天河为组织卖命了一辈子,他值得受到优待。

    刚到了静禅山庄,保安打开了门看到秦老一身的雨水,被吓了个半死,急忙跑去拿伞。

    “爷爷,您回来了。”

    别墅里,少女迎面出来。

    看到爷爷浑身的雨水,而他旁边的叶洛却独自撑着伞,格外没有绅士风度,少女冷了一眼:“你这混蛋,谁让你来的?”

    “小米,怎么跟客人说话的!”秦天河眉头一皱。

    “爷爷,咱们家没有这种客人。”少女恨不得哄叶洛走。

    “叫后厨准备好晚餐,对了,把我十年前泡的酒给叶先生拿出来。还有……最上宾对待。”秦天河一脸激动。

    “爷爷,您真的被江湖骗子的蛊了心!他这种人,别说做秦家的上宾,来客都做不了。”小米愤愤不平,十年前爷爷泡的酒从来没开坛过,就连自己老爹也喝不着呢!

    “他不是骗子。”秦老的解释,也很简练。在他心中,叶洛是英雄!

    “你这么看好他?怎么不把你孙女嫁给他呢!”小米急了眼。

    秦天河回头打量了一眼自己孙女,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关键得人能看上你啊。”秦天河很清楚,叶洛不到三十岁,能够站在天鹰位置上,足够他俯视整个世界。要真能看上自己孙女,那真得感谢八辈儿祖宗。

    小米:“……”

    在秦家,长幼尊卑很重要。

    对爷爷,小米没有办法。不过,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叶洛。

    哼。

    敢骗到秦家来,找死还挺着急的。

    进了大厅里,叶洛也没多和秦天河交代,毕竟家里还有个娘们在着急着。叶洛给秦天河留了一张药方,让他照方抓药,在自己完全搞清楚他病情前,足够缓解半年。

    随后,叶洛让秦天河给秦家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静禅山庄。

    秦天河看着叶洛离去的背影,显得荣幸至极。如果再年轻十年,他也想和叶洛交手试试,看看自己和‘天鹰’到底有多远的差距。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哈哈……”秦天河满意的笑着。

    而一旁,秦小米刚从房间里出来,手背后背着防狼喷雾。

    “姓叶的,你跟我来我房间,我有夜光手表想给你看。”秦小米挺着倔强的A罩杯,探出头却没看到叶洛。

    秦天河平时也颇爱这个孙女,经历过战场生离死别后的人,对家人尤其看重。更何况,秦小米这孩子从小没有父母。

    “小米,以后对叶洛尊敬点。你不是一直想参军吗,他身上,有很多值得你学的东西。”秦天河淡淡道。

    “他?”

    “爷爷,要不要先给你叫医生啊,我建议连同心理医生一起叫。”秦小米憋屈着脸,今天的爷爷真够奇怪。

    秦天河没说话,一直目送着叶洛离开。

    出了秦家,叶洛直接回去了沈冰家。两栋别墅隔着一条马路,倒是挺近的,没想到秦天河以前也是组织的人,叶洛心情欢快了不少。

    不过,叶洛也很清楚,秦天河的病情,真不是普通人能打出来的。

    一拳震碎特种兵五脏六腑,出手的必定是个妖孽!

    到了沈冰住处,叶洛决定先不告诉沈冰自己认识秦天河的事。打开门,沈冰正在沙发上一筹莫展,叶洛离开这段时间里,她几乎找了所有的关系。

    墙倒众人推,知道事情和秦家有关系,所有人都无不例外的找借口推脱。

    “老婆,眉头皱多了会老的。”叶洛回到家,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感谢沈冰,若不是她的话,自己回到金陵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沈冰眼神如利剑,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嘴贱的家伙千刀万剐。

    “你回来干什么,咱们的合同现在作废,你和我没有丝毫关系。”沈冰叉着腰。

    “当真?”叶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你要不,先打电话问问秦家公关部?”

    “打就打,谁怕你似的。”

    沈冰也只好死马当做活马医,得罪了秦老,又想不到办法,至少道歉是应该给秦家的。

    大不了,就说叶洛是临时工!

    可电话打过去,沈冰刚报完自己的名字,那头态度好极了,连声抱歉说今天秦老身体不适,明天公司会派专员去洛神集团签合同。

    签合同!

    听到这话,沈冰呆若木鸡。

    对方都还没看自己的方案,就要签合同?而且……关键,秦家绝对不是一个脾气好的家族!

    “看我干什么,我刚才发现姓秦的住你对面的别墅,和他门口保安塞了两包烟才打听到的消息呢。”叶洛臭美道。

    “你……”沈冰想了想,叶洛这混蛋怎么不可能有能量见到秦老,看来是秦老没生气,自己多虑了:“你对秦老放尊敬点,下次要再惹事,看我怎么收拾你。”沈冰霸道女王样十足。

    小样,你还收拾我?前提你明早能从床上爬起来啊!

    叶洛翘着二郎腿,缓缓道:“我好像记得,某人说事成之后我可以行使丈夫的权利?甭管事情怎么成的,堂堂大总裁不至于欺骗一个无业游民吧?”叶洛说完舔着舌头,上下盯着沈冰白雪细腻的郊区,露出饥渴的眼神。

    沈冰被叶洛看得浑身难受,但自己的确说过这话。

    片刻后,沈冰妩媚的半咬着薄唇,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眸子,温柔道:“那……你脱衣服吧。”

    啥!

    脱衣服?

    叶洛本只想吓吓这妮子,没想到这妮子真这么开放?这才第一天认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