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傲娇女神的贴身狂兵 第739章 差点说漏嘴

第739章 差点说漏嘴

作品:《傲娇女神的贴身狂兵

    鱼景芝和叶雨霖傻眼了,女人这一跪,让叶家房顶的瓦片都在颤抖。

    “夫人……怎么了?”叶雨霖急忙冲过去,就要拉她起来。“使不得……夫人!”鱼景芝也吓软了腿。

    只有叶洛,轻松的点点头,说道:“没什么使不得,这是应该的!”

    “叶洛!”鱼景芝知道叶洛平时说话很没有分寸,但现在绝对不行:“有没一点规矩,让你来,不是瞎说话的!”鱼景芝严肃了起来。

    叶洛还没说话,女人却急忙解释到:“不怪他,不怪他,这是我应该的!”

    叶洛心底,也觉得这是应该的。

    在他看来,女人这一跪,肯定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来。

    可女人心底,却不是这样。她之所以给叶洛直接跪下,是因为自己这些年从来没有见过叶洛,没有给过他任何一点关爱,甚至都没有去寻找过他。

    在那个钢铁筑起来的城堡里,她一个女人像是一个附庸品,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更不要说是对叶洛了。

    “夫人,您快起来。”鱼景芝和叶雨霖见状,急得要死不活的。

    用力要去将女人拉起来,可她眼神十分鉴定,眼眶里饱含着的全都是泪水。

    叶洛以为,这些泪水都是为了求自己装出来的。

    而女人,确实也在这个时候,张口对叶洛说道:“叶洛,求求你,帮帮我儿子吧。我知道,你是神农门的传人!他至今为止,都没有和正常人一样过过。我知道,你觉得他只要不使用自己的能力,就不会出事。可不是那样,在白天里,他不能是用自己的异能,可在夜『色』下来,他的异能就会自己出现,对他的身体和心『性』都影响很大,以前云起不是这样的人,还求你,救救他!”

    女人说完,直接给叶洛磕了一个头。

    低头的瞬间,她是在给自己忏悔。

    叶洛完全没当一回事,对鱼景芝说道:“还以为你们叫我来,是什么大事呢!如果只是这件事的话,我先回去了,冰冰还在等我。”叶洛希望,沈冰还没有开始认真处理自己的文件。

    “你敢!”鱼景芝厉声说道,比叶雨霖浑身带着更浓厚的杀气,道:“叶洛,夫人让你救什么人?你为什么不救!”

    “一个人渣而已!为什么要救,『药』不要钱吗?就算『药』不要钱,也不能随便在一个人身上用『药』,让他好了之后,去祸害更多的人。”叶洛俨然道,即便是根根最后没有出事,但云起的恶『性』,足以让他下地狱。

    鱼景芝知道叶洛的脾气,这才回头问到女人:“夫人,您想让叶洛救什么人?”

    女人眼神『迷』离,上下看了叶洛好几眼。

    那一脸的委屈和痛苦,无以复加。

    “我的儿子!”

    鱼景芝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同样是女人,她自然知道夫人现在的心情,急忙要将他扶起来:“你放心,我家叶洛天『性』虽然顽劣,但他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一定会救你的儿子!”

    说完,鱼景芝就给叶洛使了一个眼『色』。

    要是鱼景芝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是叶洛的亲生母亲,她或许不会这样做。

    “不救!”

    叶洛冷哼一声,让鬼王留着和蜀山『药』神说话这也是他意料之中,他就猜到『药』神或许能联想到,自己就是神农门的传人。

    “叶洛!你胆子大了是不是!叶家养你这么久,从小到大,叶家亏欠你了什么!你脾气再大,也要听叶家的管!这个人,我说救,你就必须要救!”鱼景芝严厉的说道。

    她很清楚,在这夫人背后的实力到底有多雄厚。别说燕京,整个华夏的家族在绝对的军事力量面前,都是纸老虎。

    “我回去休息了,早点送客吧。”叶洛转身就走!

    女人看着叶洛走,没说话,眼里全都是泪水。

    她知道,叶洛不救有他的里有。之前根根,差点就死了,那可是他的女儿,自己的孙女。现在,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十分的煎熬。

    看到女人在哭,鱼景芝急忙扶她起来:“夫人,要不在叶家住几天?我这个儿子啊,生『性』顽劣,越是求他的事情他越是不愿意做。不过你放心,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让他到基地来,亲自给您儿子治疗!国家,不能少了这么大一个栋梁。”鱼景芝知道,这位夫人背后站着的人,可是华夏军事力量的一把手人物。不能得罪,片刻不能!“不……不了!”夫人连忙摇摇头,叶洛走了之后,她像是失去灵魂的皮球,整个人也沧桑极了。

    “我先走了……你们,也不要太强求叶洛。”女人站起来,姿态风都能吹倒。

    “别客气……我送送你!还有,叶洛这小子,我一定会送到你们府上来!”鱼景芝保证道。

    女人看着鱼景芝,看到了她的一副好心肠,这才缓缓的说道:“谢谢……”

    鱼景芝以为,女人是在感谢她这么极力的帮自己。

    但她不是,她又说道:“谢谢你们养了这么大……不,不是,是谢谢你们,养了这么好一个儿子,给国家。”

    鱼景芝听到有人夸自己儿子,抿嘴一笑:“说什么呢……这就一个野小子!”或许每个母亲都是这样,明明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儿子很高兴,却要装作谦虚。

    女人走了之后,鱼景芝送到门口,回去别墅的路上才难看的责怪着:“你看看,你看看,都是你做的好事。怎么教育的儿子,现在这个德『性』!”

    叶雨霖嘿嘿一笑,全当鱼景芝是在夸自己了。

    “你知道,要是得罪了他们,会是什么下场吗,你还好意思笑!整个叶家,都不够陪葬的!”鱼景芝白了叶雨霖一眼。

    叶雨霖终于认真了起来,他的脸『色』出现一丝狐疑。

    片刻之后,他才对鱼景芝说道:“你没发现,夫人有些不对劲吗?”

    鱼景芝一听,的确是如此。

    她顿了顿,冷哼道:“谁的儿子出了事,也会这样!没良心的东西。”

    “不是……”叶雨霖似乎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欲言又止,说道:“我最近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要出事。”

    “什么事?”鱼景芝问道。

    “你记得不得,我们第一次见到叶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叶雨霖脑海里回想起了那个夜晚,寒冷的『乱』葬岗里。

    “神经病!没事少提这些不吉利的!”鱼景芝狠狠的瞪了一眼叶雨霖。

    要是叶雨霖不提,鱼景芝早忘完了。

    现在提起来,鱼景芝的心,惶惶的『乱』跳。

    ……

    燕京,军事基地的门口,一辆军牌的车停了下来。

    “夫人,到了。”司机提醒到。

    女人点点头,坐在座位上,深吸了一口气,擦干眼泪正准备下车。

    忽然,一只手拦在车门上,力量很大,正是云起。

    此时的他,已经成了一个魔鬼般的样子,眼神通红。

    “云起,你这么大晚上,出来干什么?”女人揪心问道。

    “你去哪里了?”云起冷哼一声。

    “你快回去!让别人看到了!”女人再次说道。

    云起却是直接咆哮着,像是审问:“去叶家了,是吧?”“不是……”女人连忙摇头,一个太过于诚实的人,往往连谎都不会撒。

    “呵呵?去见叶洛了吧!”云起再次问道。

    这下,女人才定住了眼眸。

    她依旧摇头。

    “啪嗒”一声,云起暴力的手,直接捏碎了军车的车门,吼道:“你知道叶洛就是神农门的传人,你去找他,就是为了让他躲着我远点对不对?”

    云起的表情,极其的扭曲。

    “你听我说!”女人忙道。

    云起却是咆哮着:“真是冤家路窄!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