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八十五章 暗波汹涌

第八十五章 暗波汹涌

作品:《续薪火

    “猴大,不要这么坚决知道不,”楚续怀里抱着手里的黑蛋蛋,笑眯眯看着窝在一边啃桃子的小金猴:“猴兄,凡事都不要太过绝对,给自己留个余地为妙,万一回来后悔,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

    猴大抱着桃子瞥了一眼笑得不怀好意的某人,无比嫌弃地向着旁边挪了挪:“呵,你这刁奴,竟妄想指使本猴爷,可是脑袋进了水?”

    刁奴???楚续眉心一跳。

    这泼猴。

    他内心呵呵表面却无比和煦,似春风拂柳般温柔,眸子里的宠溺快要溢出来:“不不不,你这个小同志思想很有问题啊,得纠正,”他伸出食指隔空轻点某位完全无视自己存在的泼猴:“小大大,你尚年幼,或不知奴与爷之区别。”

    一直默不作声地谭绝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楚续;若细看,便能发现眸中丝毫不加掩藏的鄙夷之色。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的........那啥了?

    猴大亦是感觉有些,恶心心。

    它瞄了一眼不远处桌子上摆放着的桃子,猛地加快速度啃了两下手里的桃核,眼睛盯着桃子不动,右爪子潇洒一挥,桃核精准掉进楚续前胸衣襟交叠处,后腿微微蜷起,一个发力弹向茶桌,瞄准那水灵灵的桃子,左爪顺势挥出。

    刺啦.....

    这是猴爪子划破布料的声音。

    楚续低下头弹了弹胸前破烂的衣服,抓着先猴大一步拿进手里的桃子,挑衅地冲着地上正呲牙咧嘴的猴大晃了晃:“想吃?欸,不给......”

    他悠哉游哉地把那桃子去了皮,乐呵呵斜睨了一眼地上的小金猴,优雅转身,十分绅士地递给坐在一旁看戏的青梅子:“前辈,您请。”

    青梅子眸子微弯,抬起玉手接过水桃:“教主有心了,只不过切身听闻,这水桃虽色泽诱人汁多味甜,终是俗物,吃了反倒有弊无利,与那灵材相差甚远。”

    楚续一听,抬眸看了一眼笑眯眯的青梅子,乐了。嗯,确认过眼神,是戏精学院的人。

    他故作疑惑地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枚果子,满是求知欲地问向青梅子:“那前辈,这种果子呢?”

    那神态,满满的爱学习爱提问的好学生模样;当然若是忽略掉他刻意扭转角度将果子暴露在小金猴视野中这件事就更完美了。

    “哎呀,”青梅子掩口惊叹:“你这百年不遇的小蟠桃哪里来的!”

    “小蟠桃?”楚续一脸疑惑。

    青梅子悠悠一叹:“不愧是教主大人,这等奇物都有;这小蟠桃乃百年不遇的8品灵材,助发育,驻美颜,天然激素不伤人呐....小蟠桃的生长环境极为挑剔,成活率极低,故无比珍稀;而它对兽类的助益更甚,这也是我作为一名御兽师,自是无比眼热,故而有些失态,教主大人您见谅。”

    “前辈您折煞小子了,”楚续摇头轻笑,右手又掏出两枚小蟠桃放在桌上:“既然对前辈有帮助,那这些您便拿去好了。”

    “嗷嗷嗷吱!!!!!”

    青梅子还未开口,一直在旁边围观的金猴唰地一下跳上石桌,然而,还是晚了......

    楚续动作无比灵敏将三枚小蟠桃收进戒指里,微皱着眉头,看向猴大的眼神无比嫌弃:“你又干嘛?”

    “蟠桃拿来!”猴大丝毫不客气。

    “那叫小蟠桃谢谢。”楚续看着抓耳挠腮的猴大,笑眯着眼:“和蟠桃这种神物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

    “管他大小,你拿来就行了。”猴大在原地转了个圈,有点焦灼。

    发育欸....天然激素啊......它可是励志要变大的猴!

    “我凭什么给你?”楚续翻了个白眼:“想要也不是不可以,你拿什么来换?”

    “嘶.......”它这暴脾气欸。猴大努力按捺着想暴起打人的冲动,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是可以换的:“还真没...欸,不对!”

    它抬起头正看见楚续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又举着的黑蛋,眼睛一亮:“这坏蛋交给俺了!”

    楚续眉梢一挑:“你不是不干么?”

    猴大不耐烦挥爪:“你给个话,行不行。”

    “行行行,当然行。”目的达到了,楚续答应地无比顺畅:“只要你给我孵蛋,不就是小蟠桃么,一天一个!”

    猴大眼睛一亮:“拿来!”

    楚续轻轻一抛,黑蛋冲着猴大飞去,却不料被它一个巴掌拍走,稳稳落在窝在地上晒太阳的猴二怀里:“我要的是桃子!”孵蛋这种事情,有小弟做就行了。

    楚续眼皮一抽,看着被惊地弹起一脸莫名其妙的猴二,默默将自己戒指里被塞了几百箱的小蟠桃递给猴大。

    毕竟,据青松子所说,这可是当年周天星辰教的园林绿化植物啊.......真的是要多有多少。

    念及此,楚续不由暗自冲青梅子比了个大拇指。

    最佳配角非她莫属。

    然而,身处一片欢乐中的楚续自是不知,不远处的管理委员会,正上演着大战的序幕......

    ......

    城心湖,湖心亭。

    管理委员会的会议地点着实雅致。

    也足够隐蔽。

    使得哪怕正在城心湖沿岸游玩的人们,也丝毫不能觉那湖心的刀光剑影。

    当然,这光影是无形的。

    可无形,却也伤人。

    方志看着始终无动于衷的洪涛,脸色发青:“各位,这红衣匪素来猖獗,如今更是胆敢劫我洪城商队杀我洪城百姓,虽说这次遇害者是我方家,但谁又能保证下一个遭殃的不是在座各位的家族!”

    他眼睛微眯,睨着一直在闭目养神的洪家家主,慢条斯理地开口:“如今之计,最为稳妥的,便是除去这毒瘤!我方志今天发起这议会的目的想必在座各位也都清楚;红衣匪,留不得。”

    “行了方老叔,甭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曹家大公子曹庚鲲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落在前胸的长发,幽幽嘲讽道:“谁不知道你这是要给你家二长老报仇,给你方家出口气?”

    他斜着脑袋扬起下巴扫视一圈:“在座的都不是傻子,你想拿我们当枪使去以权谋私,不好意思,本公子可不答应。”

    他右手食指倒扣,指关节敲点桌面:“话说明了,今儿啊,你方老叔要拉票剿匪,我曹庚鲲可没那时间,恕不奉陪;我看您这私仇还是自己解决去吧。”

    “曹贤侄,你......”

    方志话未说完,便被曹庚鲲打断:“别,您可别喊得这么亲;在座三主五次十小十八个家族,咱曹洪方三家一家五票,次家一家三票,剩下一家一票,来吧,投票吧,还有什么好讨论的。”

    曹庚鲲眉梢一挑,嘴角噙着一丝邪笑:“方老叔要过半票数去剿匪,不巧,今儿我也要这过半票数,一否到底。”

    一否到底,凡是议会中议案反对投票过半数者,此议案永久封存永不通过。

    不过方志不在乎;毕竟和曹家一直不对付,曹庚鲲这么做也在他意料之中。

    但洪涛......

    方志不由得再次将眼神投向自会议开始便一动不动的洪涛身上......

    。。。。。。

    作者今天累成狗,但还是更新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