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90章:人生最痛生别离

第90章:人生最痛生别离

作品:《重燃1990

    林远把茶壶递给了于婉婷!于婉婷接过来喝了几口,接着癞子和赵大刚两人把铁壶里的凉茶喝了个干净。

    大黄起身!叼着空空的茶壶就翻身回了家,这一次跳跃奔跑的很快。

    三人的假期就从这训练场一天天的度过!一个月后下起了暴雨,林远也顺利的考上了县一高。

    可谓是皆大欢喜!暴雨下了两天,河道和河沟都溢满了水,路有些滑。这升起的太阳,还是异常的毒辣!在微风的吹拂下,带着蒸发的水汽还是比往常凉快一些。

    癞子在下雨的时候就已经回家!今天赵大刚和于婉婷也没有来。

    林远训练了一天,就睡了觉!现在他已经开始三十公斤的负重训练,力量上和耐力上他已经超越了普通人战士的极限。

    不但是他林远,即使癞子和赵大刚也不是一般的士兵战士能够比拟的。

    深夜林远睡得正香!突然感觉内心一阵阵的心悸,林远猛然坐立起来。此时此刻,他一身的恐惧之感。

    这是不好的兆头!好像有什么大事儿发生。

    “老头子!老头子。啊啊……老头子啊,啊啊……”顿时,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声传入了林远的耳朵。

    林远一惊,翻身就跑到爷爷奶奶的房间!此时爷爷依靠在奶奶的怀里,张着嘴!紧紧的抓着奶奶的手,有气无力道:“别哭!老婆子,赶紧让林远去通知他爹,都让他们来见我……”

    “爷爷!您咋了这,爷爷!”林远惊慌失措,眼泪立即就流淌下来。

    “爷爷不行了,要走了!你赶快去打电话,通知你爹去。让林志啊,把家里人都叫过来。”爷爷也不耳聋了,微微的笑着。

    奶奶擦了擦浑浊的眼泪,让林远赶紧去。

    林远身体都已经发软了,爷爷昨天还好好的,咋突然就不行了呢?

    疯狂的往外跑!深更半夜两点多,林远用力踹着林大丰家的门:“大哥!快开门,爷爷快不行了。”

    林远的声音是咆哮出来的!院落内,林大丰砰地一声把堂屋门踹开,奔跑着去开门,差一点一不小心趴在地上。

    “咋回事!?林远你不要骗我,这不是开玩笑的!”林大丰厉声大吼。

    “快!到集市上跟俺爹打电话,咱骑着摩托车赶紧通知四姑!快呀……来不及了。呜呜呜……”林远的泪水横流。

    林远是记得自己十四岁这年,爷爷去世的!没有想到来的那么突然,来的那么快。

    比起上一世也就多活了两个月而已,林远本以为今年爷爷会活过去的,可爷爷还是要走了。

    林大丰慌忙的把摩托车拉出来,立即踩着火!嗡……

    让林远上了摩托车!林大丰对着媳妇大吼:“还他娘的不赶紧起床,叫咱爹娘赶紧过去!”

    林大丰吼过!带着林远绝尘而去。

    半夜镇上没有人开门!可林大丰的服装店在,快速的拿钥匙把门打开,就拨通了电话。

    累了一天的林志和张桂芝,听见电话铃!林志迷糊的借接了电话。

    “爹!赶紧的给俺姑姑们打电话,俺爷爷,俺爷爷!呜呜呜……”

    林志猛然一惊!呼的一声坐了起来:“咋了!你爷爷咋了!?”

    “俺爷爷快不行了,你赶紧通知他们往家里赶吧……呜呜呜……”林远挂了电话,他的心如玻璃一般啪的一声碎了。

    整个人瘫软着,身体如同一团烂泥直不起来。

    林大丰身躯颤抖着,把林远搀扶起来!锁好门就开动摩托车,车子一溜风的飞向镇子,十多分钟就到了四姑家。

    四姑家还没有熄灯!四姑坐在床上心绪不宁的一直没有睡着。

    砰砰砰!

    踹门的声音让四姑一惊!四姑父猛然坐了起来,脸上露出惊骇:“不会真的出大事了吧。”

    “四姑!快呀,俺爷爷快不行了。”门外林大丰喊了起来,而林远就瘫软的坐在地上,心疼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抽泣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四姑父猛然爬起来,叫家里的孩子全部起床!院里的三轮摩托车,轰的一声就着了起来。

    “啊啊啊……俺滴爹啊!啊啊啊……”四姑已经哭得站不起来。

    等林远和四姑他们一起回家的时候!爹林志早已经回了家。

    娘张桂芝泣不成声,不敢大声的哭泣!在堂屋的气氛很压抑,大姑二姑都到了,三姑一家还在路上。

    大伯大娘也在!大娘冷着脸,看不出有什么痛苦之色。而房间内,爹林志和大伯林大和已经跪倒在爷爷的跟前。

    林远挣扎着走了进去!握着奶奶的手。

    “林志啊!爹这辈子最值得的就是生了你这个孝顺的儿子啊,老天对我不薄,你们都是亲兄弟!有些事情,该过去还是要过去啊……”

    爷爷的声音很低!枯燥布满皱纹老茧的手被爹林志紧紧的抓着。

    “诶!中爹!俺没有怪大哥,以后也不怪他。”

    “大和啊!”爷爷喊着大伯林大和。

    “爹!爹!俺在这,在这。”大伯林大和的眼泪啪啪掉落。

    “你也不好过啊!可爹这辈子,也没有在你家吃一顿热乎饭啊!”爷爷无声而泣。

    “爹!俺不是人,俺不是人啊……”啪啪啪!大伯林大和狠狠的扇着自己的脸。

    爷爷的浑浊的双眼中滚落着泪水,微弱道:“俺也就想吃一口,大儿媳妇亲手做的包子,爹就想着,闻着这么香!到底啥味啊!?”

    “死婆娘!你跟我进来。”大伯林大和一声厉喝!大娘畏畏缩缩的走了进来。

    “赶紧的把昨天包的猪肉馅包子给爹拿过来啊……”大伯林大和举起了巴掌,眼看就扇在大娘的脸上!被娘张桂芝立即拦下。

    “这做啥!大嫂赶紧去。”娘张桂芝说道。

    大娘转身快速的往外跑!林远能看见她转身的时候,滚落的泪水。

    “你们都进来吧!”爷爷的气力越来越弱。一大家子人和外孙,孙男娣女的都跪了下来,几个才一两岁的重孙娃娃都懵懂的看着,眼睛里含着泪水。

    “兄弟间要团结互助,人生的道路上才过去一道道的砍!这才是兄弟姐妹应该有的亲情,家和……万事兴!”

    爷爷的说过眼睛一闭,身体瘫软下来。

    “爹……”

    “爷爷……”

    全家人哭成一片!这时候爷爷的亲弟弟赶了过来!抱着爷爷的遗体嚎啕大哭。

    “大哥啊……俺的大哥啊,啊啊啊……”

    全村默哀!清晨都知道了消息,家家户户前来吊唁!天没亮的时候林志就给爷爷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

    爷爷静静的躺在棺材里!一家老小一身白素,唢呐声在清晨对着黎明哀声而起……

    那唢呐声刺破苍穹,遥传天际!凄凉而又委婉,仿佛在述说着爷爷的一生!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