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续薪火 第八十章 众星令

第八十章 众星令

作品:《续薪火

    “第三重?”楚续不由苦笑这说:“不要说我才刚刚突破第二重,第三重没影的事,而且就算我能突破也没有功法啊!”

    “掌教手中没有后续功法吗?”

    “这两篇残篇还是他人赠予,又哪来第三重呢?”楚续摇摇头说道。

    青松子托住下巴思索着,转身对着身边的青竹子道:“师弟,我记得祖峰是不是有收录金刚不坏神功?”

    “应该是有。”青竹子认真地对着楚续道:“掌教如若需要金刚不坏神功的后续功法,祖峰怕是必须要去一趟。”

    “可是……”楚续颇有点犹豫不决,思考着什么。

    青竹子好像是看出了楚续在想什么,“掌教,让你去祖峰不仅仅是是因为金刚不坏神功,而是有关不灭体的线索,当初不灭天君与我周天星辰教颇有渊源,留下了些东西在我周天星辰教祖峰上。”

    青松子也对着楚续说道:“掌教,我觉得青竹子说得对,你应该去一趟去祖峰不仅是金刚不坏神功的剩余功法和不灭体的线索,而且周天星辰式全式也只有祖峰才能寻找的到。”

    楚续眯着眼睛不解地问道:“可是周天星辰教的祖峰按照你们所说,覆灭的四大教派应该是时时刻刻盯着吧,那我们又怎么有机会进去呢。”

    “靠它。”只见青松子从储物戒指取出一块矩形令牌,长五寸五分,阔二寸四分,厚五分,天蓝色,正面雕有勺形七星,背面刻有雷令符文。

    看着青松子手上这造型古朴雅致的令牌,整个散发着一种苍茫久远磅礴大气的气息,如山岳,似汪洋不可揣测,那星辰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威严压在众人的心头。

    场中,只有两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位是谭绝,他身后背着的布条,亦透出一阵无名威压将令牌的威势牢牢挡住。

    另一位,就是楚续,在令牌的出来的第一刻,他就感受到了致命的吸引力,这仿佛是飞蛾遇见火般的感受,全身星力不受控制地涌出,忍不住地想要靠靠近上去。

    “这东西?”楚续震惊地看向青松子,脸上布着复杂难言的表情,这东西为何能够如此轻易地引动自己体内地星力,他想等着青松子给他解释。

    看到众人的情形,青松子一副了然的样子,对着楚续露出神秘的微笑:“掌教,是不是有种不一样的感受?”

    青竹子和青梅子不由看向楚续,若有所思的想了下,露出一脸诧异的表情道:“难道是那件东西?只是怎么可能。”

    楚续看向神神叨叨的两人,点了点头,指着令牌说道:“是的,这是?好像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看着楚续不解的神色,青松子也不向众人继续卖关子了,带着一种崇敬的眼神,看着令牌说道,“这就是我周天星辰教的镇教之宝,众星令。”

    “众星令?”

    “没错,我周天星辰教的镇教之宝自中古大难之后便鲜有人知,今古更是未曾动用过一次,就连我也是因为代理掌教交由我传承衣钵,才告知的。”青松子对着与楚续有着同样疑惑的青竹子和青梅子问道:“你们肯定很好奇为什么镇教之宝在那场灭教之战为什么没出现吧。”

    青梅子点点头,美目紧紧盯着青松子,三十六年前的灭教之战是她最无法忘怀的痛,她不明白身为镇教之宝的众星令为何没出现。

    要知道周天星辰教乃是有着深厚底蕴的大教,从上古流传至今,风光过,也曾为无上大教,与落寞过,今古沦落成一流大教,而其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是因为其从古至今流传的小周天星辰阵法,守护山门,使其避免受外敌所侵,多次落寞青黄不接的时候就是靠着封闭阵法,休养生息。

    而小周天星辰阵法的控制关键却是在那件他人不知道的镇教法宝上。不然的话仅仅靠几个叛徒,破除外围阵法,怎么可能能灭的了周天星辰教这个从古至今的盘然大物。

    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啊。

    “难道是北斗七式?所以无人可以使用这件镇教法宝。”青竹子作为一个铸器师一下子领悟过来了。作为宗派传镇教法宝,都会有一种特殊的限制,亦或是功法又或是考验传承。

    正如那些大家族的传承法宝灵宝一般都是有血脉限制的,这样极大的保护了自己家族法宝被他人觊觎,也可以让有相应条件的使用者更容易使用这些法宝灵宝,这也是那些豪门和无上大族安身立命的根本。

    “没错。”青松子哀叹一声。“如果不是北斗七式无人练成,导致这枚众星令无人可动用,小周天星辰阵法只能自主运行护住祖峰,就凭他们怎么可能动了我周天星辰教,我小周天星辰阵法,从上古至今传承有数威力的大阵,而且能够自主牵引星力,我七十二峰日夜牵引星力落于祖峰,多少万年的积攒,一旦发动阵法,轻而易举将那些宵小之辈碾成齑粉。”

    青松子昂然的抬起头,冷笑道。作为自上古传承的大教,就算再怎么衰落,门徒弟子也有着独属于自己门派的傲骨。如果不是安身立命的东西出了问题,也轮不到被犬欺的地步。

    看着青松子等人提起小周天星辰阵法傲然的表情,倒是隐隐约约懂了些这个世界宗派对于这个世界人的意义,是骄傲,是责任,那些大教的凝聚力远远超乎楚续的想象。

    “但是今天,它终于可以有机会重现了。”青松子弯腰低头,双手将众星令呈交给楚续。“拜见掌教。”

    “拜见掌教。”

    “拜见掌教。”

    ……

    连一直在钻研这手底的灵材的黑酱也露出无比认真的表情。

    楚续缓缓地从青松子手上接过众星令,那身体中的星力不自觉地便往其中涌去,众星令上的星辰一颗一颗逐渐地亮起来了,等到全部亮起来之后,便化作一道神光钻进了楚续的身体里,只在眉心留下一道星辰印记。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