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80章:提溜

第80章:提溜

作品:《重燃1990

    度过两个春节转眼就到了小学毕业,林远眼看到了十三岁!变成了一名潇洒少年,刚刚过了初考,身边跟着癞子就去了集上。

    林远牵着于婉婷的手,于婉婷是越来越害羞了!都成了少年少女,一些事情都到了懵懂的年纪。

    小学结束意味着已经过去了少年时代!两个堂哥都考上了大学,三个读了师范大学,四哥上了警校。

    1995年发生了很多的大事儿,元旦的时候世界贸易组织成立。

    人民解放军谢有法在元月9日去世,元月10日中国国家气象中心在北京成立!12日两河里设立科学奖励基金。

    16日中国与摩纳哥公国建交,摩纳哥位于欧洲南部。

    17日是最重要也是让所有国人很爽的一天,日本阪神发生大地震。到了30日江--提出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八点主张,最后一天北欧还发了洪水。

    厉害啊!

    林远感叹,这一年都厉害着呢?

    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正式实施,美国发现好航天飞机升空,中美贸易知识产权战争一触即发。

    国内首例试管婴儿诞生!郎平当了女排主教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正式实施。

    接下来是副总理康世恩去世,数字卫星广播开播!邓丽君在泰国逝世。

    等等等……

    林远回忆起来都不仅感叹:时代正在高速发展,事件也是频频百出!1995年是迎接新的时代来临的开始,蓬勃发展的中国从此开始起飞……

    这一年中国迈出了信息时代的第一步。

    这一年该死的台-图谋重返联合国,连续三年失败。

    林远,摇了摇头!这一年啊真是绝了。

    直到我国第一条沙漠公路全线通车,也就是10月过后,这一年才算是平静下来。

    集市是镇上的,中学也在镇上!他们上初中是要住校的。而林远就不必了,爹娘的服装店都开到了镇上,一个三大间的门面。

    就是为了林远在镇上上初中,能回家吃个热乎饭。

    今天是分学校的日子,考上了初中是要分班级分校园的!镇上有两个初中,一中和二中。

    一中是老校区,二中的环境非常好。

    今天看了成绩单,林远考了全镇第二名!两个学校争抢尖子生,他这个第二名被分到了新一中,也就是镇上的二中。

    很凑巧的是,四个人还是一个班!这真是太好了。林远因此想庆祝一下,就带着癞子,赵大刚和于婉婷去了镇上的馆子。

    说起赵大刚这两年的变化很大,自从上了五年级后就背地里叫于婉婷嫂子!林远心里是偷着乐。

    除此之外,赵大刚还跟着他和癞子学会了八卦拳!这癞子和赵大刚的身材都更加的魁梧起来。

    看上去都像十五六。

    林远就郁闷了,自己的个头很平常的长着!跟一般同龄人的个头差不多。这让林远十分的羡慕,这两个肌肉男。

    说起来林远也不是很正常,这些年练武!身上的肉是结实的捏都捏不动。至于力气吗?一两百斤举起来轻而易举。

    这就是跟赵大刚和癞子比起来就是浓缩都是精华了。

    以癞子的说法是,光长力气不长个!光长脑子不长肉啊。

    呵呵笑笑,饭馆里就上了菜!癞子和赵大刚喝酒,林远也喝点,这不抽烟的毛病癞子也没有改掉。

    这三个家伙是喝酒吃肉还带抽烟的,被吃饭的一些大人们指指点点。

    于婉婷低着头不停的拉着林远,被大人们说的心里有些挂不住。

    林远嘿嘿笑笑,心里高兴就说了一句:“关他们干球!”

    “就是!”

    癞子和赵大刚连声附和,别的不说是两人跟着学了武!就是林远的脑袋瓜子和学习成绩,两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别人的眼光,这俩人跟着林远时间久了!还真的不在乎。

    穷人家的孩子当家早!别看十二三岁的年纪,都跟小大人一样。

    酒足饭饱!林远就回了家,癞子带着赵大刚和于婉婷就回自己家准备开学。

    上初中从初一初二都是星期天上午道学校上学,星期五上两节课就过星期了,算起来也是两天。

    初中的生涯也是少年们情窦初开,懵懂的时候。

    林远喝的晕乎乎的就到了自己镇上的家,这是爹娘在镇上租下了一间套房。别说!这个时候镇上都有了高楼,四五层。

    才是新建不久!当然最豪华的还是数公家的政府办公和派出所了,看上去都气派。

    这是三室一厅的套房!林远自己一个房间,爹娘都在忙!妹妹小林霜儿已经在镇上上了小学。

    刚刚到家!林远就看见楼下大院里,三四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在院子里的抽着陀螺。

    这陀螺可不是21世纪见到的那样,是木质的或着是带闪灯的玩具。

    这可是用墨水瓶子和柏油加上弹珠给组合而成的!在河南农村叫做提溜。

    林远咿了一声,来了兴致!就凑了上去。

    “来!让俺玩玩。”

    “上一边儿去!自己做去。”一少年嫌弃林远碍事!冷着脸把林远推开。

    这让林远心里很不爽,看着四个人抽着鞭子,这提溜快速的旋转着!四个提溜一次次碰撞着。

    林远是龇牙咧嘴。

    “就你们的水平!俺做一个,都把你们的碰碎喽。”林远捏着鼻子道。

    “吹牛!你做一个咱试试,俺可是一赌一毛钱!你有吗?”另外一个少年鄙视道。

    城市人是看不起农村人的,第一就是嫌弃人家穷!第二就是没有开化。在城市小孩眼里,农村的孩子都是傻子。

    “俺没有柏油和珠子,谁给我!搞不死你们。”林远高傲着头嚷嚷道。

    这招管用!任谁都看着德行都不爽,咋说都要杀杀这小子的傲气!你不是牛吗?让你看看什嘛叫住不见棺材不掉泪。

    “俺有!拿去,看你能的。”稍微大点的少年把一块柏油一个一个弹珠给了林远。

    林远哼哼着,也来着脾气!从旁边墙根折了一根树枝搞得光光的,在枝头留了一点树杈。

    这是做打提溜的鞭子用的,家里还有娘拉鞋底的粗线,捻一捻留个一尺多长,拴在棍头就成了。

    林远回屋点着蜡!把柏油化开,把弹珠放在用完的墨水瓶子口,给糊起来提溜就出炉了。

    林远嘿嘿笑着下来楼!鞭子裹着提溜一松就转悠起来,啪啪两鞭子!提溜飕飕转动着就靠近那几个少年的提溜。

    一少年赶着自己的提溜,抽打着撞向林远的提溜!嘿嘿笑着不怀好意。

    林远嘴角一咧!猛然一鞭,啪……

    爆的一声。

    那少年的提溜爆炸成粉碎,这少年直接就愣在了原地!直直的看着。

    林远哈哈大笑:“哈哈……来来来一个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