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燃1990第69章:失火 招贼

第69章:失火 招贼

作品:《重燃1990

    林远穿上裤衩跑出去的时候,印在眼帘的是冲天红光!村子里失火了。

    爹林志是快步的往外走,林远能听见村里的呼唤声。

    “失火了……三叔家的柴火垛着了!赶紧救火啊……”

    “爹!俺跟你一块去……”林远在后面喊着,跟上爹林志的脚步。

    林远走过爷爷奶奶家,和大伯家!看着他们都起了床,爷爷拄着拐棍蹒跚着。

    “快!都去跑快点看看去,赶紧把海子家的火灭了!这怎么得了啊这……”爷爷催促着,一家人撒腿就跑。

    林海是林远的三叔,是爷爷的亲兄弟的儿子!是村里过得很殷实的人家,人不赖,是村里第一家买得起电视机的。

    娘以前总是背着林远去三叔家看电视,两家的关系还很好。

    在这个林家村爷爷的爹可是五个兄弟,在这里安家后!才有了现在的林家村。

    血脉关系上,三叔家跟林远他们一家是最亲的。

    林远跟着家里人跑了几分钟才到了三叔的家!柴火垛燃烧的很旺,火光冲天。

    村里的青壮年,少年小伙子们都端着脸盆,水桶泼水!试图浇灭大火。

    林远一看,叹息一声!这火都烧了起来,是不可能灭的了了。还要事柴火垛周围都洒满了水,滑落的流淌着!算是围着柴火垛,控制了伙食的蔓延。

    林海整个人都是懵的,愣愣的看着自家的燃烧的柴火垛!身体僵直。就这么看着乡亲们潜伏后续的泼水灭火。

    一股股浓烟直冲云霄!凶猛的火焰算是被水浇灭,都松了一口气。只看见那柴火垛上的串起一丝丝小火苗。

    林远和四个表哥还有大伯和爹林志,一人一盆水算是把复燃的小火苗扑灭!

    “爹!把柴火垛扒开,泼上水!要不然还会烧起来。”林远说道。

    “说的不错!这跟灶火一样,冒着烟就会重燃!”一个跟爷爷长相差不多的老头附和道。

    “大家拿起抓钩,锄头!把柴火垛扒开,其他人泼水!”爹林志赶紧找到一把抓钩给搂起来。

    十几个大人把柴火垛摊开,后面跟着大人小孩妇女哗哗的泼水声。

    浓烟散去!最后一丝火星被浇灭,这一场火灾算是结束。

    早就反应过来的林海,把手中的锄头一扔!赶紧进屋拿出一条烟散发起来,紧张的气氛才缓解下来。

    乡亲们都安慰了林海两句,各自散去回家休息去了。留下来的只有自家人,蹲在了一起。

    林海蹲下来,抽着烟抱着头!面露苦涩心里不是滋味。

    “这咋回事啊?这……”爷爷问起了二爷爷,也就是和爷爷长得七分相似的老头。

    林远当然认得他!毕竟两家还亲着呢?上辈子林远记得也没少帮忙,毕竟有这血缘关系在,比其他人还是强不少的。

    “大哥!俺也才知道,让小海说吧。哎……”刺啦一声,二爷爷把自己的烟锅点着。

    “家里招贼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失了火,家里的老牛被牵走了。”林海抓着自己的头发,心痛的呜咽起来。

    “这这,除了牛还有啥东西丢没?”二爷爷问道。

    “牛棚的后墙给挖了个洞!俺就在牛棚里睡着,一点儿都没有发觉!连老母羊都给偷了,啥都没有了,没有了……”

    林海的眼泪滚落,抽泣的都发不出声儿来。

    “那几头猪呢!?”

    “也没有了……”

    噗通一声!二爷爷听见林海的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正正的全身一僵。

    “柱子呢!?还不赶快去镇上派出所报案。”爷爷问道。

    “去,去了!”

    林海整个人如同被抽走了精气神一样。

    警鸣声在村外响了起来,异常的响亮刺耳!刚刚散去的乡亲们又返了回来,这下乡亲们才知道,林海家不但失了火,还招贼了。

    “保护现场!其他人都让开,谁是林海!过来录口供。”腰里挎着枪的派出所所长,下了车就大吼起来。

    让下面的来的两三个公安,在现场收集证据!林远就跟在三个公安的身后,远远的看着。

    林远的心里是五味杂陈!他把这件事忘了,他上辈子经受过这个事件!没有想到还是发生了。

    林远认为,现在和上辈子不一样了!以前发生的事情,现在也许不再发生。可就这么发生了。

    林远的心灵有些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娘张桂芝还会是病重,离开人事吗?

    林远的心砰砰直跳!

    盯着这现场,片刻后林远才缓过劲来。

    说起来这件失火盗窃案子,林远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作案的是三个人,是镇上的惯偷!带头的叫马山,一辈子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这是他们早就踩好点的,在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他们就跳进林海家的院子。

    柴火垛能很好的隐蔽他们的行踪,一个人在柴火垛后面把风,注意动静。

    然后用迷烟让林海一家人睡昏过去,两个人就在牛棚里打洞!洞口能让一头牛经过。

    在后墙早就准备好了拉车,这拉车是偷羊偷猪用的。

    一个人把牛先牵走,然后给猪羊下药!一起把昏迷的猪羊抬上车。当然那林海家喂得狗!早就被马山准备的肉下了药给毒死了。

    这失火完全是那个把风的人,抽了烟!把烟头直接就丢了,才有了柴火垛烧起来的事儿。

    林远算是事儿主家的小孩,并没有被公安给隔离出去。

    看到公安从柴火垛里找出一个烟头,还从墙洞那里的倒塌的砖头里,找到了一只鞋。

    林远知道这个案子算是被找到了证据。

    两个保安还发现了脚印,那是踏进了猪粪留下来的!两个公安立即顺着脚印就跟了上去。

    林远也在案发现场转悠!在牛棚里捡到一件破汗衫,立即就交给了公安。

    “公安叔叔!俺前天看见两个陌生人进了俺村儿,听说那人喊山哥!穿的就是这个衣裳。”

    “啥!?”这公安眼睛一瞪!立即拿着衣裳去找所长。

    林远看着那公安很快就从林海家的堂屋急匆匆的跑出来,手里拿着枪!开着警车就疾驰而去。

    林远眯起了眼睛!这下应该就没有啥损失了,上辈子林远可是知道,三叔林海家的案子可是一周后才破的。

    那时候只是把那头牛给找了回来,牛犊和猪羊都没了。